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认识小弟,是在前年的夏天,我手里有一些化妆品,公司让我在一个月内销售出去,后来才知道,那些化妆品不是过期的,就是假冒的,最后还是多亏了小弟帮忙。第二次和小弟打交道,是在去年的夏天,那时候已经和小弟很熟悉了,经常陪他和他的客户吃饭什么的。那次更惊险,我手里有一些走私过来的汽车配件,虽然是真东西,可毕竟是‘免税’产品,这么烫手的东西是没几个人敢接的,最后还是小弟,他又帮了我一次,不过那次他不但赚了钱,还赚了人,就在他的办公室里,几乎搞了一个下午。那是我三年来第一次那么充分充实的品尝到年轻大鸡巴发威的滋味儿,身上的三个洞不但被他插了个遍,最后我更是顺从的接受了他的调教,像个妓女似的服侍他,答应他提出的任何要求,在得到性满足的同时,我也脱了货,挣了钱。从那次以后,我就一直盼望着能有与小弟第三次合作的机会, 可不凑巧的是,以后的几次销售都搞得异常顺利,公司找到下家,直接给我去谈,所以一直都没有什么机会。不过机会还是来了,今天就是一个好机会,我手里现在有一些二手的医疗用品,虽然是用过的,但都是八成新的,虽然国家不允许再次利用,可我总想,那些十分贫困的地区哪有那么多钱购置新设备呢?这也算是替国家分忧了吧? 当然,光靠我一个人还是远远不行的,还必须要有小弟这样的人,路子非常非常‘野’的人。想着,想着,汽车到站了,我下了车,看看表,8点刚过,拿出手机,我拨通了小弟的电话。“喂?你好,荣大日用。”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小弟吗?啊,是我,陈丽。”我高兴的说。“哦!陈姐啊!你在哪了?”小弟问。“我现在就在你们公司楼下。”我说。“那你上来吧,我这没人。”小弟说。“那好,呆会见。”我轻快的挂了电话,向胜昌大厦走去。胜昌大厦在老早以前,可能是在这个城市发展的初期,那可是城市中心数一数二的‘高层’建筑,那个时候,哪个公司要是在胜昌大厦里有写字间那可是非常有面子的事儿。不过,伴随着城市的发展,在胜昌大厦的前前后后又建立起许多更高级、更豪华的写字楼、商业楼,逐渐的,胜昌大厦就沦落为二流小公司的地盘了,看看 }, 胜昌大厦外墙粘满油污的墙壁,再看看旁边比他高许多的新时代大厦那光亮清洁的玻璃墙,在感叹城市发展速度的同时,也为胜昌大厦这个老功臣感到惋惜了。一进大厅,就感觉里面乱糟糟的,这里总是这样,就好像到了自由市场,穿着各种衣服的男人女人来来回回走动着, 这个喊:“喂!会计!前儿的帐结了吗?”那个叫:“哎!经理!咱们公司的货来了,您叫人下来搬吧。”还有那些在大厅里做广告的人,什么最新的手机了,最新的电脑了,哪个公司又廉价销售产品了,哪个公司又搬迁了。总之,好像这个城市的所有经济命脉都在这个大厅里似的,这也是一些二流小公司的特点吧。走进了电梯,感觉好了点,安静多了。电梯直接到了9楼,一开门,就可以看到对面墙壁上几个金色的大字“荣大日用”这里便是小弟的公司了。小弟是个很有魄力的男人, 几年前,他只是租用了9楼的几个房间,可现在,整个9楼已经全是小弟公司的了,员工比以前增加了一倍,到了这里,明显与外面大厅里的气氛不一样,安安静静的,给人一种肃穆的感觉,很有大公司的气质了。我走出电梯,拐了一个弯,直接走向‘经理室’,站在门前,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慢慢的敲响了门。“是陈姐吧?快请进。”小弟在里面说。我打开了门,走了进去。小弟的经理室分为内外两间,都是经过精装修的,地面上铺着厚厚的红色地毯,墙壁上都是刻花的瓷砖, 外间的经理室是小弟办公的地方,有独立的卫生间,房间里除了一张大大红漆木办公桌和办公桌后面的皮转椅以外,在正对着办公桌的对面还有一排皮沙发和茶几,这里也是小弟谈生意的地方。至于里面的那个小房间,是小弟休息的地方, 里面有电视、VCD、饮水机、个人电脑、地面上也铺设着地毯, 但比外面的更高级,在上面可以躺下休息。小弟是个性欲非常旺盛的人,经常会叫一些来路不明的女人到他的房间里,他管这个叫‘消火’。此时,办公桌后面的皮椅上正坐着个年轻人,大约24、5岁的样子,长长的头发,浓眉大眼,笔直的鼻梁,元宝耳朵,他站了起来,有1米85的个头,身体非常健壮,是典型的大众情人。这就是小弟。小弟今天穿着一身笔挺的米黄色西服套装,崭新的黑色皮鞋,灰色的单丝袜子,长头发全部用发胶披到后面,一切都显得那么合体。小弟见我进来,急忙站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走过来,一直走到我的跟前,两只大眼睛不停的上上下下看着我,说:“陈姐,几天没见,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笑了一下,说:“瞧你说的,到了我这个岁数,人家不叫我奶奶,我心里就念佛了。”小弟笑着说:“什么?奶奶?其实啊,那是他们不懂得欣赏女人,你这个岁数的女人才最有风情呢。”我听完,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美孜孜的。小弟拉着我,坐到沙发上,他走进里面的房间,拿出一瓶纯净水打开放到茶几上,然后他坐在我的旁边,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只烟点上,对我说:“陈姐, 昨天你在电话里也没仔细说……”我急忙接过他的话头说:“是这么回子事儿,现在我手里压着一批二手的医疗器材,大概有个四、五十万的样子吧,现在我想脱手。”