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家属谢礼」……「生肖属牛者请回避」……

    一早就要上黎「宝福」;要咁早上山,九成主家Book炉时,Book左最早果个期。佢就厉害呀!成百岁人至去。不过咁都好,依家仲系一号波,天文台话个风好捻劲咁!

    当我跟住大队,上左接人去火葬场旅游车、坐落都冇久,就睇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短头发、有成五尺七、一身素服的靓女上车,而且仲系好似系识得,原来系我好冇见、大我三年、嫁左去澳洲的表姐。

    於是,当靓女行近时我就细细声咁叫:「表姐。」

    这时,黑衫靓女就两头望咁四围望,当佢见到我时至知系我叫佢,於是佢就话:「喂!大头仔;你隔离有冇人呀?」

    我示意冇人之後,佢就坐落黎。这时我好自然咁问佢:「你几时返黎呀?」

    佢答:「返左黎成个几星期,本来走左啦!老豆叫我,要黎呢度,所以改为坐今晚机走。」不过佢一讲完,架车就去到,真系话咁快就到。

    搞左一轮之後,睇住副「寿」入左个炉之後冇耐,就一班人一齐落新城市度食「解秽酒」。

    去到酒家,虽然佢系坐响我隔离,不过D姨妈姑妈左一句:「阿莲,你伯爷响加拿大果边好吗?」,右一句:「依!唔见你先生?」……

    於是她就遂一咁回答:「我旧历年飞过去佢果边,佢地响「多伦多」好好呀!」、「佢响个边好忙呀,所以冇同我返过黎。」

    这时我心谂:「我明明早一两日,响澳门「打令」门口度见到佢,而且仲揽住件北姑。」

    唔好理呀!反正冇食早餐,一於有得食就食呀!而且由火葬场去到酒楼时,个天都开始黑,睇黎个风都好劲下!快快趣趣食完,快D闪。

    食完之後,我就同佢一齐一路行出门口、一路倾下计。

    这时我当然系问佢:「你一阵去边?」

    佢好自然咁就答:「去买D野,自然返去酒店罗行李出机场。」

    这时佢部手机突然响起来,她听完之後,就马上打左个电话:「唔该,间房我可唔可以要多晚?」

    「好呀!」

    「冇问题」

    「Thank you!」

    於是我就问下佢,佢就话:「我今晚班机有可能Delay,要到听日至走得,所以咪要?多晚房,反正我都买左旅游保险。既然咁样,你可唔可以陪我行下街、Shopping?」

    我就话:「当然可以啦!」

    之後,佢就响商场行左成两粒钟,我地一路行,我就谂返起我地细个读书时,一齐玩的日子。如果佢唔系我表姐,或者我地已经名正言顺咁系埋一齐。或者佢都唔会过左去澳洲。

    不过,有一样而且仲卖左唔少野,包括有Under、丝袜之外,我仲陪佢去试鞋,佢仲买左几对高跟鞋添,可惜呀!,如果系着裙就及到野呀!而且,虽然佢今日系着裤,不过佢对脚好长、好Slim呀!

    当我地买完野之後,佢就叫我陪佢去的士站,佢自己坐车返酒店。不过我地去到的士站,个天比之前更黑,好快就落出雨黎,於是我就周佢:「不如我送埋你返酒店呀?」

    佢就话:「好呀!」

    天气差,自然多人等的士,等左一阵我地先上到车,开车後冇耐,D雨就好似倒水咁落,这时,佢话:「好彩及时上到车,否则就P K呀!」

    这时我望住佢,佢系跷起对脚黎坐的,原来佢系着左一对黑丝袜,不过唔知系袜裤呀?定系其他呢?这时,佢已经闭起眼瞌眼训,不过今日要咁鬼早起身,我都好累。

    虽然佢已经系人地老婆,不过同以前一样系咁索!我心谂,我地以前都玩过一些恋爱的游戏,佢毫不忌讳咁俾我揽、俾我摸、同俾我咀,或者,佢系我第一次咀的女仔黎,不过果阵我地对性的慾念,都系似懂非懂咁,只系睇戏学返黎的。不过依家大家都长大了,佢都同其他男人扑过野,我亦都同其他女仔Do过,唔知佢仲会唔会好似像以前咁,俾我揽、俾我摸、同俾我咀?

