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由美子到达高潮昏迷过去以后,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麻绳,将她牢牢地捆绑起来。手绑在身体后,弯曲起她的一双膝盖,跟肩膀绑在一起。因为通过胸口前的麻绳是绑成十字形状,所以原本就很丰满的胸部变得更为突出,好像快要爆破的气球一样。残留在大腿上的是一双已经破碎不能成形的裤袜,在大腿根的布料还充满着高潮过后的蜜汁。 此刻的我早已是将全身脱个精光。这或许也是由美子惊愕的一部份原因,她大概是因为看见我全裸的模样吧。事实上,由美子过去并没有看见过老公以外其他男人的身体,尤其是那宏伟的肉棒。 『太太,你大概已经爽翻了天吧……怎样?第一次的性高潮,你有没有什么感想呢?』 『啊…这…这……现在请放过我吧!!』 『太太!!高潮过后的你煳涂了吗?怎么这样胡说!你都不管我,一个人轻易就爽快起来。这样是不对的,做人必须要有所回报,所以你不认为也应该让我爽快一下吗?这才是做人的道理吧。』 『你…说什么……哪有这样。请住手吧!』 我突然抓着由美子惊恐的脸蛋,强迫她看着我,然后强行亲吻着她。可是由美子却紧闭牙关抵抗着,我只好暂时放过她的红唇。 『真是很不错的一张小嘴。不喜欢接吻吗?嘿嘿,那我只好用另一张嘴唇作对手了。』 我抓起已经碎裂成丝条状的裤袜,痛快撕裂着,跟着我看见奇妙的景象,裤袜是一丝一丝飞离了双腿。 撕~~~ 裤袜尼龙布料撕裂时发出淫靡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 『你不可以这样!!』 裤袜一丝一丝的飞离,再也遮掩不住躲藏在下面诱惑男人的物件。纯白的内裤娇羞地露出身影,洁净的素白和裤袜的茶色形成一个强烈对照。 这时我遭受第一次的阻碍,我居然不容意将内裤撕裂,这或许是角度不对,所以我拿出了一把刀。 『住…住手!!』 咻~咻~~ 在我熟练的刀法下,剩馀的内裤很快就脱离出去,旋即露出的是被耻毛包覆住的蜜器。 大概是没有想过会给别人看见吧,所以由美子并没有修剪耻毛。虽然耻毛不算浓密,但生长在阴唇周围的阴毛却给人一种茂密的第一印象。这是因为肌肤非常雪白的关系,所以看起来要比实际上还要更加浓密。 我试着触摸一下阴毛看看,手上传来的是一股绵长又细致的柔顺感。 我想她的阴毛应该还算是相当淡薄吧。 『接…接吻可以的……所以……请放过……放过那里吧!』 『呦~一开始你就这样说不就好了嘛!』 我再次亲吻住上由美子的双唇。前次碰到的是牙关的紧闭,但这次舌头却是轻松地就侵入到她的口腔之中。 更令我开心的是,她看起来是已经有所觉悟了吧,对于舌头的探入并没有反对,反而还做出反应,只可惜回应的动作却那那样拙劣,从这可以明确判断出,就算是和老公性交的时候,她们大概也没有接吻吧。 由美子的老公显然失职,他并没有好好教育过她。 失职,真是大失职! 可惜,真是大可惜! 好险,真是大好险! 爽快,真是大爽快! 大量口水送进嘴巴里后,我便离开诱人双唇,然后冷冷的命令着:『把口水全部喝下去!』由美子闭着眼睛,将口中的口水咽了下去。 『接下来,换我来喝喝太太的口水了!』说完后,我整张脸就埋进由美子的股间了。 『不可以这样!我们有约定过了……啊啊嗯!!』 我张嘴一口含住长满阴毛的蜜唇。这可不是一副肮脏的性器,是已经有超过四年以上的时间,没有开垦过的宝地。 勃起的阴蒂虽在包皮的拦阻下,也努力露出一点容貌。 虽然由美子和尤佳利是一对母女,但她们的阴蒂却有着很大的不同。