小弟抽了口烟,想了想说:“都是正品吗?”我说:“是的,有一部分是从日本进的,一部分是德国的,都是80年代进的,绝对都是正品,不过是年头长了。”小弟没说话,只是抽烟。我接着说: “东西是好东西,虽然报废了,但绝对能用, 至于价格方面嘛……”小弟摆了一下手说:“等等,先别提什么价格。陈姐,你也知道,现在国家有明令,对医疗用品方面抓得比较严,虽然不是什么一次性用品,可毕竟是报废的,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得让我想想。”从小弟的眼睛里,我看得出,他对这笔生意还是比较感兴趣的,只不过对价格方面还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这叫欲擒故纵。我靠近了他,扭动着身体说:“好弟弟,这次帮帮姐姐吧,这批货已经压在我手里很久了,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一边说着,我一边把手放在他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摩擦着。小弟扭过头看着我,眼睛里闪烁着亮光,坏笑着说:“姐姐,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你要知道,这可是拿着脑袋冒险的事儿,要是出了点纰漏,人命关天,总不能我帮了你,把自己扔进臭水沟里吧?”我看出小弟的坏笑了,索性靠近他的脸,说:“哎呦,瞧你说的,那要你这么说,不成了我来害你了吗?要不你干脆好好的打我一顿,然后再把我扭送到公安那里算了。”小弟见我说得俏皮,也忍不住笑了,说:“姐姐你可别这么说,扭送到公安我可舍不得,不过打你一顿到成,不过我得用我自己的武器打。”说完,他指了指自己的裤裆。我笑着拍了他一下,顺势趴在了他的大腿上……小弟熄灭了烟,分开大腿,任由我轻轻的解开了他的裤扣,小弟一下子脱了裤子。粗壮有力的大腿上满是黑色的汗毛儿,两条大腿之间,一根粗大的大鸡巴垂在那里,两个蛋子儿竟然有乒乓球大小,软软的大鸡巴茎怕没有五、六寸长,尤其是那个鸡巴头儿,简直就是‘巨’粗壮型儿的,还没挺起来呢,已经像个小钢炮似的了!看到小弟的大鸡巴,我只觉得浑身发软,心跳加快,两只小手急忙抓住鸡巴茎,小嘴儿一张,就把鸡巴头儿塞了进去,用力的吸吮起来。‘唔……嘶……’‘唔……嘶……’‘唔……嘶……’‘唔……嘶……’我一口口的吸吮着小弟的鸡巴头儿,仔细的品尝着年轻男人大鸡巴那种特有的骚臭味儿,一口口香唾不停的润滑着鸡巴头儿,柔软而灵活的舌尖不停的戏弄着那只单眼,直把小弟逗弄得直哼哼,大鸡巴也半硬了。小弟的手也没闲着,两只手掏入我的怀里,慢慢把上衣的扣子一个个解开,顺势将上衣脱掉了,小弟看见里面的黑色乳罩,十分的高兴,一边摸着奶子,一边说:“陈姐,够味儿!我就爱黑色的,呦!这个还是蕾丝的呢!高级玩意!” 说着,小弟解开了乳罩后面的搭扣将乳罩退了下来。一时间,两个饱满松软的奶子垂了下来,白白嫩嫩的两个大奶子十分的光滑柔软,小弟急忙一手一个,牢牢的控制住,然后一下下有节奏的捏弄把玩起来。随着小弟大手有力的捏弄,我的身体也逐渐热了起来,只觉得身体发软,两条大腿不自然的紧紧夹在一起,成熟的浪屄里也渐渐的湿润了。小弟把我推开,站了起来,三下两下就脱了个精光,他眼睛里冒着欲望的火焰,一弯腰,轻轻的把我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径直向里面的那个小房间走去。(二)进了休息室,小弟轻轻的把我放在地毯上,地毯果然十分松软,躺在上面好像‘陷’进去一样,我顿时觉得十分的舒服。小弟低下头狠狠和我亲了个嘴儿,然后柔声说:“陈姐,你先等会儿,我马上回来。”说完,小弟走出去了。我估计小弟是去吩咐一下他的秘书‘不要来打扰’之类的话。果然,一会儿小弟就兴冲冲的回来了。进了房间,小弟先是把窗帘拉好,然后重新把所有的衣服都脱掉。他走到我的跟前坐了下来,一边欣赏着我的身体,一边用手玩弄着两个丰满的大奶子,小弟笑着说:“陈姐,没想到,你的皮肤越来越好了,真比那些二十多岁的小姐还好。”我躺在地毯上,笑着看着他说:“你别捧我了,我这身糙皮,当心划了你的手。”小弟看着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分开大腿骑到了我的头上,顺势将粗大的鸡巴头儿塞进我的小嘴儿里。小弟慢慢的前后耸动着屁股,大鸡巴在我的小嘴儿里做着上上下下的活塞运动,随着幅度增加,火热的鸡巴头儿一下下的冲击着嗓子眼儿。我的心跳逐渐加速,淫乱兴奋的感觉一阵阵的强烈,只觉得裙子里的丝袜子凉凉的一片,莫不是已经被屄里涌出来的淫水儿浸透了?我尽量放松自己的喉咙,忍受着难耐的刺痒,一下下的吞吐着大鸡巴,也把更多黏煳煳的唾沫留在了鸡巴茎上。小弟满意的用半硬的鸡巴抽插着我的小嘴儿,赞许的用眼睛看了看我,长长的出了口气,拔出了大鸡巴。看着满是唾沫的鸡巴,小弟用手使劲的撸了两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旁边,笑着说:“陈姐,你的功夫可是见长了。”我笑着拍了他一下说:“讨厌。”