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前的一天,上次在加油站和我鬼混過的一個機車嬉皮士突然給我發了封電郵。他在電郵裡說他們在復活節期間組織了一次『海岸公路騎行』的活動,如果我們方便的話他想邀請我和我老公詹姆斯參加,他還用粗體字著重寫了一下特別希望我能夠參加。我給他回覆說我會問問我老公,因為我不清楚他是否對這種活動有興趣,畢竟他那輛機車已經跟我們車庫裡扔了很多年了,座子上滿是塵土;至於我——我寫到『我非常期待能和你們在一起騎機車,或被你們騎……』,畢竟從千禧派對之後我一直都沒能好好的被『騎』一回啦。

  我和詹姆斯商量了一下,他也願意去,於是復活節的那天詹姆斯騎著他的老爺機車,後座上帶著我去和大家匯合。當所有人都到的時候,他們和詹姆斯握著手打著招呼,至於我——和我打招呼的方式則變成了捏我的奶子和摳我的屄了。我們沿著海岸騎著機車,一路上喝著酒,觀賞著美麗的風光,傍晚的時候我們停到了一個露營地裡,門口停著不少其他機車黨的車,我覺得今晚肯定會變得特別有意思。

  稍事休息之後,我們一起去了一間附近的酒吧,喝了點酒,一起聊了聊天。酒酣情熱的時候,有個人突然問大家:「嘿~夥計們,想不想看點帶勁兒的?」。毫不知情的我跟著大家一起鬨笑叫好,他掏出一張自己刻錄的dvd遞給酒保塞進播放機時,我還以為是他跟哪個妹子滾床單的自拍。我低頭喝一口酒的工夫,酒吧裡的電視屏幕亮了起來,一大堆男人和一個女人亢奮的叫床聲在酒吧裡震耳欲聾。我突然聽出來電視裡那是我自己的聲音!我吃驚的放下杯子,?頭看著屏幕——原來拍下這段的飛車哥就是上次在加油站搞過我的那一票人中的一個!酒吧裡不停的有人打著手機把他們的朋友叫來這裡,我低著頭啜飲著自己的啤酒生怕別人認出我來,電視上不停的播放著裸體的我被男人們圍在中間操著、蹂躪著;當放到大家往我身上放尿的那段的時候,酒吧裡所有的人都鼓著掌吹起了口哨。

  到那段DVD結束的時候,我身邊所有的男人們的褲襠都支起了帳篷;當然啦,性致勃勃也包括了我自己和我老公詹姆斯。他在我耳邊低語道:「親愛的,想不想給大家來個現場秀哪?」。我也湊到他耳邊笑著說道:「除非你們想挺著雞巴再開回露營地去」。說完我就跳上了吧檯,酒吧裡不少人頓時就喊了出來:嘿~是她!剛才電視裡的就是她!我笑著給所有人一個飛吻,然後自己隨著音樂聲跳起了脫衣舞,伴隨著掌聲和口哨聲我的身上只剩下了一雙高跟鞋,無數雙手從下面伸上來摸到我的腿上。當我隨著樂聲跪在吧檯上嘟著嘴唇開始揉捏自己奶子的時候,他們終於能夠到我的身體了——男人們的大手爭先恐後的捏著我的奶頭,指奸著我的騷穴和屁眼,揉捏著我的屁股,每個人都擠到了我的周圍。

  人群中的一個女人終於擠到了我前面,她扭著頭衝她後面的人喊道:排好隊!排好隊!給這個淫娃留下點兒表演的地方!我被她拉到一張桌前,她讓我躺在了那張桌子上。一個男人奮力擠到了前面,沖大家喊道:在你們開始用這個騷貨之前先讓我嘗嘗她的味道!說完他用雙手分開了我的大腿,把他那張毛茸茸的臉湊到了我雙腿中間,他的鬍子扎的我癢癢極了。那個男人有一個會施魔法的舌頭——他的舌頭像開了震盪模式一樣不停的刮蹭著我的陰唇,用舌尖去撥弄我的陰蒂,然後還能操進我的屄裡進進出出。當他輕咬住我的陰蒂然後用他的手指開始操我的時候,我不停的大聲的喊著:「太爽了!我要來了~高潮~我要高潮了~~~」。終於,我被他指奸出了第一個高潮,我的愛液噴到了他的臉上就像給他洗臉一樣。