    最後我已经忍唔住、借头借路咁用右手拍一拍佢、然後乘机抚摸一下佢条美腿,虽然佢对玉腿系隔住一条又簿又贴身的西装裤,唔知仲系唔系好似以前咁白、咁滑?如果佢今日系着裙,就更加好,可能早就忍不住。隔住佢对丝袜,用手摸向小梅的大脾度咁抚摸,享受下又长又Slim又滑的feel……

    不过我都好惊佢唔Like,好快我就缩返只手,幸好佢都系一直咁训、冇出声Say No。

    唔驶好耐,架的士就返到酒店门口,这时D雨都冇停,於是我就帮佢拎住一袋二袋落车、返入酒店度。跟住我就陪佢上埋房添。

    响鯩度,佢松左我一野之後就话:「你好衰架!衬人瞌眼训就咸湿人地!」

    我好自然就话:「冇呀!边有呀?」

    佢跟住话:「冇呀?仲话冇?头先做乜无端端摸我大脾呀!」

    这时架鯩到左,跟住入到房,佢就除左外套,?面系一件黑色长领恤衫;我地一方面放低D一袋两袋野,同时开左架电视睇下,原来依家已经系八号风球,唔怪得咁大雨呀!而且天文台仲话个风今晚最接近,仲会好劲下添!

    这时佢就话:「出面咁大雨,不如你唔好走住,陪下我呀!」

    我当然话好呀!

    然後佢问我:「你想饮Tea or Coffee呀?当系慰劳你陪我返黎、兼埋做「奴隶兽」。」

    之後我地就一路饮茶、一路倾计,这时我坐响佢左边,依家佢除左件外套至知原来佢件恤衫D罅都唔细呀!隐约咁,我好似及到佢个Bra,好似系白色黎。

    这时,佢问我有冇烟,我好自然咁罗左一枝俾佢,同时帮佢点埋。然後佢一路直接咁话:「你食的第一枝烟,系我俾你的;自从结左婚之後,我都冇再食。其实我同佢已经办左分居,听讲佢已经返左香港,去左边我真系,亦都唔想知,反正我都唔会旨意佢D赡养费。依家只系等够钟,一够钟,我就搞埋D离婚手续……」

    佢就好厉害呀!好似冇件事咁(似乎我响澳门度冇认错人呀!)这时,佢一路跷起对脚咁,而且不时自己抚摸自已对脚。

    过左一阵之後,佢话想入去罗杯水饮,於是我就跟着佢尾,这时我终於忍唔住,从後一手搂住佢果条纤细的柳腰,咁推半推就之下入左Toilet;同时我另一手去獱佢个胸。情况就好似我地细个一样咁;但系可能佢冇想到我会咁大胆,想出声阻止都来不及。

    佢话:「唔好呀!我嫁左人!依家仲系人地老婆,而且我又系你表姐,唔得咁架!」

    果阵时,我已经揽紧佢腰、及已经任得我獱!

    可能佢系Feel到我D男子气息,定系好耐冇同男人扑野过,总之,佢俾我搞到浑身酥软,已经再也提不出力气去抵抗;或者系佢根本就唔想抵抗。而且,虽然话唔好,不过个样好似好Enjoy咁!於是我拿拿声咁解开佢恤衫钮、伸手入去内面,隔着个Bra咁又摸又獱佢个坚挺的小乳峰。

    佢个乳头,响我抚摸下已经开使膨胀挺起,表姐的胸坚挺得黎又软又滑溜,正呀!同时,我亦都解开佢个裤头扣,伸只手入去佢被袜裤和Under包着的阴部。我摸到佢果度湿淋淋咁之外,更如搵到勃起的阴蒂。

    发达啦!於是我用手指旋转地摩擦;我响镜度睇到佢,俾我磨到脸都红晒,而只手又Feel到佢淫水越来越多之外,佢全身好似酥麻咁,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几乎要崩溃的边缘。

    这时佢就拎侧左个头,我就一野咀落上佢个甜美的樱唇上,佢不单冇抗拒,而且仲好似配合我咁,唔系好似细个时「牙撞牙」咁,佢俾我条利伸入佢口中,去吮尝佢条香舌和口水。

    咀左一轮之後,我响镜就见到佢微笑得好淫咁话:「你想唔想睇我个波?」

    这时我真系估唔到,因为我都从未除过佢衫,於是我半信半疑咁问:「系唔系真架?」

    咁就话:「咁驶唔驶要我自己黎呀!」

    於是我用手一粒一粒咁解下恤衫钮扣,拉开衬衫的衣襟,跟手就扯高包住表姊坚挺的波被白色Bra。那二座白嫩有弹性的「波」出现眼前,虽然佢唔算系大波,不过当我的手捏住果阵,觉得女人个胸娇小的盈盈可握时,比摇摇欲坠的「大波大」更正。