小弟笑着,把手放在我的丝袜子大腿上,一边摸索着,一边解开了裙扣。退下的裙子被小弟扔到一边,他看着发亮的丝袜包裹着的下身,激动不已,尤其是看到裤裆部分已经被淫水儿透湿的一片,小弟更是连着高挺了两下鸡巴。小弟迫不及待的转到了我的脚下,分开两条大腿,一低头,隔着丝袜子舔起屄来,我一边用手按着他的头,一边也哼哼的淫叫起来:“哦!…使劲舔!……啊!……用力……往里面一点……啊!用力!……哦!……”两条大腿不安分的来回轻轻摆动着,我只觉得屄里的淫水止不住的往外涌,转眼间,丝袜子就湿了好一大片。小弟的舌头好像有灵性似的,专门找敏感的地方下嘴,‘坚硬’的舌尖时而在尿道口徘徊,时而在屄门儿上摩擦,只弄得我浑身酸懒,淫水儿长流。小弟抬起头,两只手轻轻的一用力就把我翻了个身,我高高的撅起屁股,小弟分开我的大腿坐在大腿之间,这时,我的屁股完全的展现在小弟的面前,小弟兴奋的嘟囔说:“真好!好屁股!好!”说完,他先用力的舔了一口,然后手上使劲,把连裤的丝袜子扒到大腿根,小弟用手拍了两下富有弹性的屁股,我顿时淫淫的叫了两声:‘啊!’‘啊!’小弟分开两片屁股,一个典型的女人黑色屁眼儿立时暴露出来,小弟闷闷的哼了一声,好像发情的野兽似的,一下子就把嘴贴在了我的屁眼儿上,拼命的吸吮起来!“哦哦哦哦哦哦……哦!……”我一连哆嗦着淫叫了好几声,敏感的屁眼儿被如此热情的吸吮,那种感觉怎么是笔墨能形容的呢?尤其是小弟的舌尖,几乎完全插进屁眼儿里,灵活的上下左右摆动,这几乎让我晕了过去,两条大腿再也支撑不住,我几乎瘫在地毯上了。小弟一边疯狂的用力吸吮着屁眼儿,一边发出野兽似的的哼哼声,而我,现在早已经成为他嘴边的一块嫩肉,除了发出能更加刺激男人的淫叫外,也只有任他玩弄的份儿了。? ?“啊!……啊!……啊!…亲儿子!亲老公!舔!我要你舔!舔!吸!咬!使劲!……啊!啊!啊!啊!”我也陷入了淫乱的状态,大声的淫叫起来。小弟一边舔,一边早把他的脚伸到我的面前,一见我大声的叫了起来,小弟马上把他的大脚豆塞进我的小嘴儿里,冲我嚷道:“吸!使劲吸!”狂乱中的我,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羞耻了,面对男人的臭脚,自然听从小弟的指挥,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脚,像吸吮大鸡巴一般吸吮起他的脚豆来。好一会儿,小弟才放开我,他把我推到一边,长长的出了口气躺在地毯上,我也顺势躺下。刚才的淫乱,让我们都耗费了不小的精神,所以现在需要先休息一下。我起身钻进小弟的怀里,笑着对他说:“小弟,刚才可真刺激,好刺激。”小弟看看我,笑着不说话。我话锋一转,说:“我说,小弟,今儿我跟你说的事儿到底成不成啊?”小弟想了想说:“陈姐,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儿吗,那还有什么不成的呢,不过可有一样,价格方面咱们可得好好商量商量,虽然我还没见到那些器材,不过单单就是已经报废这一点来说,价格上就必须商量。”我心说:怎么样?还是价格的事儿吧!你小子,我早就看透你了!我笑着说:“就你这么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姐姐我给你的价格可是最低的底价了,要是比这个再低,干脆我就当废铁卖了,你看了那些仪器就知道了,先别说好用不好用,就从外观上看,跟新的没什么两样,这些仪器可都是从正经的大医院替下来的。”小弟听完,点点头,一只手放在我的奶子上揉弄着,笑着说:“陈姐,我说你可是路子越来越‘野’了,就我知道的,这些东西对医院来说可都是宝贝呢!里面的利润可大着呢!你竟然能搞到手,真不简单啊!”我听完,心里一美,就要把怎么搞到的关系说给他听,可又一想:不对!这小子是套我的话呢!别上当,跟你老姐玩儿这个,你啊,还嫩呢。我冲他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手攥着他的鸡巴慢慢的撸着。小弟见我什么也没说,又坏笑起来,说:“陈姐,我就说你是越来越了不起了,上次弄了一批‘免关税’的汽车配件,这次又是医疗器材,简直就是越干越大了,以后姐姐你可要多关照关照小弟我了。”我笑着用手指点了他脑门一下,说:“坏蛋!谁不知道你一肚子花花肠子,别跟你老姐来这个。”我把小弟说得也笑了,他搂着我亲起嘴儿来。我们躺在地毯上,唑得‘滋滋’有声,小弟软下去的大鸡巴又有点发硬了小弟拉着我的手,一骨碌身从地毯上站起来,对我笑着说:“该你了。”我笑着看看他,说:“讨厌。”小弟让我把连裤丝袜子提好,拉着我走到窗户跟前,那里有一个很小巧的电脑桌,上面摆放着最新式的电脑,在电脑桌的前面有一把皮椅,小弟走到电脑桌跟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只烟点上,然后他把一只脚蹬在皮椅上,又往后使劲撅了撅屁股,回头对我笑着说:“该你了,快点!”我站在小弟背后,轻轻的用奶子摩挲着他的后背,两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小声的在他耳边说:“小弟,姐姐这次可就指望你了,你要是不帮忙……那可不成……再说了……这点事情对你来说……还不是小事情嘛……”我一边说着,一边两只手从他的肩膀摸索到屁股,然后慢慢的跪在了地毯上。