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名新入行不久的律師,接觸最多的就是婆婆媽媽的離婚案件了。這麼多離婚案件中,惟獨小H給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像。

  當時小H到我們所後又臨時有急事要走,只匆匆留下電話,負責這個案件的我一看離開庭審理時間越來越近了,便打電話約其見面詳談,她說只有晚上有空,就在她們家。

  她住的那個小區是郊區,但是房子很大,有180平,一個人住還是比較恐怖的。進門寒暄直接奔主題問她的家庭情況。她說結婚五年,目前沒有孩子,丈夫住在市區的房子,她住這裡,正好上班也近。問其離婚原因,她說感情破裂。作為律師我是希望了解更為細致一些,因為在我實際操作經驗中,大多數離婚不是因為感情破裂,而是因為第三者插足,犯錯方往往是男方。作為女方的代理律師,我當然同樣希望找到這個把柄,在法庭上為我的當事人爭取更多的財產分配。

  我一再追問她的老公是否有不忠行為,結果卻出乎我的意料,她堅持說沒有,只是單純感情破裂。當時我覺得很納悶,她的長相是不錯的,皮膚很白,是那種很溫柔的女人,聲音也好聽,談吐明顯受過高等教育,這樣的女人就算不愛至少也不會離婚,誰能保證一定能找個比她更好的。我當時就表示,如果僅僅因為感情破裂,那麼這個官司你其實用不著請律師。最後她看了我一眼,低著頭說:其實我想請個女律師,沒想到你們所沒有,當時去了又不能說沒有事情。真是一個傻得可愛的女人。我立即預料這是一個事關隱私的案件,因此勸說她:別說女律師,你能保證法庭上都是女法官,女書記員麼?

  應該光明堂皇一點,不要害怕。最後她終於同意,原來她的老公是一個虐待狂。她實在是受不了了,提出離婚後更是每次做愛都會加重傷痕。父母在農村,以為女兒嫁在大城市過著好生活,不想讓二老知道後傷心。說話間,她給我看了一下肩膀處的傷痕,白皙的皮膚上一道道鮮明的勒痕,讓我很是不爽,覺得這個病態的男人實在是不懂得愛惜女人。她說其實別處更多,我立即明白她說的別處是隱私部位,尷尬間我調整了心態,立即跟她說,你需要把證據留好,這很重要。她當時問:如何留證據?我告訴她,先把身上的傷痕拍下來,然後再證明是你的老公弄的就OK。拍傷痕是不難,對著鏡子,可是怎麼證明是我老公弄的?裝設像頭啊!

  很快,我們就在她的臥室裝好了設像頭,她打電話約她的老公,說想他了,不想離婚了希望魚水一番。男人都是這麼經不住誘惑的,特別是眼前這個女人,爽快答應了。通過在一起部署、安裝機器,談要點時,我越來越覺得這個女人實在是一個很好的女人,通情達理,可惜她只是想要一個正常的男人過正常的生活卻不行,我當時的想法就是不管如何先救她出火海再說吧。晚上到了,我在小區裡的停車場裡等著,算著她的男人已經到了,正在折磨著這個女人,只能默默嘆息。晚上11

  點時,她給我打手機,說那個男人走了,又吵了一架,讓我明天來拿影帶。我說我還沒走在你的小區裡,這就過來。她很驚訝。

  開門,她頭發有些淩亂。看到我先禮貌地微笑了一下,而我卻揪心地凝視著她,她似乎感受到了我的那種同情和無奈,隨即低著頭轉身進了房間,我跟隨她進屋,搬來梯子,把影帶拿了下來。

  “為什麼又吵?”我問,

  “他用香煙燙我,……那裡”她低著頭,努力地平靜著自己,“我實在受不了……”

  “哦,拍下來了麼?”

  “應該是……”

  “有電腦麼?”

  “有”而她立即意識到我是希望在她的家裡看剛剛發生的一切,她立即臉紅了。

  我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而是希望盡快準備好證據,將她解救出來。

  開機,讀盤,她穿著睡衣,靜靜地坐在我的身後:

  她的男人,微胖,個子也不高,一開始還挺正常,但是看得出她不是很投入,因為知道設像頭正在拍攝。幾分鐘剛過,那男人抽出了褲腰帶,開始輕輕抽打她的身體,然後開始越來越重,邊打還邊淫笑著,而她則哭著緊緊靠著牆壁。

  “這些一定要給法官看嗎?”她不安地問我,

  而我這時正被一個潔白的胴體吸引著,雖然攝像頭的畫質一般,但是不可否認我確實被迷住了,當她發問時我竟然沒有意識到,她也發現我正在全神貫注地看這畫面,立即不說話了,氣氛很尷尬,我偷偷咽下口水,說“不用,放心,畫面我會做馬賽克處理,只要能看清是你老公所為就行了”

