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娘商。

「喔!表现还不错呦!」中年人坐在办公室椅子上, 抚摸着年轻女子的头。 在他面前站着一位穿黑色西装的人: 「谢谢您的夸奖。 」 年轻女子正努力地舔着中年人的肉棒, 他摸着年轻女子的头发: 「我再加一 个小时好了。 」 年轻女子全身赤裸着跪在地上,她细颈上套着红色的项圈, 项圈上扣着一条 铁链垂挂至地。 「这女生让我精神饱满,你们调教得不错!」 「嗯~~董事长一定会很满意, 对了!也可以介绍给中野检察官!」 年轻女子面无表情的继续舔着肉棒。 中年人笑道: 「我公司最近业务扩大很多, 还真是要感激你们的帮忙啊!」 年轻女子一口气吞下肉棒 将它含到底 用力地吸吮: 「啊~~啊~~从今 天……开始大家要更……努力喔……喔……」 「啊~~啊~~」白浊的精液一口气喷在年轻女子的脸上, 穿黑色西装的人 偷偷地露出奸笑…… 第一节 小百合与麻纪子 「小百合 放学一块去玩吧!」 「麻纪子我今天要补习, 没法去了。 」 「不要屯积太多压力啦,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 百货公司 「好玩的地方?只是来百货公司逛逛啊?无聊!」 「小百合, 你太逊了 这些你拿着别掉啦!」 小百合打开袋子来看: (这……奇怪?这么多名牌衣服, 我们哪来这么多钱 买啊?) 「咦?麻纪子 我们好像还没付帐吧?」 「难……道?你偷……」 麻纪子遮住小百合的嘴巴: 「嘘!你小声点。 」 二人边说边走向三楼手扶梯。 「偷东西的那瞬间好刺激喔,这样也可以解除压力喔!」 「麻纪子……你所谓的好玩……就是指这个?」 麻纪子点点头。 二人来到一楼大厅 「麻纪子,我去一下洗手间喔!」 小百合走后没多久, 一位穿黑衣西装的男子走过来: 「这位同学 你请等一 下……」 当小百合出来后 却找不到麻纪子了: 「哼!都不等我, 自己就先走了」穿 黑衣西装的男子摸着下巴说: 「对偷窃的惯犯 是要用特殊方法的。 」 麻纪子被绑住双手, 脸上显得很恐惧: 「不要!原谅我。 」 不一会,麻纪子已被扒光了衣服。 她四肢被分开绑起来,形成一个「大」字 型, 四、五个壮汉围上来分别抓住她的手脚,有的人抚摸她的手, 也有的人挑 逗她的乳晕还有人从她的小腿舔到大腿跟。 「啊~~啊~~不要……」 三只手掌将麻纪子雪峰捏成奇形怪状: 「喔~~啊~~不要……啊!」 麻纪子的阴唇被完全分开, 里面的粉红色肉洞全部暴露在众人眼前, 她的 阴蒂被用力的捏着: 「啊~~饶了我吧!啊~~」 几只粗糙的手指插进去她细腻的粉红色肉洞, 在里面不停地旋转、翻腾时 而深入时而又后撤, 让麻纪子倍感煎熬。 「饶了我吧……啊~~不要弄了……喔~~」 没多久, 粉红色肉洞溢出淡白色的液体。 穿黑衣西装的男子: 「嗯,似乎差不多了, 没想到这小妞这么敏感才稍微 开发就流出这么多淫水。 」 壮汉们一个接着一个轮流抽插麻纪子的肉穴, 她表情显得很饥渴但再仔细 看却发现她流下悔恨的泪, 或许是因为一个女高中生宝贵的处女就这样子被夺走 了 让她心有不甘吧! 穿黑衣西装的男子拿着一个针筒靠近麻纪子。 「你……要做什么?不要!啊呀!~~」 隔天 「嗯?麻纪子怎么没来上课?」小百合担心好友的情况, 她心中焦急: (不 会出了什么事吧?) 虽然小百合有打电话到麻纪子家 但是却没人接听。 「小百合,你知道麻纪子为什么没来上课吗?」 「我也不知道耶, 老师。 」 小百合不知道此时的麻纪子正面临她人生的一大转变。 在某仓库里…… 麻纪子全身不穿一件衣服, 站在中央她两脚并拢,两手贴直大腿,呈立正 姿势站立不动。 