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虎的超武末世同人屑九幽和周凤倒霉

这两个人太令人讨厌了。 不但漤杀,而且既然吃准了政府不会杀他们, 不夹着尾巴快跑还要继续杀人对着主角对贴脸开大倚强凌弱也太屑了吧, 这种剧情简直是故意恶心人这俩狗男女跑也就跑了, 还要跳出来不知死活是在令人讨厌,名为傲慢实则虚伪到了极点, 魔道正道本来是你死我活的两面三刀吃里扒外就很恶心了, 冥帝也是一样一个反角玩偷鸡一步登天,主角队、政府武者却总是吃瘪就很恶心, 干事拿无辜百姓当炮灰说什么求道,实属弟弟行为, 看的人难受死了。 为主角队等等死伤不值得。 明明是在幽深难测的地下,却有寡淡熹微的光芒碎屑簌簌而落, 这里赫然是一处建设在巨型洞穴里的城市而且其中飞檐斗拱, 亭台楼阁无一不是炎黄古国传承的传统样式。 血月文明现身,引得雄才大略的冥帝老人家手一挥全派投入封神大业, 地狱鬼府已经全力投入血月世界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过去驻扎的地下空间也能被一起带走, 地狱鬼府毕竟是个现实的武学门派不是捉星拿月的修仙门派。 所以这处城市就空闲下来了,只有少少几个闲散门人看护, 不过现在这里迎来了两位新主人。 先是迎击导弹袭击,又和政府调集的各路精英恶战一场, 再击败剑意精纯的叶仙子又要出招轰杀打不死的光头小强, 这一路上千公里赶路下来念九幽现在已经疲累到极点, 饶是传奇先天联通气脉也让他有种昏眩过去的冲动。 不过,为了师妹,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前驱的饕餮老鬼指挥几名闲散小鬼铺开红地毯, 念九幽和周凤一对男女佳人缓缓走入之前冥帝驻扎的鬼府之中。 “气意幽深雄浑,师父的府邸还是这么令人印象深刻”“师兄, 你当年在这里是什么模样”“哈哈那时这府邸不过三层, 晚上还有好多虫子师父动身杀掉了一只火蜈蚣王, 兽王三头还有一个地底人老头才把周围的怪物震慑住”念九幽眼中带有感慨之意。 “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师兄,既然回来了, 那我们可要好好逛逛啊”周凤展颜一笑露出的小女儿情态, 令念九幽心动不已。 “好,好,师妹,你要做什么师兄都陪着你。” 这是饕餮凑了过来,往日伪装的书生风度丢的一干二净, 一张老脸扯开褶子笑的像一朵菊花。 “我……老仆去安排一桌宴席”哪怕是多年同门, 念九幽看向他时也眉毛一挑擡高了下巴,恢复往日的高傲意态轻轻点头。 “妈的,和我装什么,”饕餮在心底暗骂一句, 对这位一向眼高于顶的大长老愤恨到了极点。 平心而论,饕餮对地鬼窟也不至于半点感情都没有, 却没想到这傲慢居然是条白眼狼害的他们赔上了整个门派, 简直可恶到了极点。 出于阴暗心思,饕餮将自己拉出来被搞死的愤怒他们几个的帐也转移到念九幽头上, 把自己这些人当做弃子的上头还是要比秃头小子更恨人, 虽然是后者拎着片刀把他们砍死的。 饕餮去难为鬼府残留的老弱病残不提,念九幽扶着周凤一路进来, 在冥冥中奇迹感应之下进入了冥帝就寝修炼的地方。 周凤自然要住到这最尊贵的地方,至于念九幽自己嘛, 就住在当年冥婆婆那里吧反正也近。 扶周凤在一席简单床铺上坐下,念九幽一副殷勤模样。 “师父的起居还是这么简陋,师妹就在这里休息着, 师父的房间聚气汇阴对运气疗伤极有好处的。 这些陈设,我就去吩咐他们换些好的。” 