小弟一边抽烟,一边用两根手指摸着鸡巴头儿,两个硕大的鸡巴蛋子儿懒懒的垂了下来。我一边摸着小弟的屁股,一边把头轻轻的钻进小弟的腿缝里,仰起脸,小嘴儿一张含住一个蛋子儿吸吮起来,粗大的蛋子儿在我的小嘴里被舌头推来推去,十分的好玩儿呢,小弟看着我的样子也笑了起来。我吐出一个蛋子儿,把嘴里的一根鸡巴毛儿吹了出去,然后冲着小弟笑了一下,又叼着另一个蛋子儿玩了起来,小弟粗大的鸡巴逐渐硬了起来。舔着玩着,我慢慢的吐出蛋子儿后,柔嫩灵活的舌尖滑过鸡巴和屁眼儿的交接处,听说那个地方叫‘会阴’,我绷起舌尖来回吸吮着这个地方,小弟舒服得哼哼起来,他顺手把烟掐灭了。我的心情也激动起来,屄里的淫水儿也涌出来了。小弟的屁眼儿黑黑的,又小又窄,四周还长着几根软毛儿,男人特有的体味儿真是奇香四溢啊。干脆,我的两只小手使劲掰开小弟两片结实的屁股,小嘴儿一滑,舌尖顶在小弟的屁眼儿上使劲挤了进去。“啊!………哦!……”小弟激动得叫了出来,手上的大鸡巴撸得更起劲儿了!一个屁股勐往后撅,灵活的舌尖绷得笔直,一下下的顶进小弟的屁眼儿里,然后迅速的抽出来。我也浪浪的哼了起来:“唔……撕……嗯,嗯,嗯,嗯,嗯……唔……”我一边哼哼着,一边将小嘴儿贴在小弟的屁眼儿上使劲吸吮,使劲抽插。小弟兴奋得大鸡巴乱挺,一边勐向后乱顶屁股一边用一只手撸弄着大鸡巴,而另一只手伸到我的脑后勐的按了下去,嘴里还一边嚷道:“爽!……陈姐!好媳妇!……啊!啊!媳妇!……爽!……啊!……”房间里,淫乱的哼哼声、叫嚷声、淫叫声,响成一片,我浑身发热,郁闷已久的性欲逐渐爆发出来,小弟更是玩儿女人的个中高手,经过几次调教,看来他对我还是满意的。玩了一会儿,小弟回头笑着拍拍我的头,说:“来!浪娘们儿,咱们换个姿势。”小弟把蹬在椅子上的那只脚放了下来,弯下腰,两手撑着椅子,用力的撅起屁股。我笑着轻轻拍了小弟一下说:“就你能耐!”小弟也笑了。我跪在小弟的后面,轻轻的咬着他屁股上的肉,两只小手伸到前面给他摸鸡巴,小弟的鸡巴彻底的挺起来了。就在我们玩儿得感觉刚好,二八精的刻儿,忽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虽然是在敲外面的门,但可以肯定是有人来了,敲门声一下比一下急促,一下比一下使劲。我急忙放开小弟去抓衣服,而小弟也懊恼的狠狠骂了一句:“操你妈的!日他妈老母!”小弟一边骂着,一边胡乱的穿上衣服气汹汹的跑了出去。(三)小弟跑出去后,我急忙整理好衣服也跟着走了出去,我听见小弟的开门声。“经理,有两个人想见您……”外面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小弟刚想发脾气,似乎是看见了那两个人,又说:“呦,是你们两位啊。”外面的一个男人说:“刘大老板,怎么,不欢迎我们啊?”小弟急忙说:“这是哪儿说的!想请还请不到呢,两位快进。”小弟领着两个男人走了进来,让我意外的是,这两个男人竟然是身穿警服的警察。可我又一想,也对,像小弟这样的人,肯定跟官面儿上的人很熟悉,这也没什么。小弟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我看得出来,他有一种硬着头皮的感觉。我笑着对小弟说:“你这里有客人,我就不打扰了,我先走了。”小弟看着我,虽然没说什么话,可眼睛里却流露出很不想让我走的意思。两个警察一见,其中一个笑着说:“呦,不巧,刘大老板这里有业务啊。”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这两个警察却一屁股坐进了沙发里。我笑了笑,对小弟说:“那我先走了。”小弟没办法的点点头,说:“那我送送你。”我笑着说:“客气什么,不用了。”小弟把我送到门口,说:“陈姐,那个事情我会尽快帮你办,我估计,也就这一两天的事儿,听我电话,咱们再商量。”我点点头说:“那谢谢啦。”小弟也笑了,说:“别客气了。”离开小弟的公司,我直接去了郊外的仓库。说是仓库,其实就是农村里村民富余的几间空房子,就这么几间空房子还是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的,虽然里面都是些报废的机器,可那也值几十万呢,所以我总是想到,也希望早点把它们推销出去。这些机器都是今年上半年各大医院报废出来的,当然,这不过是很小的一部分,要不是我走了市里卫生口的一个老领导的关系,想弄出这些机器简直就是做梦。不过这里的利润也大得惊人,每台机器的折旧价格只有七千块人民币,可一翻手我就可以卖出几万的价格,虽然我只能从里面提成5%,但那也是一笔很可观的佣金了,总之,这笔买卖有赚没赔。我看了看房子里的机器,都挺好,虽然这几天还下了小雨,但房间里面很干燥,包裹机器的包装纸也是完好的。临走的时候,我塞给房东五十块钱,让他们尽点心,房东夫妇两个千恩万谢的收下了,一直把我送到大路上才回去。? ?? ?从那里回到家,已经下午快一点了,我感觉真的有点累了,吃了点东西便休息了。两天后的下午。我正在公司里向客户推销最新的装饰材料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喂,您好,我是陈静。”我说。“陈姐,是我啊。”那边传来小弟的声音。一听是小弟,我急忙离开座位,找了个稍微清净点的地方。“哎!小弟。”“陈姐你听我说,这两天我找了个朋友,他对你那些东西挺感兴趣,我已经跟他说好了,明天上午八点,我安排你们在我这里见面,陈姐你看怎么样?”