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的计程车。

我们夜更计程车司机这一行,接触面非常广阔, 可以说由绅士到乞儿由淑女到妓 女,什么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随时都会发生在眼前。 也由于这原因,我决意不结 婚,每晚驾驶计程车闯荡江湖。 我见过各式各样的风尘女子、黑市夫人、女强人, 以至各种寂寞怨妇。 又老又丑身材 又差的自然不必说,若遇上年青的、美貌的、身材惹火的女人, 我就可以一饱眼福。 我在计程车上装上一面特大的长镜子,可以清楚看到的后座美女们喝醉了、艳如桃李 的蛋脸、她们醉梦中的淫笑, 甚至看见她们各式各样动人的酥胸随着她们唿吸的起 伏, 那充满生命力的乳房像要爆炸破衣而出。 而我就好像正和那天生尤物做爱,产 生意欲射精的窜动。 更妙的是,我在右上角又装了一面小镜子,一看之下, 她们的大 奶奶中奶奶和小奶奶都变成了大特写, 在镜子内出现如两座就要爆发的火山,真 想一手摸捏下去。 不过,我虽然放荡地浪迹天涯,却不是一个色魔, 所以绝不会做犯法的事例如非礼 强奸之类。 何必为一个女人而在坐监牺牲自己的青春呢?你 要稍为忍耐, 自愿和你 交欢的女人是不会少的。 现在,就让大家和我一起享受我和第一个女人的艳遇吧! 那天晚上的深夜, 我将计程车停在尖沙咀一间酒吧外等客有个二、三十岁女郎坐上 车, 她不说目的地是豪爽又烦躁地说要游车河。 我自然求之不得,飞快地直出公主道向沙田进发, 也从镜子看了她一下。 她有点愁 容,却满面愤怒,像全世界没有一个好人似的。 她说游车河,却又闭上了眼,脸微 红,似乎喝了酒。 我再从右上角镜子看她的胸脯,原来还是个胸脯女郎, 一对车头灯足有三十六寸以 上像磙油一般急速起伏!我暗叫一声好波, 自己那话儿也随着发硬了。 计程车很快进入沙田,以一百二十公里沿吐露港公路进入大埔区, 然后又向上水进 发轻飘飘的像脸云驾雾, 上天入地左穿右插,由上水入元朗,再由屯门出市区。 当靡表跳至三百元时,女郎突然开口,将我吓了一跳, 以为她将指责我存心赚快钱 把车子开得像火箭一般快。 原来她对我一点也不介意,她开始向我倾诉心事, 说她是个有钱人的情妇但今晚那 人却玩厌了她, 和她分手了。 她气愤的并不是他的无情,而是没有分手费给她! 我自然指责她的情夫, 因此和她十分投契。 我看见她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车费己到 五百元了,女郎突然命我驶入一个露天停车场停下。 她打开手袋,却说不见了银包,没有钱。 这种事我见得多,正想车她去警署,谁知她 却说任我想怎样也可以的, 包括她的身体。 我见惯世面,正猜她真正的目的,而她已在解衣钮了。 她连胸围也脱下时,两只雪白 又带粉红色的大竹笋奶涨卜卜, 微微抖动着不由得使我十分窜动了! 她又由裙子里脱出内裤, 从手袋内拿出一个避孕套抛给我。 我像受了她淫眼的催眠似 的,走进后座, 脱去裤子戴上安全套。 女郎面带羞愧,但又熟练地坐到我身上, 巨大雪白的乳房在我面前抖动。 我捉住又摸 又握,觉弹力惊人,真是一级正奶! 但是, 她却目露凶光十分愤怒,好像想吃了我似的, 使我有享受之馀又有点儿不 安!但仔细一看 她又不像是看着我发怒。 突然,她大力抱住我,由上向下而坐下来, 而我的高射炮正好对着她的要害立刻准 确射中红心, 粗硬的阳具完全进入她的肉洞内。 女郎低叫了一声,全身颤动,长发和乳房乱拂狂抛。 她脸上露出了惊讶、满足的淫 笑,但也有着一种复仇者的胜利的影子。 我明自了,刚寸她那吃人的目光,是对情夫的愤怒, 此刻似乎在给他戴缘帽但她 和他不是分了手吗?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表现呢? 这时, 她的兴奋和快乐好像己经盖过了一切像一个天真的小女孩骑着木马, 一上一 落摆动着两只坚实如硬壳果的奶头上下抛动, 越抛越急快速到看不见她的乳荤, 急速至快要抛出来了! 我手忙脚乱于捕捉无数的雪白豪乳, 我终于捉住了用力握住大肉球,而她的呻吟声 大到几乎震破我的耳膜, 连汽车的车身也摇动了! 她大叫着张开朱唇和我狂吻。 