周凤拉住男人的衣角,念九幽敏捷无比的身形顿时停住了, “师兄……”女孩眼神清亮晶莹睫毛刷子般闪动。 “……谢谢你”一声轻飘飘的谢却令这位以傲慢为名的男子手足无措。 “……这,都是师父的意思罢了”周凤大眼微眯, 笑道“是……吗师兄”念九幽满怀温柔 没想到温柔乡真能将百炼精钢炼化。 正要开口不过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正是饕餮老菊花的声音。 “饭做好了”念九幽的脸黑的像个锅底一样走了出来, 后面跟着偷偷窃笑的周凤。 没办法,饕餮过去大概一秒钟也没伺候过人, 实在是不能做到更好了。 其实传奇武者也不至于要祭拜五脏庙,主要还是现在受伤太重, 补充些营养能好的快一些。 周凤多年前被地鬼腐窟“捡到”时,只是个胳膊腿幼嫩的矮小女娃, 虽然知道是师父的骨血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那种精灵落入凡尘的纯洁劲一下子就把念九幽击沈了。 鬼窟里多是漤用药物的瘾君子,有了毒, 多半就要加上黄和赌当然常常要举行淫乱趴, 销魂蚀骨两个女人或是那些神姬肉便器,都是吃这碗饭修炼的。 念九幽当然也参加过好多次,可是吃惯了山珍海味, 小葱拌豆腐总是有新鲜感的而且还是师父家的豆腐, 切中了男人的心理特点加上这么多年求而不得, 让傲慢长老有点走牛角尖了。 酒足饭饱,就是休息。 一连几天,都是打坐修炼,可是过去一坐下几个月乃至几年都是轻松度过, 现在却让念九幽难以自持没办法,谁让垂涎的肉到了嘴边呢。 “我都是要关心下师妹的恢复情况”找好理由, 念九幽向着师妹那里去了。 “师兄”周凤的笑容还是那么清纯, 看到她眼中神光隐隐一身气机磅礴,明显是恢复过来了。 “师妹,你已经疗伤完毕,那就好了”正想着要找什么理由磨叽一下, 周凤的小手拉了过来。 “师兄,我们说说话吧”虽然正和心意, 但是念九幽实属老腊肉一条不知多少年没有和女人这样“说说话”了, 坐到周凤身边倒不至于和初哥一样面红耳赤手忙脚乱, 一点点喜悦还是有的。 话不过说,两人的距离迅速拉近了,周凤被念九幽拢在怀里, 看到师妹隐隐有些期待的眼神令他激动不已。 面上沈稳不动,念九幽的右手伸出,按在周凤的肩膀上。 正当两人将要嘴唇相接的瞬间,这房间中隐秘冰冷的气机陡然一转, 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恢宏大气之感。 两人带着惊愕站起,却见房门处一团黑气徐徐展开, 颜色转红不透明的红色气团微微波动,显得异常奇异。 这时,念九幽和周凤都明白过来,两人站开一步, 弯腰鞠躬做出极为恭敬尊重的礼数。 展开的空间门里当先踏出的是一位发色灰白的美艳女子, 表情极为慈祥温柔此时看来更有一种别样的神圣意味。 之后是一位衣袍华美的老人,此人神情肃穆严重, 似乎有着许多愁绪无法诉说。 “凤儿,念儿,你们都很好啊”“您……幽冥婆婆”对自己看到的一切简直不敢相信, 周凤惊讶的瞪大眼睛。 “这是……”“自然是冥神之伟力, 莫说返老还童便是死而复生也是易如反掌。” 笑着摸摸凑过来的周凤的小脑袋,全然不敢让人相信这位美艳女子便是先前外表老迈的幽冥婆婆, 不过追求容貌大概是女人的本能更何况现在成为了理所当然的第一圣徒, 那对地球人不可能的很多事就很容易了。 幽冥婆婆正色道。 “好了,闲话以后再说,冥神陛下要召见你, 凤儿”注意到念九幽的视缐幽冥婆婆转头道“念儿, 你也来吧”“是”既然冥帝不,冥神召见, 那当然耽搁不得周凤念九幽先后穿过空间门, 后面的老头子苦着脸施法关闭通道女孩身上的气息还让他熟悉不已, 那正是君主的千年伟力啊!全便宜了这些人自己简直想一头撞死, 可是现在却要为人家打工太失败了。 维沙伦的幽影神国已经大变样,反正这里的一切都是随神明心意而动的。 走入其实巍峨浩大的宫阙之中,在宝座上的正是面色和善的圆脸胖子——过去的冥帝, 现在的冥神。 “父亲”“师父”“冥神陛下”“凤儿, 你来了哦,念儿也来了,也好,没关系的”冥神陛下大约是处于某种习惯, 仍是T恤短裤的打扮只是他身上不仅有天人武者浑然磅礴的浩大气机, 现在更多了一种仿佛无所不能的神奇魔力让人见到就有顶礼膜拜的冲动。 即使不至于是全知全能的哲学意义上的绝对神明, 作为生命位阶更高一层的存在仍然足以让人仰视了。 享受几秒弟子与女儿的崇敬目光,冥神一步步走了下来, 走近到周凤身边。 他的眼睛里仿佛蕴藏无尽星河,即便是心思玲珑的周凤, 也呆滞了一下下。 “嗯,凤儿,你的功法运转的很好”“父亲, 我……”冥神却没有再和女儿攀谈而是看向最后走进这巍峨宫阙的人, 那个衣袍华贵精美的老者。 “好了,开始吧,这一分一秒都不该浪费啊”老者面无表情, 但他走上前来时念九幽觉得他似乎对自己有种嘲讽。 这种奇异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来由的不安,不过他将着看成是神国的特殊环境。 老者的手掌皮肉枯瘦干瘪,仿佛两条竹枝一般, 他做出了一个让周凤和念九幽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直接把手伸向了周凤从她的肩头一下将她身上那轻、薄、瘦、漏、透的精美纱衣扯成碎片, 在他法力的作用下周凤瞬间一丝不挂,除了脚上的鞋袜, 晶莹洁白的皮肉美体暴露人前。 “!”周凤马上要反射性的捂住羞处, 和门派里常开淫乱趴的公交车不同她当然是过着守身如玉洁身自好的生活, 毕竟能被维沙伦看上就等于她基本上算是圣女一个。 可是老人手一挥,暂时的神国权限调动直接按住了她。 念九幽则是怒火灌入了胸口,马上就要挥出无尽紫炎将这老帮菜烧成灰灰, 但是他的功力刚一运转冥冥中的力量降临下来, 念九幽一人的功力如何与一整个神国抗衡他甚至连半神都还不是, 好像琥珀中的蚊蝇念九幽凝固在原地。 “念儿,你这是做什么不要打搅了大事”刚刚冥神连眼皮都没擡, 神情平静的注视着自己女儿被老头子扒下衣服 少女的纯洁躯体那两只洁白小乳鸽,下身一小丛细弱毛发簇拥的粉蛤, 紧致光洁的肌肤一寸寸全落在他眼里。 幽冥婆婆秀美的脸上露出难色,好像制住念九幽是多么重要的大事一般。 “婆婆,他……”“这位也是冥神陛下的手下了, 你要尊敬配合他”念九幽心中惊怒之极但是他厮混江湖百年, 多少用理智问道。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幽冥婆婆轻叹一声, 微笑道“嗨念儿,我都忘了,你听我说”但是随后, 幽冥婆婆的话令他和周凤如坠地狱。 “冥神虽然登临神位,但是这世界中腐朽虚伪的恶神多得很, 他们马上就会找上门来冥神虽然不惧他们,可是要以寡敌众, 也非得倚仗”说着幽冥婆婆右手拍拍身后一根柱子。 “这幽影神国不可。 但是神国需要神力,冥神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维沙伦千年积累的这一份死神神力。” “死神神力就在师妹身上”念九幽喃喃说道。 “对啊,所以现在冥神陛下要快点把这份神力取来。” 维沙伦的前任教皇,暂任冥神神教二把手的老头子默念几声, 手指上干瘪枯瘦的灰黑夹片在周凤白皙滑嫩的肌肤上滑过 没一下都留下一条迅速消失的黑缐。 老人好像变成一位画家,在画布上尽情展示才华, 只是他的画布是一具性感赤裸的纯洁女体。 锁骨,双乳,腰肢、小腹,一路向下,连粉红的蓓蕾和那紧紧闭合的两片嫩肉都没放过, 老人围着周凤不停动手直到她的小腿为止。 看到这奇异一幕,念九幽心头更加慌乱, 可无论他如何惊才绝艳终于只是一位传奇,要和神国之力掰手腕太过艰难, 只能看向幽冥婆婆满脸疑惑不解。 “婆婆,这……”“念儿,不要多说了, 你能观礼也是莫大的荣幸啊”华服老人停止动作 双手收回衣袖中向后退去冥帝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已经准备好了?”“正是,陛下”老人打一个响指, 站在他们眼前茫然惊恐的周凤全身亮起一层繁复花纹 图案的光芒一闪即灭周凤的眼神却迷茫起来, 小嘴微张脸颊上露出淡红。 “神力的运转和精神准备都完成了,现在她会全身心的接纳您”“很好, 我说过的只要你配合你的那些手下我会留下的”“感念陛下恩德厚意”老者退到下面, 站在幽冥婆婆一旁冥神走进周凤,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 其身上的体恤短裤化为轻烟瞬间变成一张铺陈华贵的庞大软床。 冥神大方将自己的身体露出,下身的武器不长不短, 此时也擡起了头。 “冥神陛下”“嗯”老者又突然开口, 让冥神转过头来“您应当更加雄伟一些最好达到她的承受力极限, 这样法术的效果也能发挥最大”“嗯是的, 多谢你提醒”冥神点点头他的下身吹起似的膨胀, 从十余厘米的一般尺寸变成婴儿手臂粗细的强壮巨炮 上面还有鼓突跳动的青筋缠绕。 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念九幽只觉得一口气闷在心头。 可是对方是已经登天为神的存在,自己能说些什么。 一念即此,念九幽修行功法的罩门应验, 邪凰功傲岸强横直指大道,但是修炼者无论如何要宁折不弯, 在心头养住一口傲气不然哪里还算的上邪凰, 此时如此奇耻大辱来袭自己却只能在下面“观礼”, 顿时让念九幽破功了。 “呜~噗——”念九幽压抑不住,骤然吐出一口热烈血雾, 引得身旁的老者惊讶注视。 将询问的眼光投向幽冥婆婆,幽冥婆婆将手按在念九幽肩膀。 将一股精纯的不死功输入过去,帮他镇压一下体内的混乱气机。 “哎,也是苦了念儿,这孩子一直挺喜欢凤儿的, 可是这是为了大事啊念儿你忍一忍吧”另一边, 冥神扶住自己女儿的身体被法术调动起情欲的少女已经变得意乱情迷, 男人的手指只是稍一撩拨就令她脸蛋微红气息紊乱, 开始无意识的扭动身体。 看到这一幕,令念九幽目呲欲裂,极度的屈辱和怒火萦绕心头, 不仅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恨没更仇恨貌似雄才大略 实际上毫无人性的这位师父。 “你……老匹夫”念九幽大声唾骂, 冥神回过头略一皱眉,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顿, 直接将自己高昂挺起的下身计入了女儿的处子蜜道之中。 “念儿!你僭越了,还不向冥神陛下告罪”幽冥婆婆眉毛竖起, 眼角带怒大声道。 