  他站起身然後抹了一把被我噴了一臉淫水的臉,飛快的拉下褲鏈說了一句:「ok~那現在該我爽一下了吧」。甚至在我的騷穴感覺到他的雞巴捅進來之前,他的那對肉球就已經撞到我屁股上了。和詹姆斯跟我做愛不同,他明顯就是在發洩他的肉慾,每一下都操的又深又猛,但這樣卻讓我感覺無比性奮。我的呻吟聲和他的吼聲混合在了一起,大概十分鍾不到他的第一發精液就射進了我身體裡。我估計他是突然想到了避孕的問題,於是他飛快的把雞巴從我騷穴裡抽了出來,於是第二發精液噴到了我的腹部,第三發在我的脖子和下巴上。他圍著我繞了半圈,把雞巴湊到我的嘴邊,我乖乖的張開了嘴,接住了他最後一兩下哆嗦出來的精液。

  我正清理他的雞巴和那對肉球的時候,我感覺到第二個男人操了進來。?眼一看,我發現整個酒吧裡的男人的肉棒都從褲子裡掏了出來,很多人自己打著手槍,有女伴的那些傢夥就性福的多了——我發現很多女生都正在她們男友褲襠那兒吞吞吐吐的哪。兩條肉屌主動遞進了我的手裡,我一邊被操著,一邊含著那對肉球用舌頭清理著,一邊像劃船一樣替男人們打著手槍。我被他們從桌子上拉了起來,一個男人主動躺到了桌子上,然後我又被仰面放到了他身體上。他從下面插進了我的屁眼裡後,另外一個男人操進了我的屄裡。

  我的嘴裡含著第三根雞巴,但幸運的是總算不用我自己動腦袋了——剛才吆喝著讓大家排隊的女人的一隻手抓著我腦袋後面的馬尾辮,一前一後的擺動著,讓我能更快的為男人們口交。男人們排著隊使用著我的嘴,他們的精液不停的灌進我的嗓子裡,但因為我的腦袋耷拉在桌子外面,所以更多的精液嗆進我的嘴裡和鼻子裡,再從我的嘴角和鼻孔倒著流到我的眼睛上。我的眼睛被那些混著我口水的精液弄得又沙又澀,於是我只好閉上了眼皮,我感覺到那些精液流過我的眼皮然後掛在我額頭的發根處。

  我不知道過了多場時間,但當所有的男人都操過我一輪之後,我感覺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像條死魚一樣躺在那張桌子上,身上蓋滿了男人們的指痕和咬斑,精液不停的從我的小穴、屁眼和額頭往下淌著,我聽見酒保抱怨著我弄髒了他的地板,於是大家讓他多操了我一次才算罷休。我迷迷糊糊的記得同行的誰帶我去沖了淋浴,但那傢夥沖洗乾淨我身體又操過我一回之後卸下了淋浴的蓮蓬頭然後直接把那根水管插進我小穴和肛門裡替我用自來水灌洗了一遍……我被大家帶回露營地沈沈睡去,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我們又出發了,一路上沒什麼可說的,還是觀光客的老一套。住下來的時候我告訴大家說經過了酒吧之夜後我得好好睡一宿,但實際上我在海灘的民宿裡還是起碼被操了十幾次。

