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小就生長在單親家庭里,父母在我還不懂事時,不知因何原因,就此離婚。我的扶養權由母親取得,從小和同年齡的小孩一起玩時,經常被大家取笑,是沒爸爸的小孩。

  「你爸爸一定是跟狐狸精跑了。」聽到這些話的我,心中不由得沮喪起來,更有一股自卑感,便轉頭往家里跑。看見媽媽正在廚房里煮晚飯,我走進廚房看著媽媽。

  媽媽看我一付欲言又止的樣子,便開口問道:「有什麽事,告訴媽媽沒關系啊!」

  我遲疑了一會說:「媽,爸爸是不是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才不要我們的?」

  此話一出,媽媽便激動的問我爲何這麽說。我便道:「每次跟鄰居小孩玩耍時,他們都如此恥笑我。每次問妳,妳都不告訴我爸爸爲什麽離開我們。」

  媽媽聽完我的話,激動的抱著我,說:「媽對不起你!你現在還小,不會懂得,等你大一點,媽再告訴你,乖!聽話……」

  自從這次以后,媽更加關心我、順從我,已到溺愛的地步,只要我想要的,她能力所及無不答應。母親她是一位護士,爸離開她時,給了媽一筆爲數可觀的錢,也會不定期寄些生活費,所以生活上還過的不錯。

  我對爸爸完全沒有好感,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我們母子倆相依爲命,雖然我以前沒見過他,以后也不想見到他。

  媽一直沒有再嫁的念頭,我媽的身材很好,人又漂亮,完全看不出已經38歲,又是一個孩子的媽,還多人追求她,都被她一一回絕,媽對我說:只要我在她身邊,她就心滿意足了。媽抱著我,摸著我的頭發輕訴著。

  直到有一天……

  這一天放學回到家里,上樓回房經過浴室時,聽到里面傳出母親的呻吟聲,我一時也沒想那麽多,就沖了進去。

  一陣驚呼聲,看見母親一腳跨在浴缸邊,一腳站立著,正在用假陽具自慰。從未見過女性肉體的我,看見母親一絲不挂,堅挺的雙峰,下體還插著一根假陽具,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門口。

  此時母親急呼:「小楓,快……快……出去。」

  聽了母親的話,我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里,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滿腦子都是母親成熟撫媚的肉體,不由自主的掏出老二,打起了手槍,很快就達到高潮。

  過了良久,傳來輕微的敲門聲,母親輕聲說道:「小楓,吃飯了。」

  我急忙收拾一下,下了樓,母親已坐在那里。低著頭吃飯,這一頓晚餐就在尴尬的氣氛下度過……

  自此以后,我不由開始注意媽媽的一舉一動,也開始拿媽媽換洗下來的內衣褲,聞著它們的味道自渎著。

  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一陣尿急,想要到浴室纾解一番,經過媽媽的房門口時,聽到媽在輕喚著我的名字。我遲疑了一會,轉動門把,發現沒鎖,便把房門輕輕的推開一條縫隙,透過里面微弱的燈光,看見媽媽躺在床上,一手揉捏著豐乳,一手放在內褲上愛撫著。

  揉弄乳房的手指緩慢的動作,突然轉變成激烈的愛撫,輕輕的呻吟聲逐漸變大,並且愈來愈猥亵,母親的上體形成如同弓形的美麗拱門,乳房更是驕傲的膨脹起來,結實的大腿珍珠般美麗的肌膚,構成優美的曲線。手指在內褲上慢慢的撫摸周圍,輕薄的布料上面沾滿了灼熱的液體。

  母親此時已被從肉體深處所湧出來的官能火焰支配著,口中還不時輕喚著我的名字。

  此時恨不得立刻沖進去,但尚存的一絲理智,阻止著自己!此時尿意已蕩然無存,只剩滿腔欲火。離開了母親房門走到廚房,灌了一大杯冰水,回到房里良久才得以入眠……

  隔天早上上學途中,騎著媽媽送我的摩托車,因精神有些恍惚,一時沒注意穿越馬路的老婆婆,等到注意到時,已來不及煞車,把心一橫,車頭一偏,撞向安全島后,便失去知覺。

  醒來時,已在醫院里,媽媽正淚流滿面的站在一旁,媽媽見我醒了過來,啜泣的說道:「小楓,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媽媽擔心死了!」

  我見母親如此的傷心,真是過意不去。在一旁的醫生說:「當你送到醫院來時,你媽媽見到傷者是你,差點昏過去,幸好你有戴安全帽才沒有太嚴重,除了右腳骨折比較嚴重,其它地方並無大礙,觀察幾天就可以出院了。」說完后醫生便出去了。

  媽對我說:「怎麽這麽不小心,讓媽擔心死了。」

  于是跟媽說了聲對不起,又聊了一會,可能頭部有稍微撞擊到,昏昏沈沈,便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醒來時,媽正坐在旁邊,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我,此時媽問道:「肚子餓不餓?這里有吃的,吃一些吧!」吃完后,媽把東西收走,過了一會又回來了。此時比較有精神,便跟媽聊聊天。

