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住台北县新店紧临河边的一栋大楼, 大约是我小学三年级时时搬进来的一直住到现在, 这栋大楼共有十层每层有两户,总共是二十户人家, 算是单纯的了在这二十户人家里面,像我们家这样, 在这大楼住了将近十年的资深住户已经没有几户了, 旧的去新的来大部分都换过主人了,所以这栋大楼里住了些什么人, 我是一清二楚的。 我家住七楼,我父亲在我们家搬进住的第二年就过世了, 我现在和母亲同住我十八岁那年,也就是两年前, 五楼的张阿姨搬走了搬进来的是一对年轻男女, 这对年轻男女正准备把房子装修后结婚有一天, 我下楼看见他们家大门开着,有个男的指挥着两个工人正在房内装修, 我往里看了一眼正好那男的也望向门外,他叫住了我, 好像有事要问我的样子。 我问道: 「什么事吗?」他说: 「我们是新搬来的, 以后请多多指教。 」我说: 「那里,那里。 」这个时候屋子里出来个女的,应该就是他的未婚妻了, 她上身穿着一件T恤衫下身穿条牛仔裤,穿着打扮入时, 脸蛋长的很标致漂亮皮肤很白,身材修长,特别是胸前一对丰满的大奶子, 把T恤撑的很高T恤就顺着奶子的前段垂直下来, 把肚子和衣服中间隔开很大的距离。 我们相互介绍着,我知道男的姓吴,二十七岁, 是开货柜车的司机因为最近忙着装修房子准备结婚, 所以没有出车女的姓王,二十四岁,是百货公司化妆品的专柜小姐, 也难怪很会打扮注重保养。 我对他们说我还在念书呢,还有两年毕业,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 我住在七楼是这里的老住户了,对这栋大楼和这附近的社区都比较熟悉, 或许能帮上忙。 就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以后我都是吴哥、王姐的叫着, 有事没事也去他家看看新装修的房子嘛,当然得看看了, 听他们说九月就要结婚了。 现在是七月夏季,天气很热,王姐每天都穿的很清凉火辣, 看得我天天慾火焚身、很难克制觉得如果能上白姐那就太好了, 这好像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了。 很快九月就到了,他们真的结婚了,我也去参加了婚礼, 结婚那天王姐是新娘子,穿上白纱礼服,打扮得漂亮极了, 好像仙女一般他们结婚之后没几天,吴哥就开始出车了, 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王姐也回到百货公司上班了, 偶尔上下楼时我和王姐会碰上面,打个招唿, 说几句话。 平常吴哥出完车回来,都是超过午夜凌晨十二点了, 王姐有时候在百货公司站得很累回家都懒得煮饭, 都是在外面买些东西回来吃我妈妈知道以后, 还请王姐到我们家吃过几回饭闲来没事的时候我也会到王姐家坐坐。 这天,我妈妈让我下楼去叫王姐来我家吃饭, 我就下楼到她家去叫她我按门铃后,王姐她来给我开门的时候, 只穿了件半透明丝质短睡衣出来两条雪白玉腿光熘熘的, 胸前两粒突起的娇红小乳头在透明睡衣下依稀可见, 两颗饱满的大奶子把睡衣撑得高高的下面还穿了一件非常性感的粉红色细带小小三角裤, 紧紧的衬托着丰满的臀部那种朦胧的感觉一直吸引着我的目光, 我看得呆住了上下打量着王姐的身体,此时她脸上微微一红。 「看什么呢?臭小子,眼神这么色眯眯的,好像要发情了, 没看过女人吗?」她发觉后虽然瞪了我一眼但是在我看来是那么的妩媚动人, 从王姐说话的娇滴语气中听得出来她并没有生气。 「王姐,你真漂亮,我从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女生, 你可以说是我们大楼的一枝花啊。 」我打趣的说道,其实从王姐她们搬到这里已经快二年的时间了, 这二年的时间里我和她们两口子的关系处的很好, 已经都算是很熟悉了吴哥还教过我开车呢,所以平时和他们也会开些玩笑。 「还一枝花呢,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老了。 」王姐叹口气说着。 「谁说的?二十六岁就是二十六岁,什么也叫快三十岁, 还差好几年呢王姐,你看起来一点也不老,真的。 」我诚恳的说。 王姐先是微微一愣,脸色有点泛红,连忙转移话题, 问: 「喂你来这是不是有什么事?」「哦, 对了光顾着看美女,都把正事给忘了,我妈让我来叫你到我家吃饭。 」我说。 「还是阿姨对我好啊,我老公都不管我饿不饿, 喂等我一会,我去换件衣服就来。 」王姐说完就走进了卧室里,卧室房门只是被她顺手一带, 并没有真正关上我坐在沙发上想,这是对我的暗示?还是对我的信任呢?如果说是暗示我, 那我现在进去一定可以把她就地正法如果是对我的信任, 此时我冒然进去的话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对王姐呢?但是想归想, 我还真想走过去看看门里的风情。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 听见王姐喊: 「小凯, 去阳台帮我把黑色的连衣裙拿进来。 」我一想,机会来了,我答应了一声,到阳台拿来了她的裙子, 走到卧室门前我就直接推门就进去了,哇!马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幅香艳刺激、一丝不挂的裸女画面, 王姐全身光熘熘的正面对着我像是一件陈列在博物馆中晶莹剔透的艺术品, 让我顿时伫足、仔细鉴赏。 啊!是天地造物的神奇,雪白无瑕的肌肤,笔直修长的双腿, 丰满圆润的翘臀平坦光滑的小腹,乌黑浓密的阴毛, 高耸饱满的奶子这一幕旖丽春光、完美曲缐的裸女, 我简直看呆了口水流了满地。 「啊~~~~~~~,小凯,你是色狼,怎么不敲门就闯进来, 看什么看还敢眼睛瞪那么大,不会把眼睛闭起来, 还一直看。 」王姐忙弯下身,用左手遮挡下面阴毛,右手横在胸前两颗大奶子。 我被一声尖叫惊醒,「对不起,我见你房门没关, 你又让我帮你拿衣服所以…就…对不起啦,王姐。 」我红着脸,扔下衣服,连忙出去坐在客厅沙发上, 回想刚才的一幕我的下体已经挺立了。 由于是夏天,我也穿的很少,所以王姐刚从房间里出来, 就一眼看到了我下体特别隆起的地方她朝我神秘的笑了笑, 我羞红了脸我想完了,现在暂时我是走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