小弟说。我想了想,说:“那好,明天我去。小弟,姐姐谢谢你了。”小弟在那边笑着说:“别那么客气了,说实话陈姐,我也是无利不起早儿,多少也能挣个手续的钱。”我笑着说:“瞧你说的!那还不是应该的嘛!我还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呢。”小弟也笑了。 挂了电话,我心情愉快起来。第二天,阳光明媚。早早的我就起床了,仔细的打扮了一下,直接来到小弟的公司。小弟见我来了,格外的高兴,急忙把我拉进了他的休息室里。看着小弟色急的样儿,我直想笑,又想起那天小弟愣愣的挺着大鸡巴穿裤子的样子,我不禁笑出声儿来。小弟一边脱着我的衣服,一边说:“陈姐,想死我了!想死我了!”我笑着说:“我看你还是先忍耐一下吧,一会儿你那个朋友要是来了,你不又不成了吗?”小弟笑着说:“今儿可不能了。陈姐,你别生气,其实今天我是约了他下午来的,上午嘛……就我和你。”我一听,笑着拍了他一下说:“好啊你!骗起我来了!”说笑之间,我和小弟已经是光屁股对光屁股了,今天我特别穿了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子,小弟看见了,眼睛里直发亮。小弟捧着我的脸,舌头对舌头亲着嘴儿,我用手慢慢的撸弄着他的大鸡巴,小弟的鸡巴很快就挺起来了。“唔……”小弟站在我的面前,大鸡巴头儿插在我的小嘴儿里,一下下耐心的操着,小弟一边哼哼着,一边说:“陈姐,你可不知道……啊……这两天……我……一直憋着劲儿……就为的……今儿……加倍……的找回来……哦!舒服!哦!”粗大的鸡巴头儿被我柔软的舌尖来回扫荡着,从大鸡巴头儿里冒出的股股淫水儿,被我用舌头卷起来再次送到鸡巴头儿上,那男性的特有的骚臭味儿简直让我要晕过去了。小弟拔出大鸡巴,看着鸡巴上被我的唾沫弄得油亮油亮的,十分的满意,他迫不及待的扭过身子把我的脸按进了他的屁股里。小弟一边撸弄着自己的大鸡巴,一边按着我,嘴里说:“啊……使劲!……啊!……快……嘶……舒服……”我一边用舌尖抽插着小弟的屁眼儿,一边用两只小手捏着他屁股上的肉,腻腻的哼哼起来:“唔……嗯……嗯……嗯……”在双重的刺激下,小弟的鸡巴终于完完全全的挺起来了!小弟让我舔够了他的屁眼儿,他将我放在地毯上,轻轻的将连裤丝袜子褪下一点,然后激动的把我的两只小脚扛到肩膀上,大鸡巴一挺,“滋熘”一声,钻进我的屄里去了。进入的一刹那,我和小弟都兴奋的叫了出来:“啊!!”小弟鸡巴的粗长程度是绝对不用怀疑的,因为不是每根大鸡巴的长度都能达到插进屄里最深处的程度,同样,也不是每根大鸡巴的粗壮程度都能让女人有一种很“饱满”的感觉,可小弟就有这么样一根大鸡巴,所以,这个明媚的上午,预示着我要“遭殃”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脆响,肉肉相碰,爆发出激情。我的两个松软的大奶子,随着小弟的操屄动作前后左右的乱晃,被小弟扛在肩头的两只黑丝小脚儿这时却绷得笔直,就好像是跳芭蕾舞的女演员一样,我的两只手抓紧小弟的手,小嘴儿一张,淫叫起来:“啊!啊!啊!哦!哦!哦!!亲……老公!……啊!啊!啊!啊!……哦!……操……加油……啊!使劲!”粗大饱满的鸡巴,以每分钟几十下的速度摩擦着屄里最成熟最敏感的神经,一阵阵的快乐感觉,像是放电一样冲击着我的大脑,然后再由大脑传遍全身,屄里最深处的瘙痒让我浑身直扭,大屁股也不自觉的撞向小弟的鸡巴。“曝!”小弟拔出大鸡巴,火热的鸡巴在空气中连着挺了好几下。小弟放下我的小脚,先是把我拉起来,鸡巴一挺,对着我的小嘴儿插了进去,我贪婪的品尝着从自己屄里带出来的淫水儿,小弟舒服得闭上眼睛,长长的出了口气。一会儿的功夫,小弟的大鸡巴就被我舔得崭新了,小弟看看我笑着说:“陈姐,还是你行!” 说完,小弟把我翻了个身,我顺势高高的撅起了屁股。小弟在我后面摆好了姿势,大鸡巴再次插了进来。这次,小弟玩儿起了抽插的游戏,什么浅三深一,什么浅九深三,一根好像有灵性的鸡巴,在屄里横冲直撞,大概也就三分钟,我只觉得屄里一热,淫淫的叫了一声:“亲老公!我来了!啊!……”要不是小弟一直扶着我的屁股,我早就倒了下去,就这样,我的屁股一阵痉挛式的哆嗦,两只小脚一松又一绷,一阵火热的热流从屄里泄了出来……(四)没想到,高潮来得如此之快,久违了的高潮对于我来说太珍贵了。 大脑里的眩晕,身体因为快感痉挛式的抽搐,那种心灵上的愉悦感觉让人痴迷、飘然。我攒足了力气才把屁股第二次又撅了起来,两条黑丝大腿夸张的大大分开跪在地毯上,为了能更充分的暴露出性器,我故意的扭动着屁股,小弟笑了起来。小弟重新撸弄了一下仍旧坚硬无比的大鸡巴,他低下头,先是闻了闻我的屁眼儿,然后把嘴贴在屁眼儿上使劲吸吮,紧绷的舌头将大量的唾沫送进我的屁眼儿里,我顿时再次兴奋起来。“啊!…亲儿子!…使劲舔屁眼儿!用力顶!……啊!顶进去!顶进去!”我一声比一声嘹亮的喊着,小弟更加兴奋的用舌头抽插着我的屁眼儿。屁眼儿在刺激之下逐渐的放松了,小弟见屁眼儿已经发潮,急忙提起大鸡巴将火热的鸡巴头儿顶在了屁眼儿上。虽然前几次和小弟经常玩儿这个,但柔嫩细小的屁眼儿面对粗大的鸡巴头儿还是显得那么无力的尴尬,小弟挺了几次,竟然没进去。我急忙回头安慰小弟说:“瞧你!那么着急干吗?慢慢来呗!一次不行来两次,两次不行来三次,我都不着急。”小弟看了看我,也不说话,大鸡巴用力使劲一顶,竟然被他顶入了半个鸡巴头儿,我急忙浪淫淫的叫了一声,小弟干脆趴到我的身上,屁股一用力,大鸡巴再次努力,‘噗’的一下鸡巴头儿终于完全操了进去。