尤佳利的阴蒂细小而干净,但由美子却是巨大而鲜红。我想既然是母女俩,那尤佳利迟早也会发育成这副淫乱的模样吧! 此刻,由美子的阴蒂早已经充血勃起着,好像一颗红宝石一样发出鲜红的光芒,迫不及待等着我的疼爱。 啾啾…… 『哎呀~!』在我高超的舔弄之下,由美子立刻发出娇美的叹息。 但我却没有继续爱抚,暂时停下享用美食的行动。 我心中忍不住地欢唿着。应该不能称唿她是一个人妻吧!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做爱的关系,所以她的一双蜜唇是相当娇艳,好像一朵完全绽放的花朵,散布着浓浓的花香,正勾引着采蜜的浪蝶。如果说这是一个十几岁少女的蜜唇,大概也没有人会反对。 据说有男人天生就不喜欢女人的下体,因为那闻起来,就是一股食物馊掉的气味,还伴随着尿艘味,很多男人是不敢恭维的。这样看来,由美子的老公说不定就是属于这种男人。 我顺着花瓣的左右两边滑动着,试着悄悄打开尘封已久的蜜唇。 滋滋~~~ 在蜜唇张开的那一瞬间,释放出一股我熟识的气味,那是女人美妙的性爱气味。 虽然蜜唇淫靡地张开,宝贵的蜜穴入口前有着更小的花瓣孺动起来,进而紧紧闭合在一起,像似惊惶失措地想要掩盖住蜜孔一样。 那是娇小的小阴唇。 小阴唇有着非常亮丽的粉红色,色泽鲜红到令人惊奇的程度,令人心生怀疑这蜜唇的主人居然是一位三十来岁妇人。 由美子蜜穴中的气味非常浓厚。过去我也曾干过好几个人妻,但却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浓烈的气味。这股气味倒是在我在干处女中学生或高中生时候,从她们娇嫩的小穴里飘散出来的味道是有几分的神似。也就是说,这是一种长年欲求不满,在性慾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所堆积而成的气味。 因为由美子从来都没有做过手淫的关系,所以在性慾来临的时候,大概是以理智来克服,来压抑吧。但是,这一具成熟的肉体一定是经常需要男人的慰藉,所以蜜穴内才会经常散发出强烈的贺尔蒙。 我想在由美子的阴璧上,一定堆积大量代表性慾的耻垢吧,那可是蜜汁经过浓缩萃取后的绝妙产物,是上天的恩赐。如果我碰到一个被男人操到不行的破旧烂穴,而且还散发出这样强烈的贺尔蒙,那可是会让我迷惑不已。 微微抽动的蜜穴口正痉峦着,分泌出水滴状的蜜汁。蜜汁晶莹剔透到让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将蜜汁掏取起来,卷入口中。顿时,我感觉到口腔充满着淫猥的美味,那可是我最喜欢的滋味。 这股味道简直就像似春药一般,让我的身体发烫了,头为之一晕,跟着大量的血液冲进肉棒,使得肉棒瞬间如天神般耸立起来,发出阵阵吓人的态势。 『啊啊!不可以的!!住手!!……啊啊~~~』 今天肉棒状况好的不得了,让我相当陶醉,当从陶醉乡回来的时候,我人早已经像饿虎扑羊一般,扑上了由美子那令人流连忘反的肉体上。张开大嘴吸吮着蜜汁,发出啾啾的声音,仿佛要索求更多的蜜汁,我不断爱抚着蜜穴入口,来催促着蜜汁的分泌。 在固执拨弄蜜核的高超手法下,淫贝就像似打开开关的水龙头一样,蜜汁如喷泉汹涌分泌出来。 『啊啊~这样~~不…不可以……住手吧!!』 由美子蜜唇上的花瓣里所散发出来的香味令我发狂,疯癫的我灵巧的游移着舌头,这次的目标是转而向下攻击到那狭窄的菊花蕾。 『那…那里是不可以的!!』 肮脏的排泄器官要被舔吮了,这样的极端羞耻让由美子尖叫了起来,这是过去根本没有想像过的。仿佛要从这样耻辱中逃脱一般,由美子拼命紧闭着肛门。