  忽然間,突然有一股尿意,不知如何是好,腳又吊著不能自己解決,又不好意思對媽說。強忍著但實在憋不住了,只好紅著臉對媽說道:「媽……我想上廁所!」

  「想小便嗎?媽幫你。」

  「媽……」

  「小楓,跟媽媽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說完,媽便拿起了尿壺,輕拉下我的褲子,忽然間說道:「沒想到我心目中的孩子已長大成人了。」又輕輕彈了一下我的陽具,就幫忙我尿尿。

  尿完了之后,媽媽竟然把我的陽具放入口中,舔舐了起來,一陣快感襲上心頭。

  「媽!……」

  媽用舌頭靈活的舔我的大屌,不曾經過這種陣仗的我,很快的便丟盔棄甲,「媽……我……不行了……」

  媽聽了我的話,更加快速度,不一會,一股滾燙的陽精射了出來。媽的嘴並沒有離開,把我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下去。

  「媽……妳爲何?……」

  「小楓,其實媽老早就知道你時常拿媽的內褲去干什麽!昨天你在媽的房門口,媽也知道。其實自從你爸離開我之后,不知何時開始,性幻想時的對象竟變成了你,我知道這是不允許的,但是……但是……」

  此時的我,已按捺不住內心的沖動脫口而出:「媽!其實我從小就想媽當我的新娘子,要好好的照顧妳,不讓人欺侮,以前如此,以后也是。」

  「小楓,不要說了!媽都知道,剛剛你睡著時,說了很多夢話,你說……你喜歡媽……想干……媽……,聽了你的夢話,媽好高興,才使媽做出決定來,小楓……」

  此時媽吻了我的唇,第一次接觸的二人嘴唇有點僵硬,分開后,小楓薄薄的嘴唇上稍爲留有一點口紅的殘澤。

  此時媽又將嘴唇完完全全的與我緊貼在一起,我們的舌頭相遇,它們已能自然地溫柔地互相纏卷,我用手撫摸著母親的長發:

  「媽,讓我摸摸您的乳房好嗎?……」

  媽輕嗯了一聲,我的兩手碰觸到乳峰,然后緊緊的抓住乳房,連同外面的護士服,用手揉弄起乳房。

  「啊……啊……」媽嬌喘了起來。

  過一會,媽離開了我的身體站起來,「小楓,想看媽的身體嗎?……」

  我激動的點著頭……

  媽解開了腰帶拉下拉鏈之后,讓衣服順著身體滑落,將玲珑有致的軀體呈現在我面前,原來媽衣服里面空無一物,飽滿的乳房,毛茸茸的陰毛,完完全全呈現在我眼前。看媽嬌羞的樣子,更是激起我的淫欲。

  媽此時上到病床上對我說:「讓媽再爲你服務吧!」媽以69的姿勢開始舔舐、吸吮我的老二。

  媽潔白的屁股就在我的眼前,我用手撫摸著,並用手指摳著陰核,更用手在陰道內抽插著,此時媽興奮的呻吟著。我把臉埋向她的股間,吻向她的陰唇,用我的舌頭深深的插入她淌滿淫水的陰道,吸吮她的陰唇。

  媽媽擡起她的屁股,隨著我舌頭的動作,而上下曲弓不停,並用雙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玩弄。經過我猛烈的攻勢,突然間,媽媽整個人起了一陣顫抖,一股淫水流了出來,我一滴不剩吸個精光……

  媽無力的趴在我身上嬌喘著,此時我的老二已膨漲到了極點,蓄勢待發。

  「小壞蛋!你把媽整慘了,現在換媽來報複了。」

  因我一只腳還吊著,所以媽是以雙腳跟我雙腳交叉的方式,一手扶著我的傷腳,一手導引我的大屌進入。媽的陰唇接觸到我的龜頭時,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她的浪穴就像著火似的滾燙,這種感覺席卷我全身。當接合那一刹那,媽嬌哼了一聲,她扶著我的腳,開始慢慢上下抽動她的屁股。

  她套弄時,她的一雙大奶也隨著屁股的上下而晃動,我勉強起身,用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玩弄。

  此時媽加快速度的上下抽插,並用臉頰摩擦著我的腳底板,舔著我的腳趾,並說道:

  「我的好兒子……你的…大屌……干得媽好爽……以后……媽……要你……天天……干我……兒子……好好的……干……用力的……干……媽媽……的……浪穴……幫媽媽止癢……快……媽……爽死了……」

  我感覺我的血液快速往上沖,媽也察覺到我就快達到高潮,所以又加快速度的上下抽插著。

  「……兒子……快……給媽吧……射……到……媽……的體內……」

  我興奮得雙手抓住床頭的護欄,「媽,再快一點!讓我們一起去吧!」

  媽聽到我的話,更加賣力的上下起舞著。

  「媽……我不行了!」

  「兒子!快給媽!一滴不剩的射向媽吧!」

  我再也忍峻不住,尾椎一麻,噴出濃精一泄如注。精液沖擊花心的快感,使媽也泄了!媽因快感的沖擊,全身虛脫,無力的趴在我身上嬌喘不已!

  良久,才起身清理戰場,輕吻一下我的嘴對我說:「在這里不太方便,等你出院以后,讓媽再好好的疼愛你。」深情的看了我一眼便離開了。

  此時,我幻想著出院后的情景。想著想著,便因身體疲憊不堪而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