穿黑衣西装的男子: 「从今天起,你就要变成我们公司的隶娘商品, 你高兴 吗?」 麻纪子面无表情两眼呆滞, 不为所动。 穿黑衣西装的男子替麻纪子戴上红色的狗项圈, 然后用针头刺穿她的乳头 麻纪子感到疼痛, 脸部稍微变动一下表情显得有点痛。 穿黑衣西装的男子道: 「嘿!感觉到痛是吗?等会就好了, 你就再也不会痛 了。 」 麻纪子被穿上两个乳环,配合她雪颈上的项圈, 看起来妖媚许多。 另一方面 小百合放学后来到麻纪子的家。 「叮咚~~叮咚~~」按了许久电铃,却没人回应。 小百合不停地按电铃,可是仍然无人回应。 (麻纪子……你人到底在那里? 我好担心你喔!) 此时一位穿黑衣西装戴墨镜的男子出现: 「这位小姐, 你找谁呢?」 在某间偏僻的工厂…… 「麻纪子真的在这吗?」 穿黑衣西装戴墨镜的男子笑道: 「放心吧 你同学和她母亲是我们公司的特 别会员所以我们公司才特别在这里招待她们。 」 「呃!要下去吗?」穿黑衣西装戴墨镜的男子笑道: 「下面是我们公司的特 别会员招待室, 走吧你会看到她的。 」 当小百合来到地下室时…… 这是一个阴暗的四方形空间, 除了通风孔外唯一的出路就是当初下来的楼 梯。 一位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麻纪子的母亲麻生苗子正张开大腿 跨坐在中年男子腿上。 麻生苗子十六岁就未婚生女,因此麻纪子是生长在单亲家庭里, 她母亲麻生 苗子看起来仍是风韵犹存身材保持得相当好, 双峰比麻纪子要大上一个罩杯。 麻生苗子全身一丝不挂,她身上唯一的装饰物就是戴在细颈的项圈和乳环, 她的神情显得有点哀怨加上她成熟的肉体, 予人妖魅的感觉。 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一手抚弄着麻生苗子的雪乳, 另一手挑逗着粉红的肉 豆麻生苗子哀怨的神情中混杂着娇羞的表情, 可是麻生苗子仍尽力地强忍不发 出声音。 「杰森!你带外人进来做什么?」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不悦道。 杰森脱下他的墨镜收入口袋里: 「这小妞是4021号的同学, 我刚看她在 按4021号的门铃不想计划被她破坏所以才……领导您不会怪罪吧?」 小百合在一进来时见到这淫媚的一幕, 让她一时失神有点不知所措,待她 反应过来想逃跑时, 就被杰森给捉住了。 接着她被迷昏了…… 模煳的画面让小百合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这里是哪?咦?……我刚好像……) (我被人抓住了……救命啊!)小百合惊醒, 却见自己被关在地牢里自己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去了, 双手被反绑在后两脚被铐上脚链。 地牢里除了她以外还有麻生苗子。 「伯母!你怎么也被抓了?麻纪子呢?」 麻生苗子冷冷地望着她: 「伯母?你叫错了!我现在是4022号商品, 你 说的麻纪子是谁?我不认识。 」 小百合惊讶得不知该如何说,她不晓得到底在麻生苗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好像是患了失忆症一样! 麻生苗子仍旧是一丝不挂, 除了她戴的项圈和乳环但细看下她的锁骨和胸 脯之间还有一条纹路。 这条纹路似乎是用刻画的,上面好像是一组数字。 杰森打开牢门, 走进来看着眼前的两人: 「嘿嘿!4022号, 起来!」 麻生苗子似乎不大愿意地缓缓起身 杰森见了皱起眉头: 「贱货!