我亦支持不住,大力握着她的乳房向她发泄了。 事后,她打开手袋,却说找到了银包,还给了我一千大元, 我以为是一个豪客对计程 车司机的打赏高兴地接受了。 后来回心一想︰她的表情像一个女主人,满脸不屑, 那岂不是将我当成男妓吗? 但是最初她为何说没有钱?那根本是故意的, 目的是想我和她性交造成一种被迫 的假象, 而事后又用钱侮辱我以显出我比她卑贱。 唉!这变态的女人! 不过,我已充分享受了她、我吻过了她、摸过她的奶、狂插她的阴道直至射精, 不可 否认的我毕竟有我的收获。 我们交换了电话号码,但我连她姓什么名谁也不知道, 就叫她神秘小姐吧! 之后她根本没有打过电话跟我。 而我也不想找她。 所谓红颜祸水,色字头上一把 刀,何况她 当我是个司机而已。 但是,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神秘小姐通过电召中心叫我去尖东接她。 我心里暗暗欢 喜,然而去到时,却大失所望, 因为她身旁还有一个五、六十岁老鬼。 她和他十分亲热,大概是她的新主人吧!他们都喝了酒, 尤其是那男人醉得走路也 成问题了。 神秘小姐竟要我去上次那地方,那个露天停车场。 车行的途中,我看见她的低胸衫路出雪白的乳沟, 而那老鬼竟伸手入内摸捏她的乳 房。 神秘小姐故意不时高声尖叫,份外刺耳! 到目的地了, 她吩咐我死火走开一会儿,十五分钟后再回来。 我自然明白他们想打 野战了。 那时,她看我的眼神有点特别,使我明白她似乎在向我示威!但是, 带了一 个醉老鬼来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我走到山边, 点上烟感到她的用意含有警告成分,就是老鬼有钱、而我没有, 她宁 选老鬼也不会选我! 我有点气愤 从另一边悄悄蹲下、悄悄移向计程车旁。 车房灯亮了,神秘小姐已脱光 了衣服,她躺下来, 两只大奶四处移动老鬼半裸伏在她身上,但他连摸奶也没有气 力。 神秘小姐则又生气又着急、又兴奋又失望。 她那一对水汪汪的眼里荡得使人震 惊,也使我又怒又恨! 那老鬼终于不行, 而老鬼则伏在座位上醉倒了。 神秘小姐脱身由男一边门落车,我看 见她一丝不挂, 身前盖住一件脱下来的连衣裙像一只饿了三天的雌性狮子, 急切地 找寻猎物。 她终于来到了我面前,连衣裙掉在地上。 她眼睛里淫光闪闪,脸颊通红、 如发高热, 全身震动如发冷两只雪白的豪乳也在抖动、涨大着, 沉甸甸摇动起来。 而我也十分窜动而莫名愤怒,马上脱下裤子, 在她抱紧我的一刻将她迫贴车头,将 坚硬的阳具用力插入她的阴道内。 神秘小姐如受了伤的野兽怪叫一声,开始和我肉搏, 她狂吻我而我也用力握她的豪 乳狂抽勐插。 她呻叫了,和我纠缠不休,被我将她的上半身推躺在车头盖上, 乌黑的秀发如女鬼披 散似的披散在车头雪白浑圆而巨大的乳房却仍然向上怒挺, 像两座爆发的大火山乱 摇而神秘小姐的两条酸软的雪白嫩腿, 被我抬的高高的粗硬的肉棍向她的夹缝狂 抽乱插。 她最初是发出不明意义的叫喊,逐渐的却哭了, 但没有眼泪。 后来又笑了, 却又像哭。 结果,呻吟声似笑又似哭,刺激我的神经毛孔, 便放了她的双脚扶起了 她。 当她向我投怀送抱,一对饱满的毫乳向我身上打来时, 我大力咬住她其中一只奶。 呻 吟中的神秘小姐发出半夜屠宰猪只般的怪叫, 或者更像一只女鬼被桃木剑刺向心口 所发出的惨叫。 她全身震动抱紧我的屁股,而我也在这时向她射了精。 我们各自穿回衣服,坐在地上,背靠计程车尾, 吸着烟。 神秘小姐告诉我,那老鬼是 她新的米饭班主, 又老又丑还经常是个太监。 但她不在乎,有钱便行了。 至于她为什么要在他面前和我做爱,那完全是一种反叛, 一种恶意的报复证明她根 本不爱他! 「就是这样吗?那你又爱我吗?」 她没有回答, 是表示寂寞时会找我。 我觉得她 是回昧上次和我打野战的刺激, 「吃过翻寻味」而已。 这种女人,又怎会有真感情!而且,如果和她纠缠下去, 我有横尸街头的可能对她 来说,也是有危险的。 我告诉了神秘小姐,以后最好不再相见, 她狂笑得巨胸骚动真是个淫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不良少女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