    我忍唔住口就话:「你个波好正呀!」

    不过,佢即时的反应:「你呃人地啦?乜你地D男人唔系锺意女人个波大咩?」

    这时我就话:「唔系波大就正咩!大得滞蹨晒落黎仲难睇呀!」

    同时,用手指轻轻搓揉乳头,搞到佢低声咁呻吟,不过呻吟声唔系痛苦,而系好Enjoy咁!

    於是我将佢条西裤的拉链拉下来,咁样佢条裤就随即褪下,这个被黑色袜裤和白色Under包住、又圆又大的「萝」就在眼前。这时,佢好自动咁,好似只狗仔咁、用手撑住洗手盘,就好似只狗仔趴上去咁,表姊咁样做,摆到明想我点呀!

    这时佢轻轻地叫:「俾你入去呀!」果然,佢真系想我进一步咁侵犯佢最Sexy的地方。

    既然佢就开到口,本来咁样我冇理由唔入去架!不过这时我就话:「我冇带袋喎?」

    佢就话:「唔怕呀!我今日安全期;而且,乜你唔想「打真军」咩?」

    既然佢就开到口,於是我马上除晒上身D衫,解开裤钮和拉低裤链,火速咁除剩自己Under,跟手我拉低埋条Under後,我条阴茎就插进佢的美屄?,这时佢就话:「唔好入错窿呀!」

    咁我亦都唔系咁「士刁拔」!当我插入去时,好顺序咁!入晒去之後,我就一只手揽住佢条腰、另一只手獱住佢个波,同时用力摇摆着臀部,就好似「老汉推车」咁让我的阴茎响佢果度摩擦。我在镜中睇到表姊朦胧的眼光、绉着眉头露出又痛苦又Enjoy的表情。

    「唉……唉……唉……」左好多声之後,我就黎料呀!之後,我的阴茎就退下火线,而对手就继续维持之前的动作。

    但系,佢禁住我果只手,原来佢系想拎返转个身,同我面对面、四目交投咁。

    这时佢果个又姣又軲的样,我就不期然咁揽实表姊这条23腰,同时将热唇咀落佢这个甜美的樱唇。起初,佢双眼望住我的,之後就合上起来,一派好軲咁款,於是我将我的舌头探入佢口中,去吮尝佢的香舌和口水。

    同时,我另一只手也由佢的衫尾,伸入去,上下咁抚摸佢这个滑溜的背脊,不过咁摸法始终个Feel唔系咁好,俾D野阻住晒。

    这时,佢用好Sexy的声音,响我耳边话:「你系唔系想剥表姊的光猪呢?我全身都等紧俾你呀。」

    於是我就将佢件恤衫除下来,掟落洗手盘边的梳?台度,跟住我又点会放过个Bra,响块半身镜説明下,我好容易就解佢个Bra扣,然後响佢协助下我就令佢个波「不设防」,这时我就好奇地咁闻下佢个Bra。

    佢话:「依!我大个波响度你唔乜!走去嗦我个Bra,好变态呀!」

    咁又系,佢胸前呢对嫩白、因兴奋而膨胀的波就响眼前。

    这时,佢又话:「唔好响呢度呀!抱我上床先啦!」

    这时,我真是有D唔明,但系,当我听到佢一派「官人我要」、嗲声嗲气,同埋望到佢果条褪到脚眼的西裤,和这对高跟鞋之後,我就明白了,真系唔通又肆企响度造咩。

    於是我就一野将佢抱起,行出Toilet,然後就将佢放落床,见到佢训响床上个样,十足十好似任我摆布咁样!我先将佢对高跟鞋和条西裤,然後我要除佢的袜裤和Under时,这时我才发现,佢的原来袜裤和Under已经湿晒。正当我将佢袜裤和Under拉到膝盖时,电视机正在播紧风暴消息,於是我好自然咁拎个头望下电视讲乜,原来依家已经系九号波,唔怪得D风、雨咁大啦!打到窗鬼咁嘈。

    这时,我突然发觉,有人用舌头去挑逗我条捻前最前端的小裂缝;好快咁我条阴茎就好痕痕痒痒、好似急尿咁;原来,我条已经俾佢用嘴唇含到实一实,两边脸颊缩下缩下,而且仲用佢果对柔软的手捧着我下面的「旦旦」,更不时用D纤幼的手指扣添,这时佢d表情,十足好似日本AV女优咁!