还敢耍脾 气!」杰森拿出一个像小型扫瞄机的东西 对准麻生苗子胸口的纹路扫瞄。 「毕!毕!」小型扫瞄机发出声音。 扫瞄机人工语音道: 「4022号商品, 登记完成控制系统传输完毕!」 麻生苗子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她笔挺地站立不动脸色也变成呆滞样。 杰森捏着麻生苗子的乳头: 「贱货!你还敢耍脾气吗?嘿嘿!」杰森将手指 插入她的下体: 「贱货!今天有客人要租你, 你要好好服侍啊!」 麻生苗子面无表情地道: 「是的!主人!」 小百合见到可怖的画面让她吓得不敢说话 毕竟她还是个小女生而已…… 当麻生苗子被杰森像狗一般牵出来时 麻纪子正赤裸的躺卧在餐桌上一位 上班族模样的男子坐在椅上, 他一边抽烟一边享受着麻纪子的口交侍奉: 「嗯! 你母亲也来啦!」 杰森笑道: 「董先生慢用 我先走了。 」 董先生将烟塞入麻纪子的蜜穴,用力向内旋转, 沸烫的烟蒂在麻纪子的蜜穴 里熄灭麻纪子痛苦的流下泪来。 董先生又将脚指插入麻纪子的肉洞: 「用你的阴户帮我把脚趾擦干净。 」 麻纪子痛苦的哭道: 「呜~~是的……主人!」 麻纪子挟紧阴道, 主动地扭起屁股帮董先生擦拭他的脚趾。 董先生用力拉扯铁链,将麻生苗子的项圈勒紧, 麻生苗子不得已只好爬到董 先生的脚下。 「你负责舔干净我另一只脚。 」 麻生苗子屈辱地道: 「是的!主人!」 麻纪子抓着董先生的脚踝, 不停地用她的肉穴去摩擦脚趾这让她的肉穴受 到极大的刺激并流出爱液, 也令她显露出羞愤的神情。 董先生的双手也没空闲,他一手玩弄着麻生苗子的玉乳, 另一手揉搓着麻纪 子的乳峰。 整个房间回绕着娇喘的呻吟,让画面更添加了效果。 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领导)躲在暗处观察一切, 他嘴角的笑容让人不禁 打起冷颤这邪恶的笑容彷佛是在暗示暴风雨前的宁静。 远光右仁,高中老师,是小百合和麻纪子的导师。 对于小百合和麻纪子相继失踪,令他忧心忡忡, 虽然他也试着去联络两人的 家长但是却没有人接电话。 最近几天他决定亲自去拜访,好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了? 「叮咚!」 按了半天都没人应门, 远光右仁不禁起了疑心。 他绕到后门,发现了一道矮 墙,凭他的身高应该可以轻松爬过去。 他爬过矮墙来到麻纪子家的后园,试着开启后门。 (嗯!门没锁!) 当他进去后却意外发现里面竟空无一物。 (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非麻纪 子真出了什么事?) 事后远光右仁报了警, 警方也开始寻找失踪的人。 但是两个月过去了,却仍然没有什么进展。 「铃~!铃~!铃~!」一通电话惊醒了正趴在桌上小睡的远光右仁。 「喂!这里是远光家……」 「阿仁!是我呀!阿威呀!」原来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国丰朝威。 国丰朝威从学生时代起就很叛逆,是个十足的问题学生, 不过仗着自己父亲 是大企业老板所以跟本不在乎被记过或留校查看。 (这家伙我很久没跟他联络了,他怎么这时候还打电话来?) 「阿威!你怎么打来找我啦?」 「明天是我生日!我办了一场派对!你可得来参加喔!」 「是这样啊!那好啊, 我一定到!」。

上一篇:大波女家教。 下一篇:少女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