从今晚岳梦进我的办公室,坐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 开始,我的大脑里就在激 烈斗争。这事儿不能不告诉她,但如果跟她说了,今晚就别想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了。不是说这“爱 做的事情 ”我俩以前没干过,也不是说今晚说了那事,我俩就没法干这事了,主要是因为说了那事太影响我俩干这事的心情 ——最根本是影响她的心情 。

    如果这件事情 要是能晚上 一个多星期,等我学会了那套“十二生肖房中术”那我根本不需要考虑干,还是不干,因为那套神技足以让我能把每一个女人都能征服得一辈子服服帖。但现在不行,我还只是个普通人。

    岳梦是螺贝车间第一性 感美眉,除了严冬三九不能穿裙子和盛夏三伏不能穿袜子,她一年到头 都喜欢短裙丝袜搭配上 那腿 型,那走路的姿势,尤其是腰部和臀 部的扭动都恰到好处 。下到车间里面的小狼,上 到本部长我这个丝袜控都是她的粉丝。

    不说是个秘书,也至少是个对着键盘坐办公室的。

    追岳梦用了一个夏天,追上 之后我俩没有同居,每天晚上 有空时她会来我的办公室跟我幽会,做一做“爱 做的事情 ”冬去春 来,现在又是夏天,我和岳梦的关系从保密到公开,现在是全厂人人皆知,但基本没有人看好我俩,都以为我俩只是玩玩。

    到底我俩是玩玩还是认真的,今天是考验的时候了。

    现在的岳梦,正躺在我的怀里。她的笑容很美。如果我跟她平视,会觉得她的笑容属于甜美,但她现在躺在我的怀里,她的笑容就变得极具挑逗了。像往常一样,我一边跟她分析着各种纽扣和搭扣的区别,一边实践着纽扣和搭扣的解法,一边和她的皮肤零距离约会。

    今晚心里有事,虽然美女在怀,我依然心不在焉。有的地方,平时顶起来都能顶到她的脖子的,可今天却是该站起来的没站起来。

    她躺在我的腿 上 半个多小时了,我俩还在聊天。心里有心事,聊天也没进入主题,两人纠缠在一起也没进入主题。不行,我必须跟她说这件事情 ,我不能瞒着她,哪怕说了之后今天甚至以后我俩都不能约会了。

    正要说,岳梦翻过身 ,给我解除武装,然后慢慢地把我的东西竖起来,然后给我吃了下去。吃这个,在我的教导下,岳梦有自己的绝活,我为这个绝活命名为“含而不露”也就是说彻底吞下去。

    那就干完了再说吧,虽然我心不在焉,她也好像是在应付公事。

    办公室的石英钟已经走到晚上 十点了,我俩正躺着休息,我说岳梦妹 妹 ,我有件事情 要向你汇报。

    岳梦说莫经理请指示——我姓莫,名叫 莫鲁方,人家背后叫 我“摸乳 房”“莫经理”是我俩刚认识时她对我的称呼,现在听起来这么别扭,千万别在我说了这件事情 后从此她这么称呼我。

    我开始穿衣服,说这件事情 我很无奈,请理解。

    岳梦搭上 搭扣:你能不吞吞吐吐的吗?

    我陶醉地欣赏着她的身 材:刚才是你给我吞吞吐吐的,不过手艺日 渐长进啊。

    岳梦白了我一眼:到底什么事情 ?

    我只好小声说正事:太行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让我明天晚上 跟她去相亲。我说我有对象了,她非要多认识一个人怕什么啊,去看看。

    太行是我厂的财务部经理,我们老板的老婆,正印老婆。“太行”一名出自某年一个刚日 中毕业的学生,发工资时有点疑问,去财务部见到了她,被她汹涌澎湃的胸 部所折服,回到宿舍里这么形容她:“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高手出自民间,这个外号也就被悄悄地传开了。

    岳梦的脸色 已经变了:这件事情 ,你还要跟我商量?你去就是了!

    我搂过她:你也让我去?

    岳梦推开我:我是你的谁啊,我能管得了你?

    我说你别生气 啊,我不去就是了。再说了,我就是去,见个面还能咋样,不同意就是了,这样还不驳了太行的面子。

    磨破了嘴 皮子,连哄带骗,摆出我和太行的利害关系,岳梦勉强同意了我去相亲,只是给太行一个面子。

    说是这么说的,其实我还是很期待明晚的到来。

    利用这点时间,说说我的现状。我在墨都大学日 语专业毕业后,在墨都的这家和韵食品厂做日 语翻译,后来又给我加了个职称——进出口 部部长。

    这里虽然属于大城市墨都,却是郊区的郊区,离下属县都不远了。这片地方属于城市的开发区和工业园,但还没充分开发,周围几个村庄也没有搬迁,和韵是买了这个村里的耕地建的厂房。也是目前这一块唯一的一家工厂。

    我的工作,对于厂里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所以明晚相亲这位,诱 惑力可比岳梦大多了,虽然尚未见面还不知道对方的相貌。但这位的条件足够诱 人:周围一个村的书记之女。这里的村书记可不同于一般的村书记,原因你懂得,钞票大大的。太行给我介绍这么一门亲事,也是想让我长期在这里干下去。

    对于这门相亲,我根本不需要考虑去不去,我巴不得攀这个高枝。我跟岳梦都不是墨都人,虽然我的收入不算低,一年下来将近十万,但此时的墨城城区的房价已经七八千了,郊区也得四五千,攒套房子可不是件轻松事情 。要是找个郊区村书记的女儿,房子和车子就彻底不是问题了。

    跟岳梦说了,心里也舒服了一些,至于以后的事情 ,走一步算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