    我咁样俾佢搞法,好快D精就好似「猛虎射球」咁飞入佢个口内面,佢毫不犹豫咁吞下我D精,然後佢至好似唔舍得咁地放开她的小嘴,之後,佢竟然不怕肮脏咁再用舌尖去舔龟头与包皮之间的环沟,舔得一乾二净。

    这时,擡头轻轻一笑咁问我∶「爽唔爽呀?」跟住又话:「我咁大个女,都系第一次同男仔含,个衰佬都未试过架!」

    我睇见佢咁,真系好感动。不过又有D估唔到,我呢个嗦得黎个人好单纯的表姊,都有咁样的一面!

    这时我就话:「表姊,你曳曳呀!我要惩罚你!」

    佢就话:「你想点先?」

    我就话:「所以你要俾我咀咀先。」

    於是就一野我揽住佢,借势咁禁佢训低,佢亦都好配合我。咁!好自然我就咀过去,可能我地都唔系第一次,所以一D怕丑都冇!可是,两家柔软的嘴唇互碰的个刹那,虽然我D牙仲撞到佢D牙,我的舌头就不失温柔地、顺利咁撬开佢个牙关,嘴唇间连着银丝的唾液,令我有一个好Hi的Feel,就好似以前咁样。

    我全身瞬即火热,然後大家就大玩「婣叠婣」同「交换口水」,好捻开心呀!因为我好耐都冇同佢Kiss;足足咀成分几钟咁耐,真系有D唔想停。

    同时我只手顺着一绺柔发一路向下滑,然後我个咀都滑到去佢这条白溜的颈肌上……

    佢就话:「唔好剩系咀我条颈啦!」

    原本佢果个本来唔系好大的波,和红色的乳头已经充血而勃起,因此,佢令我的咀咀,转移到去玩弄突起的乳头,咀完条颈、我就转移到佢这个雪白的胸部,用舌尖舔她的乳头,右手努力揉搓她的胸部,那种Feel真的好正呀!

    正当我Enjoy佢个波时,佢怕怕丑丑咁提醒我:「好衰架你!成日都系孤独一味!」

    俾佢一言惊醒添,唔记得佢紧要果度,於是我的左手就好似果先响Toilet度咁,响佢的阴道口轻抚。果然真系有效。我摸到佢果度除左勃起外,仲系湿淋淋添,发达呀!咁快又挞得着;於是我用手指旋转地摩擦;果先我响镜度睇到佢冇咁直接呀,但系今次我系面对面咁,睇到佢俾我磨到脸都红晒,成身好似酥麻咁,呼吸时「哎呀!哎呀」咁声,几乎要崩溃的边缘!

    这时,佢绉着眉头,露出一个痛苦得Enjoy的Feel,并且用朦胧的眼神望住我,好似想叫我:「快D入去呀!」

    既然系咁,咁我冇理由唔入去呀!不过今次,好似系佢「套」入去咁。

    响佢的配合下,我好快又「猛虎射球」。之後我继续咀和抚摸对方唇贴在一起,享受一下Do完之後的余韵。我地足足咀左、摸左成几个字,我就话:「我想去toliet。」

    而这时佢亦都话:「我都系一样。」

    於是我地就一齐起身,佢让我去先。我去完Toilet之後,好自然就轮到佢。

    这时,D尼古丁又打怪,於是我冇着衫咁,一手獱住枝烟,一路食就一路行去窗边去,掀开窗帘睇下外面点样,这时窗外依家系落紧倾盆大雨,当我食完口烟之後冇耐,个天更打雷闪电,虽然系落晒窗帘,不过D闪电把成间房就照到光晒!

    这时,我feel到有人从後咁揽住我条腰咁,而且仲细细声咁响我耳仔度讲:「我好惊呀!你比我揽住呀!」

    我个心谂「估唔到表姊大个人,仲系咁惊行雷闪电。」

    不过这时,我Feel佢响我背背度,用佢个Lin擦来擦去,而且佢另一手正在玩弄我的阴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