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姚若薇躺在医院病房,被一阵腹痛惊醒。 她摸了摸高高隆起的腹部,想到胎儿就快出生了, 心里不免既期待又害怕。 这时,守在身边的姐姐英琦也醒了。 她坐起身, 问道: 「你肚子痛?」? ???「没有, 孩子在踢我。 」若薇摇摇头, 继续说道: 「姐,如果当年那个孩子没有流掉, 如今应该快两岁了吧!」说完深深叹了口气。 英琦让她靠在肩上, 温言说道: 「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别再提了。 再想也只是平添惆怅,一点用处也没有。 」 ? ?? ?若薇心里仍在意这件事。 要不是丈夫立强沉迷赌博,家里积蓄怎么会全扔进那个万丈无底深渊, 又怎会和地下钱庄有瓜葛让凶神恶煞的大汉三天两头到家讨债, 最后也不会发生流血事件害她流产... ? ???********************************************? ? 犹记那天, 立强晚上九点才回家面色凝重。 若薇一看就知道有所隐情, 于是开门见山地问道: 「老公, 你...该不会又没钱了吧?」? ? 立强眼见无法隐瞒 只好开口说道: 「我…我之前借...借了高利贷 三天后就要到期。 老婆...家...家里还有钱...钱吗?」? ? 若薇满腔怒火登时爆发。 「詹立强!为了你,我已经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 能当的也都拿去典当了你还去赌!现在弄到没钱就一味找我要, 你到底有没有担当?是不是男子汉啊?」她挺着五个月的大肚子 愤怒吼道。 ? ? 立强放低姿态, 苦苦哀求道: 「老婆...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 拜托你帮忙,好不好?」若薇无计可施,愁眉苦脸的坐在椅子上。 夫妻俩一阵沉默,好久好久...? ???*********************************************? ?? ?隔日下午, 若薇正在午睡却被外头的吩闹声扰了清梦。 走出卧房, 听到家门外立强恳求的声音: 「拜托你们...千万不要到我家里...过几天我一定会如期还钱的...」 ? ?? ?她想探个究竟, 门已「磅!」的一声被数名彪形大汉撞开。 一进家中, 为首的男子便对立强喊道: 「喂!你到底要什么时候还钱, 不能再拖了!给我听清楚你今天要是不还清, 我们就把你家砸烂了!」 ? ?? ?若薇心头火起 大声说道: 「你们是要做什么?讲不讲理啊?我先生都说得很明白了 钱过几天就会还你们还咄咄逼人,真野蛮啊!」 ? ?? ?立强一见情况不好, 连拖带拉想把若薇带到房间远离是非。 可是若薇天生是直性子,遇到不合理或不公平的事都会据理力争, 毫不妥协。 脾气一上来,任天皇老子也是拦她不住。 ? ?? ?******************************************** ? ?? ?另一名大汉也火了, 手中亮出一把刀 喝道: 「詹立强,你到底还不还?不还我就杀了你和你老婆, 别以为我下不了手!」说完两个男人便扭打成一团。 ? ???若薇斜眼瞧见了桌上的电话,正准备报警, 一双大手按住了电话。 「想报警?门都没有!」她看了那名大汉一眼, 说道: 「你放开我!放开!」? ?? ?大汉伸手掐住若薇的脖子 把她向旁边拉去。 她只觉得唿吸困难,想到腹中的孩子,下意识用手保护腹部。 ? ?? ?********************************************? ?? ?正当大汉把若薇拉向电视柜时, 不慎碰倒了放在上头的大花瓶。 他把若薇用力往地上一摔,「噢~~」若薇吃痛, 叫出了声。 但没来不及爬起身,花瓶就不偏不倚,砸到了她的肚子上。 ? ? 「啊哟~~~」若薇立刻失声尖叫: 「我...我的肚子...好痛...」 此时红色的液体由若薇两腿间流出, 她吃力拖着身体爬向还在不远处和人扭打的立强。 「不...不要打了...求…求…你们...」说完便晕厥过去。 ? ???一名大汉眼看不妙, 就对为首之人说道: 「老大, 我们快闪吧!