  她終於點了點頭。

  等到半小時左右,她的老公開始抽煙,而她非常緊張地看著那個煙頭,果然,剛吸兩口,煙就被拿在手上,直接伸向她的私處,她立即觸電般坐了起來,開始推搡,爭吵,下面就是不歡而散的畫面。

  我把畫面關閉,看著她,她穿著淡色的睡衣,苦笑了一下,“我不需要多分財產,只要離開就行了,也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他的問題,畢竟他人不壞就是這個我受不了”

  到這個時候還是顧及著她的男人。這在以往案件中,女主人一般恨不得把自己男人閹掉,把小弟掛在城門以示眾的心態是完全不同的。不知道為什麼,我輕輕把她的頭靠在我的肩膀,而她開始默默流淚。

  就這樣,我們都沒有說話,我知道她沒有辦法去吧這個煩惱與人分享,一直悶在心裡幾年了,我讓她盡情地哭泣著。最後發現我的衣服前全是淚水,這下完蛋了,回家怎麼跟老婆解釋,她立即表示,沒事你脫下來我給你熨一下就干了。

  脫下襯衫,因為是夏天裡面啥也沒有,她靦腆地看了我一下,說你真健壯。這個不是我吹,小弟雖然結婚了,但是每周堅持去健身2-3次,保持著健壯的身材,沒辦法,律師這活沒有身體是搞不好的,想不到連同身材一起保持了。我立即調皮地擺了個健身的姿勢,弄出肱二頭肌,她立即笑了,一下子把氣氛調節得輕松一些。

  熨衣服,很快。看的出她是一個精於家務的女人。而當我穿上衣服,竟然發現她的眼神裡有種依依不舍。她突然說:你老婆真幸福。我一下無語,說:你也很好。氣氛一下子又很尷尬。她的臉紅了,“回家這麼晚,你老婆不急麼?”

  “我干這行,通宵整理材料都有,她習慣了也不問。”

  “那陪我聊會吧,我睡不著。”

  於是,我們坐在沙發,打開了電視,聲音不大,放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們開始聊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我突然問她:這個男人是你的第一個男人麼?

  她說:是。

  我立即追問,那你還有過其他男人麼?

  她驚訝地看了我一眼,堅定地說:沒有,我不是這種人。

  “那你沒有過過正常的性生活啊!”

  她吃驚地看著我,說:是的。

  我們立即不說話了。

  這時說我不想上她,那是騙人的,燈光是昏暗的,都怪這要命的現代簡約風格的裝修,都是射燈。

  我們坐的更靠近了,沒有語言,我們看著對方,我提出喝一點紅酒吧,她同意了,酒可以解除嘴裡的異味,主要是我的。

  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我知道,一定要溫柔,她缺少的是這個。果然,她閉上眼睛,倒在我的懷裡,一切都很自然,我們仿佛是久別的戀人,開始深深地舌吻,我輕輕撫摸她的頭發。她的口中很清香,慢慢地,我們的體溫在上升,我脫掉了外套,她脫掉了睡衣,裡面只有一條內褲,還有一道道傷痕,特別在乳房和大腿根部。

  她的乳房不大,乳頭是淡紅色的,沒有生過孩子所以沒有變形,但是上面有更多的痕跡,一道道的,還有牙齒印。我輕吻著,撫摸著,她開始在我懷中遊動,表現出一種沈迷已久的舒適。我拉下她的內褲,她的陰毛被修剪過,“我老公做的”她輕輕地說,實話說我也喜歡干淨的感覺,這點倒是跟她老公有點相似。於是我彎下頭想去輕吻她的陰唇,她突然推開我的頭,說:等下,還沒有洗澡過,剛剛才……

  我突然意識到,剛剛才被那個胖子折騰過。於是我們走向浴室,開水,我們站在淋浴中,互相撫摸著對方的身體,她的身體確實很棒,白皙,雖然腹部有一點點贅肉,但是一點也不難看,頭發不長,屁股上也有不少傷痕,我輕輕撫摸著。蹲下身子,我開始把嘴貼在她的屁股上,親著,撫摸著,她手撐著牆,慢慢地把屁股越?越高,終於我親到了她的小穴,鹹鹹的,澀澀的,我貪婪地吸著,她渾身在顫抖,澡也洗不好了,我立即拿毛巾把她草草擦拭了一下,抱進了房間。