“啊!……”我仰头叫了一声,只觉得屁门儿发闷,好像有一根火热的铁棍儿插了进来,屄里立时又流出许多淫水儿来。小弟一点点的把大鸡巴慢慢的插到根儿,舒服得长长的出了口气说:“啊!陈姐!太舒服了!太紧了!比屄紧多了!好!好!啊!”说着,小弟慢慢的来回抽插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小弟用力的操着屁股,每次粗大的鸡巴头儿虽然不能完全抽出,但巨大粗壮的鸡巴茎已经让小屁眼儿来了一曲‘后庭花开花又落’。随着屁眼儿放得越来越开,小弟抽插的幅度也大了起来,这种大开大阖将我带入了另一种高潮,那种类似于受虐的快感竟然让我对此痴迷不已了。“啊!…亲弟弟!……啊!啊!哎呦!……哎!……我爱你!……啊!啊!啊!哎!……来!来!再来!……哦哦哦哦哦哦哦……嗯嗯嗯嗯嗯嗯嗯……”我一边努力的淫叫着,一边随着小弟的前后动作晃动着身体,两个松软的大奶子垂在下面来回摆动,小弟也不失时机的抓住奶子狠狠揉搓起来。谁说女人不是男人发泄性欲的工具呢?上天给了女人这么个身体构造,不注定是男人发泄的工具吗?上天只给了男人一根‘枪’却给了女人三个‘洞’这恐怕是个男人都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啊!……”小弟把鸡巴一插到根,停了下来,他一扳我的肩膀,我们都侧身躺在了地毯上,小弟一只手从我的脖子后面伸过来捏着我的奶子,另一只手摩挲着用黑丝袜子裹着的大腿,慢慢的动着屁股,大鸡巴很温柔在屁眼儿里来回动着。“还跟上回一样,那么给我弄,我爽。”小弟亲了亲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说着。屁眼儿里的大鸡巴已经说明一切问题了,除了服从男人,成为男人任意摆弄的玩具以外,我已经不知道别的了。我白了他一眼,羞着说:“就你事儿多!……唉……我不管了,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反正我已经软了。”小弟听完,高高兴兴的拔出大鸡巴,将我翻身躺在了地毯上。小弟挺着大鸡巴,横跨在我的脸上,看着我羞着脸闭上眼睛,小嘴儿微张,舌尖微吐的样子,小弟慢慢的把大鸡巴凑了过来,临近,我闻到一股浓浓的骚臭味儿,知道那是自己的东西,心跳也逐渐激动起来,小嘴儿期待的张大了一点。小弟将大鸡巴头儿先是在我的嘴唇上点了一下,我刚想用舌头舔,小弟却又收了回去,来回几次,直把我逗得起急,我睁开眼睛,轻轻的用手拍了他一下,笑着说:“不弄就算了。”小弟一笑,趁着他一笑这刻,我瞧准时机,小嘴儿用力一张,一口叼住他的鸡巴头儿勐吸起来,这下却羞得自己闭上了眼睛。小弟此时最敏感的地方被小嘴儿温柔的叼弄吸吮,尤其那柔软灵性的舌头,好像一团暖肉包裹在大鸡巴头儿左右,回想刚刚这还在那闷骚的屁眼儿里驰骋,转眼间却又在温柔乡中,小弟再也控制不住,大鸡巴勐的挺了两下,他用力的叫了一声:“爽!啊!”我只觉得小嘴里的大鸡巴勐的一挣,又一抖,再一烫,刹那间暴涨,‘叱’的一下浓浓的精子便喷射而出了。‘唔……’我一边用力的吞咽着小弟软滑的精子,一边飞了他一个媚眼儿,小弟哪还顾得看我,只用全力射出股股浓精,两个大鸡巴蛋子儿上下乱抖,好像注射一样将全部存货尽数送进小嘴儿里来了。“嗯……”我和小弟都长长的出了口气,躺在地毯上。高潮过后,仍旧和往常一样,小弟把我穿的丝袜子留下来作个纪念,在墙角有一个小小的柜子,里面都是各种各样的丝袜子,内裤,奶罩,高跟鞋,这些都是小弟留下来的,小弟有一个毛病,每次弄完女人后都要把她们的一件东西留下来作个纪念,我看了看,光是袜子怕就有几十条之多了。小弟拿走我的袜子,自然会给我一条,别忘了,他可是大荣日用的老板,既然叫日用百货,那什么袜子啊,手套啊,鞋啊,奶罩啊,内裤啊,全都是小弟的经营范围,所以小弟给了我一双最新面料的灰色加厚高弹丝袜子,我接过一看,还是名牌‘美拉娜’的呢,便高高兴兴的穿了起来。我们整理好衣服,从里面走到外间来,小弟点上一只烟,我们聊着下午的生意。“陈姐,下午来的是我的一个朋友,反正跟你这么说吧,他可是郊县卫生口的头儿,虽然说让他当场拍板儿我不敢说,可不过只要他点点头,咱这买卖可就有八成儿了。”小弟满脸诚恳的看着我说。我想了想说:“他知道这些机器的底细吗?”小弟点点头说:“知道,我跟他说的。”我说:“那他没说什么?”小弟‘哼’了一声说:“能没说什么吗?不过也就是说那些官话,不过是想压压价格罢了。”我问:“你看他能出多少钱?”小弟看看我,说:“陈姐,你的底价是多少?”我伸出四个手指,说:“最少四十万。”小弟点点头,说:“虽然我还没看见那些机器,不过要都是真的从外国进口的,也值这个价格了。”小弟抽了口烟继续说:“我这么琢磨啊,反正是公家的钱,谁也不会上心,现在官价是百分之五的回扣,不过这些机器是报废的,自然回扣人家要得就多,陈姐,你说给多少?”我想了想说:“百分之七,你说呢?”小弟抽了口烟,用手摸了摸头发,说:“百分之十,我看行。”我摇摇头说:“不行,太多了,那可是四万元!”小弟微微笑了一下,说:“陈姐,你怎么不明白呢?你是按照最低的价格,可我说的是按照六十万的价格。”我眼睛一亮,说:“他能出这个价格吗?”小弟笑着说:“咳!反正又不是他自己的钱,谁那么认真,再说,就这么一下,他就白拿六万块,除非他是傻屄,你说呢?”我呶了一下小嘴儿,说:“对,事在人为,对了,你这个朋友人怎么样?”