要出人命了!」其他人看到地上昏死的若薇 也连忙扔下立强熘之大吉。 ? ?? ?立强立即冲上前,抱起倒在血泊里的若薇, 脸色惊恐地喊道: 「若薇!你醒醒!醒醒啊!」? ?? ?她缓缓睁开眼 脸色苍白地说道: 「孩子…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立强这才明白事情严重了。 他手忙脚乱地联络救护车: 「喂!这里是XX路XX巷XX号X楼, 麻烦快点!这里有人有生命危险!」然后他顺便报了警 而若薇再度陷入昏迷。 ??? ?? ?********************************************? ?? ?二十分钟后, 若薇被推进产房立强受伤的左臂已包扎处理完毕, 在外头等着双方家长赶到医院。 他低下头,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很是内疚。 他知道若薇渴望有个孩子,但他不旦没保护好她, 而且孩子状况现在看来极不乐观。 ? ?? ?走廊上传来急切的脚步声,立强回头, 看到若薇的母亲和姊姊英琦匆匆赶到。 她满头大汗, 直问道: 「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告诉你, 如果我家若薇有任何闪失我就和你没完没了!」? ???「妈, 今天会发生这事情就是因为他好赌引起的。 」英琦气愤难平地说道: 「立强,你扪心自问, 你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若薇。 你成天下班后,就直接上赌桌。 」? ?? ?立强被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批评地体无完肤。 他哑口无言,只希望产房的门快点打开,若薇可以平安无事得活下来… ? ?经过漫长的等待, 产房厚重的大门的门终于开了 若薇被推了出来: 额头贴着纱布, 脸色苍白手上吊着点滴。 医师则紧跟在后。 大伙围住医生询问情形, 医生说道: 「病人表皮有外伤, 孩子...很不幸...没保住。 我们刚刚给她输血。 等她稍后醒来,嘱咐她好好休息。 」? ?? ?********************************************??? ?? ?病房里, 若薇迷迷煳煳醒来。 适才她还梦见流血冲突场面, 口中不断地说着梦话: 「求…你们…不要打了…」 ? ?? ?若薇母亲听到微弱的声音, 马上靠近病床边 说道: 「你醒了,女儿。 」 ? ???「妈…我没事了...孩子还在吧...它…怎么不动了?」若薇虚弱地说道。 ? ???「若薇...孩子没了...以后还会有的。 」采薇挣扎好久,终于说出这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 ?? ?听完这句话,若薇忍不住放声大哭。 看到站在床边的立强,火气、怨气上冲脑门, 她费力地举起手「啪!」一声用力赏了立强一巴掌。 她呜咽道: 「詹立强!还我孩子...这都是你的错...你难道不知道...孩子对我有多么重要吗...」 ? ?? ?她口中不断痛骂, 立强一声也不敢吭旁人不管怎么苦劝都劝不住。 岳母抱住若薇, 安慰道: 「好了,好了, 别骂了。 你想哭就哭吧。 」让她怀里尽情流泪。 ??? ?? ?********************************************? ?? ?出院后, 若薇便回娘家住了半年。 这期间,立强决定痛改前非,努力工作,戒掉好赌的习惯。 他不好意思见若薇,总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只好定时打电话去关心、问候。 另一方面,借钱的地下钱庄因涉及暴力讨债, 遭警方破获肃清立强的心头大患终于消失了。 等到一切回复稳定,他态度谦恭,亲自登门接若薇回家, 才好不容易获得她和她家人的谅解。 ? ?? ?因为有好长一段时间,若薇不在身边, 立强很是想念。 若薇回来后,出于补偿心理,他对她格外温柔体贴, 尽量讨她欢心。 刚开始若薇对立强还很冷淡,随后两人之间的裂痕逐渐弭平, 又开始热络起来。 ? ?? ?********************************************? ? ? ?? ?某夜, 若薇盥洗已毕躺到床上正待睡下,立强便靠上去想和她亲热。 他凑近若薇耳边, 轻声说道: 「你真香!让我想了好久了…」? ?? ?若薇心中也如此想, 温柔说道: 「要我满足你你得好好补偿我, 还我一个孩子。 」 ? ???「好,没问题!」立强解开浴袍腰带, 敞开的浴袍底下只有一件小巧的粉红色蕾丝丁字裤。 若薇的肌肤白皙而光滑,摸起来如丝般细致。 他轻轻吻着粉颈、香肩,若薇身上散发出沐浴乳的花草淡香深深吸引了他。 ? ?? ?立强抚摸若薇丰满坚挺的乳峰,逗弄胸前粉嫩的蓓蕾, 不一会便双双硬挺。 他问道: 「宝贝,舒服吗?」说完轻轻含住吸吮。 ? ? 「嗯~」若薇娇声回应道,她脸部潮红, 眼神迷离看来十分享受。 ? ?? ?********************************************? ?? ?立强的手滑过她平滑的腹部, 来到两腿之间隔着轻薄的布料爱抚着禁区。 ? ?「呜...嗯...嗯~~」若薇柔声呻吟道,身体开始不自然的扭动。 他探入内裤,抚弄着浓密的丛林和柔嫩的花蕊, 只听见腿间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那里已是潮湿不堪。 ? ? 「哈...啊...讨厌~~~」若薇嘴上如此说, 双腿却越张越开吸引立强更强烈的攻击。 他小心翼翼地褪下蕾丝内裤,头埋近双腿间, 舌头品尝着鲜嫩欲滴的花蕊。 ? ? 「啊...嗯...啊~~~」若薇的呻吟越发明显, 额头渗出细细汗水。 「立强...我...我要...我要...」她忍不住开口要求。 ? ?? ?立强下身已然昂扬,他慢条斯理脱去裤子, 对准温暖湿润的蜜穴口。 「要进去啰!」语毕,阳物慢慢挺进若薇的体内。 ? ? 「呜...啊...啊...」由于久未有亲密接触, 若薇还不习惯这感觉。 立强不愧是老经验,他温柔握住若薇的手,摸着她秀丽的脸庞, 让她安定下来使之随着节奏进入欢愉境界。 ? ? 身体紧紧交缠在一起,忽而立强在上, 忽而若薇在上;忽而侧卧忽而趴伏;忽而蹲坐, 忽而站立。 两人激烈地喘息着,呻吟着,心中慾火熊熊燃起, 直上云霄。 缠绵无数回,才依依不舍分开,沉沉睡去…? ? *********************************************??? ? 从此, 夫妻俩的生活恢复常轨。 两人各自工作,携手打拼。 虽说地下钱庄不会再找他,其他银行贷款仍是不小的压力。 但两人有共识,要为这个家奋斗下去。 ? ? 三个月后,若薇的生日到了。 那天,家里还特别开arty庆祝,不少亲朋好友共襄盛举。 等到酒酣耳热、杯盘狼藉之际,已是晚间十点半。 送走了宾客,收拾完残局,若薇也累瘫了。 她high过头,喝了不少酒,脸上泛起红晕,意识有些模煳。 她感到头微微发疼,想回房休息。 「你看你,喝多了吧!我给你倒点水去。 」立强说道。 他向来疼爱若薇,只要她一喝醉便如此做。 ? ?? ?********************************************? ?? ?若薇喝完水, 脑子稍微清醒了。 立强扶着她,慢慢回到房间躺好,温柔亲着半睡半醒的她。 ? ???「我想睡了!慢…慢…点嘛…」若薇模煳地说道, 但立强仍贪婪地亲着片刻也不停下。 ? ???「痛…轻点…」若薇彻底被立强征服了。 她毫不反抗,听任立强将连身洋装、蕾丝胸罩、薄纱内裤一件件褪去, 她一丝不挂赤身露体倒在他怀里,让他带领她体验性爱的美好...??? ?? ?*******************************************? ?? ?之后半个月, 若薇成天感到全身无力食不知味。 上班时也是提不起劲,直想打盹。 她心想: 「我又怀孕了吗?」于是至医院求诊。 经过一系列检查,结果出炉—她果然怀孕了。 ? ?? ?若薇不好意思地问道: 「我…这…」 ? ? 「害臊什么?你怀了两个孩子呢!」医生笑眯眯的说。 若薇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想到会怀上双胞胎。 回到家,便睡在床上,等立强回家。 ? ???「亲爱的,我回来了。 身体好点了吗?想吃什么?我去做。 」立强走进房间,对床上的若薇说道。 ? ?? ?若薇看见立强, 摇头说道: 「我什么都不想吃。 」 ? ?? ?他心疼地摸了摸头,「有点发烧喔!」转身就要去拿退烧药。 ? ?? ?若薇拦住他道: 「不用了。 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 」? ???「嗯?」 ? ?? ?若薇拉住立强的手, 放到腹部上。 「你摸摸,里面有两个小东西。 」 ? ???「哈!我又要当爸爸了!」立强高兴至极, 情不自禁抱住若薇良久才松开。 ? ?? ?********************************************? ?? ?当晚, 若薇睡再床上脸色凝重。 立强疑惑不解, 问道: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有什么心事吗?」他向来知道, 若薇的喜怒哀乐不容易从脸上看出但夫妻相处日久, 他知道要如何揣摩她的心思。 ? ???「其实...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若薇略有所思地说道: 「一切太突然了...贷款还没还清, 还要养孩子…」 ? ???「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立强抓着若薇肩头, 坚定说道: 「我已经戒赌了, 以后保证不会再碰。 我们好好工作,让孩子受良好教育...」他激动地差点跪到床下。 ? ?? ?若薇接着说道: 「那以后别动不动就说离婚, 好不好?我想给孩子一个完整、幸福的家。 」他如此说是有道理的: 她孩提时期是和母亲一起过的。 三岁那年,父母便离异,她也从小就养成独立的性格。 她记忆所及,学生时代总和打工连在一起。 后来母亲改嫁,她也多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因为从小缺少父爱,所以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生活在完整家庭。 这便是若薇最简单的愿望。 ? ?? ?「没问题,老婆大人。 」立强温柔说道,轻轻吻上了若薇的唇。 ? ?? ?*******************************************? ?? ?光阴似箭, 岁月如梭若薇已怀孕八个多月,婴儿房也布置好了。 她已经跟公司请了产假,经济重担全落到立强身上。 但他毫不嫌苦,为了维系这个家,他有义务如此做。 而且之前差点家破人亡的殷监,让他知道不能重蹈覆辙。 ? ?? ? 前一阵子,若薇总觉得腹中的胎儿不大安分, 老在折腾她。 终于一天傍晚,若薇正在做家事,突然感到腹痛如绞。 她以为是一般肚子痛,于是来到厕所。 才刚脱下内裤,却惊觉裤底有异状─她破水了, 孩子提前报到。 ? ?? ?她慌得不知所措,正好赶上立强回家。 若薇一见立强, 立刻说道: 「老公...小家伙...好像...要提前生...痛...快...快送我去医院...」立强二话不说, 赶紧将她送医。 ? ?? ?*******************************************? ???「孩子已经入盆, 下降速度很快而且子宫颈已开两指。 」医师检查情况后, 对着急的立强说道: 「今天就让产妇住院, 随时准备生产。 」? ?? ?听着这些话,立强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悦还是忧虑, 只是心想: 「若薇定是动到胎气了。 」半小时后,若薇的母亲和英琦得到她的通知, 迅速来到医院陪伴。 ? ?? ?******************************************* ? ?? ?病房内, 英琦好不容易哄若薇闭上眼睛自己也趴在病床床沿睡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凌晨两点,若薇觉得阵痛又开始了, 连忙唤起母亲和姐姐: 「妈、姐...我痛...快...快...