  最後一天的路上,我們和另外幾夥飛車黨碰到了一起。其中一幫自稱是地獄天使飛車團,幾個首領決定來一場飆車賽。按照慣例,他們會賭上一大筆錢,但地獄天使的團長說,我們可以不用出錢當賭注,但是如果輸了的話,那就要把我輸給他們。說實話,當他們和我商量這事的時候,我倒沒什麼不同意的。比賽的終點是10英里外的一個露營地,我們的機車震耳欲聾的一同衝出起點,我們一路領先但當轉過最後一個轉彎之後,我們輸掉了這場比賽。地獄天使的團員們高興的嗷嗷叫著收集著他們的獎金,然後地獄天使團的團長走到了我跟前,他帥氣的把頭盔摘了下來,咧著嘴笑著說道:「精彩的比賽,我們贏的非常艱難,謝謝大家。不過這份賭注嘛,還是由我親自來拿吧」。

  在周圍人的掌聲中他幾下扯掉了我的衣服然後把我扛在了肩上。他告訴我說到明天他放我回去之前我都不需要穿衣服了。我裸著身子被他放在機車後座上帶去了另外一個營地,離開的時候他一邊嗷嗷的叫著,一邊圍著我們的營地繞著圈子,好讓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獎品』。到了地獄天使營地之後他把一個項圈戴在了我脖子上,然後牽著我,把我展示給營地裡所有人炫耀。一路上我的奶子和小穴不知道被人摸了多少遍,他甚至還讓我自己用手掰開騷穴好『讓大家看看那個漂亮的屄』。最後他還告訴他的團員們,榮譽和『獎品』(也就是我),屬於團裡的每一個人!他把我帶到了他的機車上,讓我雙手扶著把自己踩在腳蹬上撅起了屁股,他從我後面插了進來,在圍觀團員的哄笑和鼓掌聲中我變得更加性奮了,主動的往後撅著屁股迎合著他,大聲的淫叫著。他的雙手從我背後攥著我的兩個奶子,扯著我的身體主動在他那根雞巴上套弄著,有時候他也會鬆開一隻手去打我的屁股,當他的精液射進我身體裡後,我幾乎都感覺不到我麻木的臀肉了。我繃緊騷穴榨乾了他的精液,然後他讓我轉過身把他的雞巴和蛋蛋都舔乾淨了。

  他最後一巴掌『啪』的一聲掄到了我屁股上,然後沖大家喊道:「現在,我的團員們,該你們啦!好好把這個騷屄操舒坦了!我要你們每個人——聽好了,我說的是每個人!都操她兩遍!」。無休止的輪肏在無數人的圍觀中開始了,我記不清有多少根雞巴插進了我的身體裡,我記得那場飆車賽是早上開始的,我被地獄天使團長帶進營地操過之後也還沒到午飯時間,但當最後一個操過我的人用手試著按我騷穴和屁眼時,精液像水槍一樣從我身體裡噴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漫天星光了。我的胃也鼓鼓的,裡面灌的滿滿的都是男人們留下的精華,我不得不閉著嘴,因為害怕自己一個嗝就會有精液從我嗓子裡漾出來。

  「我操!哥們兒,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小蘭,你是我見過的最浪的屄!」,我睜開眼睛發現我們機車團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都跟到了地獄天使團的營地,但他們只能在邊上圍觀著。幾個射空了子孫袋但還不打算放過我的人把我推倒在地上,他們笑著掏出雞巴衝著我的身體開始噓噓起來,溫暖的尿液打在我身上,然後尿柱開始集中火力打擊著我的奶頭和下身,順著我的身體流到了地上。他們讓我張開嘴,一個地獄天使團員笑著說『尿在肉便器裡面才算有社會公德的行為』。女團員也加入了他們羞辱我的行列,她們尿在杯子裡,然後倒進我嘴裡讓我當著所有人喝下去。一個女團員甚至還往外臉上吐口水,罵我是個髒屄。