  在床上,開著台燈,還有剛剛的淩亂,我把被子踢到了床下,這樣更清爽。她躺在那裡,閉著眼睛,腿輕輕合攏著,我坐在她腰邊,撫摸她的頭發,她的臉,親著她的脖子,慢慢地輕輕咬著她的脖子,耳垂,所有能用之計都用了一遍,就是希望讓這個在暴力中度過多年的女人明白原來做愛可以如此美好。在我的舌頭遊遍她的全身,再次回到小穴那裡,已經濕得一塌糊塗。我輕咬她的陰蒂,舔弄著小陰唇,她的小陰唇薄薄地貼在大陰唇上,我吸著,輕咬著,她開始合攏雙腿,夾著我的頭,發出很輕的呻吟聲。死命叫床的那是妓女,這樣的女人才是真實的良家。

  我不想操之過急,因為我知道這樣的機會可能只有一次,這樣的女人是理智的,喪失理智的機會不多,因此前戲足足做了半個多鐘頭。

  一看時機差不多了,我分開她的雙腿,她知道該是我進入的時候了。我親吻她的嘴唇,雞巴在陰唇口輕輕磨著,然後發力挺入。非常潤滑,非常燙,松緊剛好。關鍵是潤滑和火一般的溫度,讓我快融化了。我開始輕輕地抽送,她睜開了眼睛,雙手抱著我的脖子,大力地喘著氣。眼神中滿是急切,我開始越發用力抽插。

  她開始完全放松,打開雙腿,汗水開始冒出額頭,我開始快速地抽插著,還不到幾分鐘感覺已經不行,感覺非常刺激。本人已經有數年經驗,立即把速度降低,改為慢速深插,果然她很快受不了了,輕松在我耳邊說:快點,快點……

  當時我正大汗淋漓,心想,如果一快馬上就繳槍了,第一次就這麼不濟那是不行的,本人是處女座,要求完美。

  她的下身越來越燙,仿佛熔爐一樣包裹著我的雞巴。我立即深吸一口氣抽出,轉而用舌頭舔著她的陰蒂,用兩個手指插入她的身體,她顫抖,睜開眼睛看著我,我發現了恐懼的眼神。我立即意識到她的老公的手在那裡帶來的是痛苦而不是快感。我立即輕吻她,告訴她一定要放松,我會很輕很輕,會很舒服,她吃力地點點頭。

  慢慢地,我感到她的雙腿打開的越來越大,我的手開始活動得越來越放松。我開始上下快速的抖動手指,她雙手死死抓著床單,這是催動女人高潮的手法,她顯然沒有嘗試過。很快,我感到淫水如泄洪的水一般流在我的手上,她的聲音也在抖動,不斷地?頭喘著氣,汗水從她的額頭流下,喘氣著:恩……恩

  ,快,快……

  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我一直想看到潮吹的女人,可惜我老婆不是,不知道她是不是。於是手更快更重的抖動,大約五分鐘,她死命抱著我的脖子,我知道快要高潮了,更加

  賣力地抽插手指。突然她說:不行我要尿尿了。我更是死按著她的腿不讓她亂動,突然她雙手非常用力地捏著我的插入她身體手,實話說我無法相信這樣柔弱的女子會有如此大的

  力氣,捏的我的手很疼,她渾身像抽筋一樣抖動著,甚至翻白眼,我沒想到她的高潮反映如此激烈,立即把她摟到懷裡,她喘著粗氣,已經無力說話。

  原來她也不是潮吹的女人,雖然淫水非常多,非常粘。已經流到手腕處。

  我的小弟也休息夠了,於是輕輕分開她的雙腿,就著淫水插了進去,她無力地任我擺布,抽插了兩分

  鐘開始又有了反映,高潮之後女人的陰道收縮的比較厲害,我在裡面狠狠抽插了幾分鐘,感覺不行了。問她:能射進去嗎?

  她突然睜開眼睛說:不行,我沒有避孕。

  於是我大力

  地抽插了幾百下,突然一陣快感湧上來,我立即抽出雞巴,在她的肚子上狠狠地射了

  。

  然後我們像死了一樣躺在那裡。

  大約半小時後,我起身洗澡,穿衣服,她在床上看著我不說話,在我轉身要離開房間時,她說:把門鎖好。

  就不出聲了。

  我轉身看著她,由心地說:你真棒!她笑了,很幸福的。

  庭審很順利,法官判了離婚,男方也不是無賴,堅持要多分一點財產給女方,事情就這麼解決了。

  在離開法庭的時候,我問她,今後打算怎麼安排,她看了我一眼,輕聲說:我不能留在這裡了,因為我似乎有點喜歡你,真的。但是我不想這樣下去。我想回老家找個工作,

  找個老實的男人結婚,順便還能照顧父母。

  那一瞬間我有一些落寞,但是我知道,她是對的,我們這麼下去是沒有結果的。

  訴訟費給所裡的她交了,我的那一份我堅持還給了她,她不肯受,我於是買了一套高檔化妝品送給她。

  雖然之後的兩個月我們有時還通通電話,但是後來這個號碼就不用了,她連走也沒有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