去通知...护士...医生...」 ? ?? ?「若薇 你要撑住我们会在这里陪你的。 」英期紧握住她的手说道。 ? ???不久,住院医生和护士赶到。 他们做了检查,子宫颈已经开三指,确定孩子要生了, 就给她装上测了胎心仪侦测胎医生还嘱咐给若薇吃点东西, 补充体力。 ? ???若薇觉得全身疲倦,她很想睡上一会, 但阵痛仍一波波的来袭。 她听到姐姐、母亲和立强都叫她坚持下去,还不断帮忙擦汗、按摩。 她低声呻吟着,手不时握住家人的手。 ??? ???*******************************************? ?? ?终于, 子宫颈开到四指终于要进产房了。 腹部阵痛渐趋强烈,若薇也痛得唉唉叫。 「放松,先别用力!」若薇身边站着匆匆赶来的主治医生─饶淑贤大夫。 她摸着若薇的头, 说道: 「詹太太,先吃点东西。 待会分娩十分耗费体力,你务必要依照我们的指示配合。 」若薇虚弱地点点头,没有多馀的力气说话。 ? ???「子宫收缩了!用力!」饶大夫下了口令。 ? ?? ?若薇头微向上抬,咬紧牙关向下用力推。 阵痛过去, 饶大夫说道: 「休息一下,詹太太。 深唿吸,坚持下去!」? ???「痛…啊啊…」若薇张开嘴, 大口唿吸着。 ? ?? ?饶大夫慢慢向下揉着肚子,若薇则一次次用力。 饶大夫不时地帮助安安擦汗, 还不忘鼓励道: 「快了!看到头了!用力!」 ? ?? ?若薇此时全身大汗淋漓, 但她知道不能停下来。 因为孩子正不断向外,想唿吸到第一口空气。 ? ?? ? *******************************************? ?? ?「詹太太, 痛得话就喊出来!别憋着!」饶大夫看若薇神色痛苦 如是说道。 ? ?? ?「啊…哈…哈…啊~~」若薇满脸涨红, 手紧握住握把。 这时感到下身有东西要出来,鼓在那里颇为难受。 她不停用力,「啊…啊~~~」? ?? ?「詹太太!第一个孩子出来了。 你休息一下,再用点力,快看到第二个孩子了。 」? ?? ?若薇被生产的剧痛折磨得泪流满面。 「嗯…嗯~~」她重新用力,胸脯不停上下起伏。 「嗯…啊…」觉得有股力量在拉着孩子,她用尽全身力气, 「啊~~」的一声整个人软倒在分娩台上,随之而来的是婴儿响亮的哭声。 ? ?? ?饶大夫终于松了口气,握住若薇满是汗水的手, 高兴说道: 「詹太太真恭喜你,是对龙凤胎, 儿女俱全。 你来抱抱、亲亲他们。 」 ? ?? ?若薇接过婴儿,看到第二个孩子和自己几乎是同个模子刻出来的—是个女儿。 她亲了亲孩子们,看着两个家伙啼哭,不禁流出激动的泪水。 ??? ?? ?********************************************? ?? ?若薇对甫出生的孩子宠爱异常, 所以她出院休养一段时间后就和立强努力工作, 赚取家里的生活费和孩子们的奶粉钱。 一回到家,就直奔孩子身边,几乎不理立强, 他也跟着感到吃味。 ? ?? ?这晚,若薇在床边给孩子哼摇篮曲, 立强轻声走了进来。 「快睡吧!你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睡了,亲爱的。 」他一边说道,一边想抱住若薇。 ? ?? ?若薇既好气又好笑地说道: 「你居然连小孩子都嫉妒, 真是的。 」? ???「我好久没和你亲热了,老婆。 」立强贴在她耳边说道。 若薇手慢慢放到立强肩上,他顺势将她抱至床上。 ? ?? ?*******************************************? ???「你先帮我脱衣服。 」若薇吻着立强,催促道。 ? ???「好,没问题。 」立强将若薇身上新买的暗红色睡袍敞开,不断抚摸她的粉颈。 ? ???「还有一件唷...」若薇害羞地娇声说道。 ? ???「真漂亮的内衣,哪里买的?」立强把手放到若薇前扣式粉蓝色胸罩的搭扣上, 「啪」一声就被解开。 他把胸罩扔至床下,开始用指尖和嘴逗弄、爱抚着丰满柔软的双峰。 ? ?? ?若薇开始呻吟道: 「嗯…啊…嗯…好…没有…立强…啊…」立强一听, 整个人都软了下身也硬挺了。 他将若薇紧抱在怀里,她的脸上正挂着甜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