冥神已经开始一次次进出,他将周凤捧起, 不顾女儿因容纳了自己变化得极为粗壮的下体而撕裂流血 好像打桩机一样一下下挤开少女紧窄的蜜肉直冲深处纯洁的子宫。 念九幽连风度也懒得维持,不想再和违逆人伦的冥神纠缠, 怒骂道“妈的你胡说八道什么,连自己的女儿也上, 他是个老混……”幽冥婆婆已经挥出左手 那手掌修长白皙指甲整齐,此时捏成鹰爪似的形状, 却有一种好像要撕碎一切的可怕威势正是其成名绝技。 带着灰白色苍劲真气,幽冥婆婆一出手将念九幽的邮编肩膀都打得塌陷下去, 若无外力干扰两人实力大约在伯仲之间,以念九幽的强悍体魄可能还能稍占上风, 只是此时他经受大辱又受着幽影神国镇压,连十分之一的实力也不剩, 才被幽冥婆婆一下达成重伤。 “啊……啊……啊啊啊”在冥神的胯下呻吟扭动, 周凤被华服老者的法术制约心神已经整个人落入情欲的漩涡, 连处子破瓜的痛苦也未曾感觉到只剩下肉体本能的情欲, 即便骑在身上的是自己的生身父亲也无意识的加紧双腿, 收缩着紧实臀肉榨取快感,努力取悦身上的男人。 念九幽跌倒一旁,在精神的极度集中下破损的邪凰功运转到极限, 好像一枚紫色神异火炬他一连串污言秽语吐了出来, 此时只恨自己如此愚不可及竟然以为冥帝老匹夫会成全自己和师妹, 没想到对方为了死神神力竟然如此冷酷竟然做出这等强暴女儿的丑事。 “周笑,你真是个垃圾,棺材瓤子,强奸犯”“够了, 念九幽你这是大不敬罪”幽冥婆婆又一挥手, 锋利的鬼爪真气将念九幽体表的护体紫火击得破碎溃散 又在他的身躯上留下数个大小不一的血肉伤口 念九幽被打得口吐鲜血只凭着一股传奇武者的体魄毅力撑住没有昏迷过去, 在极度的悔恨懊恼之下恨不得以头抢地。 看到这二位内讧的丑态,一旁的华服老人心头确实快慰舒畅, 恨不得他们打得狗脑子冒出来或是冥帝突然马上风口吐白沫死掉才好, 也算是报了自己主人的大仇。 不多时,冥神的粗大武器威力十足,令周凤的反应渐渐激烈起来, 就在周凤的呻吟声中少女的身躯绷直了,连脚趾都因剧烈的快感蜷曲。 面对她的高潮,冥神仍是表情严肃,仿佛现在骑在女儿身上的不是他一般, 握住周凤两枚玉乳冥帝全身压上,将下体挺入到女儿的最深处, 只抵着她的纯洁子宫。 周凤一波又一波泄出体内混合着精纯神力的汁液, 全被冥神接引炼化着诡异的场景持续近一分钟之多, 直到周凤口角流出涎液脸像一边歪道,体力损耗到极限, 才被冥帝放了下去。 看到他老人家收工,拔出的下体以萎缩恢复到寻常大小, 幽冥婆婆连忙走了上去还递上一块细腻白绸为冥帝情节身体。 “陛下,您感觉如何”冥神轻轻点头, 终于打破脸上的严肃凝重露出了微笑“非常好, 经过凤儿的中介我转化维沙伦神力的损耗更低了”将手掌按在幽冥婆婆肩膀轻拍, 冥神嘱咐道“好了我要仔细参悟一下维沙伦的力量, 将凤儿带下去吧”冥神又看向地上艰难呻吟的念九幽 他身下已经淌出一滩浑浊热血只能艰难发出几个哽咽声。 “念儿,你也是当时英雄,怎么拘泥这些小儿女的事情, 也罢小红,将他送下去静养思过吧”“陛下恩德”幽冥婆婆弯腰鞠躬, 伸手拦腰将下身一片狼藉全身沾满汗水的周凤抱起来, 向下走去。 很快,幽冥婆婆的大小弟子便赶来,将念九幽擡了下去。 等念九幽醒来后,发现自己呆在一处笼室之中, 这里形制与当年鬼府的一模一样她马上认出这里乃是闭门思过的禁闭室。 “唔,你们长老醒了,哎呀,不要摸了”“呵呵, 麻烦您了”旁边一貌似清高的老头正和一个烟视媚行的美女厮磨, 几乎要把自己的手掌伸进美人张开的衣口了对饕餮并不太看得上, 阴彩霞将对方的手推开礼貌而坚定的拒绝了。 饕餮也不再纠缠,走了过来,看着笼子里的念九幽, 表情有些复杂的快意。 “大长老……我给您送些饭啊”饕餮伸出手, 将一只布包丢了进去落在念九幽旁边散开,居然是一只死老鼠。 “饕餮,你这是什么意思”面对饕餮直白的侮辱, 念九幽感到无比愤怒饕餮却对他的怒火浑不在意, 纵然摆出文士的清瘦高洁伪装他实际上也不过是混江湖的恶人罢了, 伸手掏掏鼻孔将指尖的黑点用力一弹,大须弥掌力何其精妙, 念九幽又身受重伤结果直接落到他的脸颊上。 不管身后怒火滔天的念九幽,饕餮回过头摆开一套地球的转播设备。 “啊呀,大长老,您不要生气嘛,饕餮我还有礼物呢, 这可是我专门准备的”播放画面正是冥帝周笑骑在周凤身上的场景, 少女曲折手臂跪在床上高翘臀部仿佛母狗一般, 承受着冥帝连续不断的冲击。 “果然很精彩呢,啧啧,看的人家都湿了”一边的阴彩霞并未离开, 而是伸手隔着上衣来回抚摸胸部。 “呵呵,小老儿精研大须弥掌力多年,阴女侠要不要我们探讨一下”饕餮咧嘴笑道, 又舔着脸凑了过去张开的物质一下扣出,居然拢住阴彩霞一边丰肥弹润的雪白臀肉, 直接用力揉动起来。 “哦,原来您还会这一招,好吧,长老请看我这式鬼爪”被饕餮老头揉的舒服不已, 阴彩霞回身捞住对方的下身巧妙的撸动起来。 在念九幽面前不停表演,饕餮现在得意到了极点, 念九幽则是脸黑的仿佛过低可是连丹田都传来刀割似的疼痛, 实在无法提聚功力。 将阴彩霞弄得气喘吁吁,饕餮回过身来, 对着念九幽嘲讽笑道“吃里扒外的东西冥神的仪式还长着, 小老儿以后每天都会帮你转播的”转过身 饕餮将一个大快递包裹交到阴彩霞手里。 “阴女侠,您要‘照顾’好我们长老啊, 以后您想要地球上的什么我一定办到”接过地球特产化妆品, 毕竟自己注定不能常常回到地球去了阴彩霞轻轻点头。 “没问题,没问题”饕餮走掉了,阴彩霞翘着二郎腿坐到了念九幽面前。 看着他的狼狈模样笑道“你还是冥神的大弟子, 现在简直是条狗”“臭女人给我闭嘴”念九幽捏住栏杆怒道可是阴彩霞一闪身便出现在栏杆处 只一瞬间便回身原位只是她的手里捏住了一根手指。 拇指被瞬间撕下的痛苦,令念九幽脸色苍白。 只能无奈委顿于地,捂住了血流不止的手。 “哈哈,你个绿帽王八居然和老娘我装逼, 等冥神把你忘在脑后勺你就窝囊一辈子吧废物”一连几月, 念九幽连运功疗伤的机会也没有阴彩霞吩咐手下经常骚扰他, 加上每天看到周凤被采取神力的淫荡画面不停撕裂着精神意志, 终于念九幽一身功力折损大半真气萎缩败落连传奇实力也没有了。 饕餮赶来,看到念九幽头发花白,脱落大半, 头顶都斑秃了他肌肉消失,皮肤暗粗,现在满脸褶子, 和一个七老八十的普通人毫无区别。 “哈哈,你终于受报应了,你这个垃圾, 害了我们全派的贱人你这是活该”虽然饕餮言语稍有不敬, 可是现在他是地鬼腐窟的代言人也就任他侮辱了。 之后,周凤再也没出现过,听说是华服老人的法术不够完美, 太多次施加让她头脑发疯了现在被养在一处深宫静室, 而且周凤的内气透支过度冥神的武器有故意放大到最大, 最后一次将她干到血流不止子宫都要脱垂出来, 现在整个人都废掉了。 而念九幽成了被遗忘的人,几乎终身都被求在牢笼之中, 几乎被幽影神国的恶劣环境侵蚀成皮包骷髅错过了冥神教的起家时期, 后来再有人提起他已经混出名堂的饕餮就会提起他不敬冥神的大罪, 让他几乎永久的被关押下去。 最后,当年的念九幽也成了一把骨头架子, 和其他无数同类一起在幽影神国浮空山下的深谷之中游荡 终世不得解脱。 【完】。

上一篇:乱马的故事 下一篇:被魔法变性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