但我的手却早已搭上两片雪白的屁股,用力向左右剥开,随着两片屁股的分离,狭窄菊花蕾娇羞的模样也慢慢显露出。 如同包住蜜穴一样,在肛门的四周围,同样也散乱地生长一根根软毛,虽是这样但数量却是相当惊人。匆匆一看,菊花蕾就宛如十来岁小姑娘的稚嫩蜜穴,但却披覆着这样浓厚的阴毛,真是相当不协调。 菊花蕾四周围的阴毛要比蜜穴周围的还要来得柔软而细微。按常理来说,我如果看见别人老婆下体上有长出这样的丛林,粗大肉棒铁定立即萎缩下去了,但此刻我正被由美子强烈体香所冲击着,所以我根本不在乎这些,欲火中烧的我三步做两步地往香喷喷的肉体上扑去。 『不要!请…不要这样……啊啊啊~!!』 如果经过一定程度的开发过后,大部分的菊花蕾在历经巧妙的前戏之下,几乎就会有快感。但由美子是长期饱受性慾饥渴的女人,我相信经过调教之后,她所得到的快感应该是以倍数来计算的吧。 好像要分开菊花蕾上的一条皱褶似的,我活动舌头仔细地舔吮着。大概是因为羞耻的关系吧,肛门是一紧一松,频繁交替着,但松的时间却越来越长。 因为最令人羞耻的花蕾暴就露在我的眼前,所以由美子感到相当苦闷。从花瓣中所分泌出来的蜜汁,这时也慢慢流到花蕾上,形成绝佳助兴的媒介。 我放开一只手,再次对花瓣爱抚着,这次我要将两根手指插进花瓣中,进入到蜜穴里。 噗吱~~~ 仿佛被吞噬一般,手指消失在蜜唇间,然后迅速刺入了花道里。 『哎呀~!』 经过长达四年无人闻问的花径,今天总算有足影的踩踏,由美子也性感呻吟起来。花房内湿热而高温,因为久旷的关系,所以光是手指插入而已,花道内的蜜汁就疯狂向外喷洒出来。溢出的蜜汁量多到难以想像,慢慢形成一潭浓浓的蜜汁浆,浓到让我的手指几乎要动弹不了了,好像身陷泥沼之中举步为难的感觉。 四年后终于碰到的猎物,让蜜穴的软肉欢唿地舞动着,手指瞬间就可以感受到那软肉中皱褶特殊的挤压力道。 我旋转着手腕同时弯曲起手指,来回在蜜穴中括动着。 『不要啊啊啊啊~~~住手住手~~~』 由美子不断前后左右扭动着腰身,如孤舟在狂风巨浪中,她拼命挣扎着。当然我不会在这样的肢体活动中败下阵来,我紧贴在屁股中。 来回括动蜜穴有一小段时间后,我幻化出新的手技,这次是快速抽动起手指来。当手指向外抽出的时候,果然就跟我想像一样,从花瓣里拖引而出一股浓烈的耻垢香气,我勐力的吸气着,将所有的花香深深吸进鼻腔中。 手指抽送的摩擦里,阴道璧激起快乐的浪花,让软肉珍惜地紧紧扣住手指。 『啊啊~~啊啊嗯~~不要啊……啊啊!』 肛门被迫暴露在男人面前,而且还被男人给舔吮着,蜜穴插入了手指,还感到迅速抽送的滋味。长久未得的性感和喜悦再次降临,将由美子拖进甜美的耻辱世界。身体处处显露着肉体的快乐反应。 我放开一直压制住屁股的手,转而玩弄起阴蒂。卷尖起舌尖刺入肛门中,浸泡在蜜汁中的小孔迅速大开接受我舌头的疼爱。 『哎呀~~不可以的!!住手吧!!』 噗吱~~噗吱~~~ 手指抽送的速度稍微拉高起来,摩擦阴蒂的手指也同步加速起来。 『啊啊!不可以……啊啊!~』 噗吱~~噗吱~~~ 『啊啊!不可以……啊啊!~』 噗吱~~噗吱~~~ 前后两个蜜洞受到手指的指奸,肛门发出阵阵淫靡的声音,蜜汁宛如瀑布般的从花瓣内分泌出向下狂泄而去。 『不要…那里……啊啊……不可以……啊啊啊!!』 我狂野又激烈地挑逗阴蒂。 『啊啊啊~……啊!!』 由美子再次高潮了,从蜜穴里喷出透明的未知液体。 碰碰~~ 喷出的阴精如浪潮般打在我的脸庞,弄湿了我,好像泼洒上汽油,让我原本高胀的欲火,轰地一声,火苗轰上天际,我再也无法忍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