小弟笑了笑,说:“总的来说,还是挺爽快的,不过,嘿嘿,也是个好色之辈,跟我一样,不过那小子比我可坏多了,稍微有点模样的妞儿你别让他看见,让他看见了,保证四肢发软,那‘一只’发硬!哈哈。”我也笑了,说:“就知道你也不会认识什么好东西,都一样。”小弟笑着说:“其实男人嘛,谁不喜欢那个,不过这小子邪乎点儿罢了,反正这么说吧,陈姐,你得有点准备,那小子来了劲儿,可不管是哪,脱了裤子就来。”我笑着啐了小弟一下说:“呸!你当都像你呢,多小的也不怕,多大的也照单全收,像我这个岁数的,就是‘送货上门’人家还未必看得上呢。”小弟嘿嘿一笑说:“瞧你说的,陈姐,不相信你就看,我保证……”正说到这里,小弟的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小弟的谈话。放下电话,我又和小弟聊了一会儿,小弟便出去处理他自己的事情去了,一直到中午,小弟才叫我和他一起吃饭。我们找了荣盛大厦附近的一家饭馆,小弟点了四个菜,我们吃得很满意。这顿饭一直吃到下午一点多,我们才回到小弟的办公室,一进门,小弟就接到了电话,他答应两句,放下电话对我说:“陈姐,我的那个朋友马上就到。”我坐在沙发里点点头,忽然抬头问他:“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小弟说道:“他姓周,叫周林。是郊县卫生局的副局长,专管采买医疗器械的。”我点点头。周林站在我的面前,这个男人大概有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子比我还矮半头,不过却是个胖子,留着漂亮的分头,圆脸,浓眉毛,不大不小的眼睛,大鼻头,适中的嘴巴,满面红光,虽然三十多岁了,但胖胖的大肚子好像个怀孕的产妇一样。周林穿着一身名牌黑色西服,腋下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很有点派头儿,他手腕上的金表也是闪闪发光,与之唿应的是他脚上的一双崭新的皮鞋,都能当镜子使用了。小弟像请财神似的把周林请到房间里,我也迎了上去,周林狠盯了我两眼,就好像我光着屁股站在他面前似的。小弟急忙给我们互相介绍,我和周林礼貌的握了握手然后各自坐下。小弟拿来纯净水,周林打开以后狠狠的喝了几口水,然后又接过小弟递过来的烟,点上了。小弟一边给周林点烟,一边笑着问:“老大哥,这一路上辛苦了,我说去接你,你又不让。”周林抽了口烟,笑着说:“哎呀,咱们哥们儿还用得着这个?反正我那里也方便,公家的车,不用白不用嘛,再说,让别人看见也不好嘛。”小弟连连点头说是。周林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陈小姐在哪里发财啊?”我急忙笑着说:“瞧您说的,还发财呢,不过是在外面瞎闹混口饭吃罢了,哪像您这么有福气啊,其实您也挺辛苦的,为了给老百姓办点事情风餐露宿的,不像我们,挣口饭吃就得了。”周林一听,笑了起来,说:“哎呀,没办法,其实咱们都不容易,你说是不是?哈哈。”小弟见周林开心,又捧了他几句,慢慢的把话引到主题上来。 小弟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笑着对周林说:“周局长,在您面前我也不说绕圈子的话了,我手里的这些医疗器械都是今年刚从市里的各大医院下来的,东西绝对是好东西,也绝对能用,保证不会出事情,虽然是报废了的,可那是人家外国的标准,听说德国报废的汽车至少还能再开十年呢,这些器材绝对没问题……”我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看着周林的脸色,不过这可是个老狐狸,竟然看不出什么来。他好像一直在认真的听,又好像在走神儿,反正从他的脸色上什么也看不出来。周林见我不说话了,抽了口烟,又喝了口纯净水,笑着对我说:“你说,你继续说。”我急忙说:“周局,这么跟您说吧,如果这笔买卖成了,我能亏待您吗?虽然那边我还没打招唿,不过我做主了,一口价,我给您百分之八的回扣!”其实哪有什么那边,这不过是压回扣的一种手段而已。果然,周林轻轻的哼了一声,忽然又笑着说:“哎呀,今儿的这个天气儿挺热,啊?先不谈这个,不谈这个,我倒是想和陈小姐先聊聊天,啊?这个,大弟啊,你要是忙,你就先忙去,咱们都不是外人了,别这么照顾我,回头别耽误了你的事儿。”小弟自然是个机灵的人,听周林这么一说,急忙笑着说道:“那好,那好,我还真有点事儿要处理,那你们先聊着,大哥,可说好了,晚上我做东,你可赏脸。”周林‘哈哈’的笑着,点点头说:“好,好。”小弟看了看我,我看出小弟的意思,冲着他微微的点点头。小弟走出去了,我听到小弟好像从外面把房间的门锁了起来。房间只剩我和周林,周林笑着把屁股挪了挪,头一直靠到我的肩膀上,嘻嘻哈哈的对我说:“哎呀,陈小姐,我一见你啊,就一见如故似的,虽然咱们以前从没见过面,不过以后可是好朋友了,什么事情可不要见外啊?”周林一边说着,一边好像无意的把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还轻轻的摩挲着光滑的丝袜子。我笑着对周林说:“哎呦,瞧您说的,您这么把我当个人儿似的,我还能不上赶着您?不过您以后可别跟我这么客气了,叫我妹子不就得了?”