  她對於如何使用我的身體似乎有了新的想法:她把我拉到露天淋浴的地方沖了個乾淨,然後把我拖到兩個旗杆中間。在其他團員的幫助下,他們把我站著綁成了一個大字,然後她用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皮鞭不停的抽打著我的後背和屁股。我被打的尖叫了起來,其他的女人從正面抽我的耳光,用巴掌扇我的奶子。我發現每個男人都愛上了這場蕾絲邊sm秀,他們圍在邊上鼓著掌。那幫女人還讓我自己大聲的喊『我是一個精液廁所!』或者『我是個大騷屄!』或者『我是最賤的妓女』什麼類似的話。

  鞭打我的女人逐漸在我身上磨練的技巧更好了,她讓她的朋友們掰開了我的臀肉,鞭子一下下直接打在我原本就紅腫不堪的陰唇和屁眼上。我呻吟著,哭喊著,但卻不停的高潮著。她又轉到了我的正面,開始鞭打起了我的奶頭和陰蒂;痛感和高潮紛至沓來,我在高潮的空隙間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發現我的兩個奶頭都腫的好像被蜜蜂蟄過一樣,紅得發亮;我的陰蒂也脹大的像我的小指頭,紅紅的肉芽從我陰唇之間探出頭來,迎接著暴風驟雨般的鞭打。當她們發現我的淫水順著我的陰道口直接滴到地面上時似乎變得更生氣了,一個女人把手握成拳插進了我被所有男人開發過一遍的屄裡,在男人們精液的潤滑下拳交著我。

  不可思議的是,平時我的小穴絕對容納不下這麼大的東西,但就是這女人的拳頭在我陰道里的抽插卻讓我高潮連綿不絕。第二個女人叫來兩個幫凶掰開了我的臀肉,從後面也把她的手插進了我屁眼裡,當她的掌緣越過我屁眼的時候,我甚至能感覺到我的肛門箍住了她的手腕!身前的女人依舊不依不饒的用鞭子鞭打著我的奶子,一前一後拳交著我的兩個女人甚至試圖在我陰道和屁眼裡擊掌相慶,但她們最終放棄了這高難度的動作,開始像打樁一樣用拳頭操著我下身的兩個洞,我感覺到最猛烈的一個高潮襲過全身,然後腦袋一耷拉暈了過去。

  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我帶著一身鞭痕和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被糊了一層的精液被綁在一輛機車的後座裡被地獄天使團帶著,一個營地一個營地的串著。他們告訴其他的飛車黨們,說操我一次十塊錢,我的小穴和屁眼被操的完全麻木了,只有當一位付了十塊錢的女人掏出一個碩大的假雞巴插進我陰戶裡的時候我才有了點感覺。她把假雞巴的震盪開關開到最大,然後笑著遞給地獄天使團的人50塊錢說不用找了,還說那根假屌也算送給我了。於是我被插著那根嗡嗡作響的假屌被捆回機車後座上,後面的人只能操我的屁眼了,但大家都說有了我陰道里的那根假雞巴不停的振著,操我已經鬆鬆垮垮的屁眼終於變得有意思一點了。我精疲力盡的一遍遍高潮著,直到那根假雞巴耗盡了電池的電量。

  最後,他們把我帶到了一個淺淺的泥坑邊,讓我趴在泥坑裡學小豬哼哼,然後他們從後面操我的屁股。之後他們又把我的手捆到了背後,我趴在泥坑裡,無數人站在坑邊上往我身上尿尿。他們說我是一個骯髒的爛貨。詹姆斯後來告訴我說,無數人笑著用手機拍下了我的照片,然後發給他們的朋友。當天色終於黑了的時候我被解開了束縛,他們把我沖乾淨然後還給了我老公詹姆斯。我在自己的帳篷裡倒頭就睡,第二天他們離開的時候我都沒有醒。詹姆斯把我帶回了家,當我終於休息過來之後我告訴詹姆斯我喜歡他們操我、捆綁我、抽打我或者讓我喝聖水什麼的,詹姆斯摟著我說即使和他偷偷看過的那些所謂的最下流的smav裡面的女優比,我也是他見過的最騷的淫婦,但他喜歡看我被別人操,被別人蹂躪。我吻了吻他,笑著告訴他謝謝他的稱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