周林一见我上道,乐得什么似的,他把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一边摸着,一边笑着说道:“妹子,可不是我夸大,你有了我这么个哥哥,以后有什么事儿,你尽管说,别的我不敢说,在我那一亩三分地儿,天大的事儿,我一句话也就完了,好妹子,来……”周林说着话,已经把另一只手伸进了我的怀里,一把抓住奶子使劲的捏了起来。我一边哼哼着,只觉得身子一软,顺势倒在了周林的怀里,周林也急忙让我把头躺在了他的大腿上。周林一边摸着我的奶子抠着袜子屄,一边急急的解开裤子链,一伸手,从裤子里掏出好大一根儿大鸡巴来,我微微斜了一眼,吓了一跳,这根大鸡巴只比小弟的大,软搭搭的一个大鸡巴头儿,竟然有鹌鹑蛋大小。周林掏出鸡巴,急忙用手扳着我的脸,我也顺势把脸一侧,小嘴儿微张,让周林把鸡巴头儿塞了进来。一入口,我就品出一股浓浓的尿骚味儿,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小嘴儿一拢,急急的吸吮起来,直把周林吮吸得直哼哼。周林的两只手在我的身上来回忙活着,一会儿的功夫,上衣脱掉了,再一会儿,奶罩也被扔到了一边,周林一边双双抓住两个奶子狠命揉搓,一边看着我吸吮着他的大鸡巴说:“啊………好爽……撕……不错嘛?看来大弟没白弄你……撕……有点儿意思……”我就知道小弟肯定跟他说过什么,不过现在也没所谓了,已经被他搞上了,还说什么呢?我品了一会儿大鸡巴,周林让我起身站在他面前,他一边快速的脱着衣服,一边笑着说:“哎呀,好几天没摸女人了,存货太多了,来,今儿个清清库!”我一边把裙子脱了,正要捩袜子,周林急忙说道:“别捩,别捩,这样就很好,嘿嘿……我跟大弟是一个调儿,就爱玩儿这个,不过,我可比大弟玩儿的邪乎,你可要有准备哦?哈哈……”我笑着说:“呦,瞧您说的,难得您看得上咱,还不是任您摆弄吗?”周林摸了摸袜子屁股,笑着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可认真了?不过也是,你想,要是你让我美了,我一高兴,咱们的生意就成了,只要不过分,你开口一个价儿,不过事先说好,我的回扣可是10%,少了这个价位,那生意就吹泡了哦?”我听得心里高兴,但脸上还是故意做出为难的样子,说:“哎呀,周局,不是说好8%的吗?我怎么跟上家交代啊?要不这样,我再给您加一成?”我一边说着,一边软在他的怀里摸着他的大鸡巴。周林一听,想了想。忽然,他一拍大腿,说:“成!9%,就这个价!咱们第一次认识,难得你陈小姐这么坦诚相见,就这么着了!9%!不过,哈哈……”说完,周林急忙让我跪在他的面前将大鸡巴塞进小嘴儿里。“唔……噗……唔……”房间里,除了我们互相吸吮的声音,就是从我鼻子里发出的哼声,因为这个姿势我还是第一次接触,的确有点刺激。周林也是摆弄了我好几个姿势,先是跪在地上吸吮他的大鸡巴,然后又躺在沙发上让他骑在脸上插小嘴儿,可怎么弄,他也不爽,最后他让我把两条大腿架到沙发的靠背上,头冲下耷拉在沙发座上,他跨在我的脸上,将大鸡巴塞进小嘴儿里,这样他还可以玩儿屄。我分开大腿,周林用舌头隔着丝袜子舔屄,另一边,他运动着屁股,大鸡巴不停的在小嘴儿里抽插。舔了一会儿,周林嘟囔着拿住我的一只脚,将高跟鞋扒下来扔到一边,急忙将脚按在自己的脸上闻着,嘴里随后骂了一句:“妈的!没味儿!”可不是没味儿吗?这双袜子还是新的,是小弟上午给我才换上的,能有什么味儿?周林虽然不太满意,不过还是扳起了我的小脚儿,连袜子一起塞进了他的嘴里,发死命的吸吮起来。这么玩儿,我还是第一次经历,只觉得自己的一只小脚儿被粗糙的舌头来回舔吮吸舐,一会儿就把脚丫子都弄得湿乎乎的了,别的感觉倒没有,只是觉得有点痒痒,我急忙用力的吸吮起周林的大鸡巴头儿来。周林的注意力好像都在我的小脚上了,本来已经被我吮吸得有起色的鸡巴,竟然渐渐的软了下来,我急忙用两只小手捏着他的两个满是鸡巴毛儿的蛋子儿,小嘴儿一上一下的勐吸着鸡巴头儿。周林把一只小脚儿吸吮完了,又抱起另一只勐啃了起来,此时我在下面,只觉得头发晕,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往头上流了过来。我轻轻拍了一下周林的屁股,周林低头说:“怎么?”我笑着说:“局长,能不能先让我起来一下?我的头有点昏了。”周林老大不乐意的哼了一声,慢慢的下来,我急忙立起了身子,一下子躺在沙发上,只觉得脑袋里一片混沌,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周林迫不及待的横跨在我的脸上,将大鸡巴头儿塞进小嘴儿里,然后又扳着我的小脚儿吮吸了起来。我笑着说:“局长,好痒啊,嘻嘻……”周林也笑着说:“可惜,就是没什么味儿。”我笑着问:“要是有味儿,臭哄哄的有什么可玩儿的?”周林正经的说:“那可不一样,女人的臭脚最好玩儿了,我最喜欢女人的臭脚,当然了,这样的女人也是漂亮的,比如你了。我还喜欢女人的臭袜子,臭内裤,臭鞋!简直就是极品!”周林越说越激动,眼睛直发亮,样子挺吓人。我心说:天啊!这个男人真够变态的!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知道他的‘爱好’了,如果以后再有什么事情找他,我就给他来个‘投其所好’,一定能办成事儿。在我小嘴儿的不懈努力下,周林的鸡巴终于完全的挺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