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奸 我是一个二十七岁的住家少妇,丈夫开了一间卡拉OK,我们生了小孩之后,我就在家照顾小孩,不去上班了,丈夫何超忙于生意,经常彻夜不归。 丈夫的卡拉OK请了一个公关经理,叫温娜,他们夫妇住在我们隔壁,他丈夫叫周立明,是个股票经纪,这段时间生意不好,呆在家里闲着,有时也过来我家吃顿午餐。 这天晚上,立明过来我家,说他们都不回来吃晚饭,叫我一起上街吃晚饭。 我也有点习惯丈夫不回家吃饭了,就答应了。把小孩交给保姆,我们就上了街。 「何太太,你丈夫最近也常常不回家吗?」 「是呀,经常晚上两三点才回来,有时第二天早上才回来,真不知道他忙什么!」我没好气的说。 「我老婆也是,我问过卡拉OK的小李,他说一般晚上一点以前就关门了,怎么搞得那么夜!」 「何超说关门之后和同事宵夜。」 「哦?那我们今晚也去和他们一起吃宵夜。」 「好啊!」 吃完晚饭回家,到了十二点半,立明过来叫我,我们一起开车去我丈夫开的那间卡拉OK。 去到那里,已经关门了,里面还有些灯光。 我也有钥匙的,就从侧门开门进去。 大厅里没人,包房那边有音乐和灯光。 我们从走廊走过去,来到门边,听见里面传出女人的娇笑声︰ 「哟,要死咯…轻点嘛…」 声音隐约,门从里面反锁了。 我们心里都嘀咕着,对视一眼,但又不敢肯定。 「去那边的窗口看看!」我说。 我们走进旁边那个包房,两间包房的阳台是相连的。 铝合金窗门关上了,窗帘遮的密密的,没办法看。但声音比刚才清楚。 「嘻嘻,你看看,人家都要流水咯…」 「流水就好么,来,把腿张开一点…」 「还不够么,我的小穴都张开口了呢!看!我的肉门会动的呀,别咬那么大力么,小豆豆嫩哟,…噢,死鬼何超,…别拔我的穴毛呀…」 「你的毛这么密,不分开怎么找的到你的肉洞呢?」 「哟!怪我多毛耶!喏,我掰开我的穴儿,让你舔舔我的肉缝吧!谗嘴猫!」 这下我们都知道了,我丈夫和立明老婆,正在里面偷情! 我气的都忘记喊叫了,立明却看着我,像是早已知道一样,说︰「何太太,其实我早就猜到了,只不过没有亲眼证实而已,他们已经搞了一个多月了,我自己在外面也不是一个女人,所以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你就…」 「别说了!他做初一,我做十五,看看谁吃亏!」我也气了,声音不大,但却很坚决。 这时候,里面又传来他们的声音… 「喔…你的肉棒好硬喔…」 「快,快插进来…噢…进去了!啊!插到我肚子里去了!好胀哦!」 「淫妇!」立明骂道。「一天不挨插就叫春!」 「你老婆挺浪的哟!」我小声说。 「她在我面前,哪里敢这样!」 「为什么?」 「每次她都让我干得喊救命,就是因为她受不了我那么大,才出去偷食的!」 我听了,有点好笑,男人都爱逞能,老婆偷食还要说是因为自己太强壮了。 立明看我好像不信,就说︰「真的,我老婆那里比较窄,我又要个把小时,她经常要用口帮我解决才行,她就是不喜欢口交,所以我们才闹翻的。」 「你这么厉害?我老公一般半个钟就行了。」我笑了笑,老实说,我生了小孩子之后,老公就很少和我性交了,听了他们在里面的淫荡话语,心里也痒痒的。 「不过,我们快半年没有做爱了…」 立明何等聪明,马上听出苗苗了,他伸手拉住我的手,笑着说︰「你听听,他们说什么呢?」 我让他握住我的手,侧耳听… 「噢!好棒哟,要插穿我的肉洞了,啊…」 「喔,爽死了,肉穴要爽烂了,哦…我泄了…浪女人要泄了…」 「不听了!再听我就忍不住了!」我笑着对立明说︰「要听你自己听吧!」 「嘿嘿,你的定力也不怎么样嘛!」 「你就行…」我一边说,一边装作不在意的用臀部挨上他下体,嘿,他那东西早已直挺挺的了!「嘻嘻,还说我呢,你自己…」 「我怎么了?」立明捉狭的说。 「你自己心知肚明!都一柱擎天了,还装蒜!」我伸手打了他胯间的凸起…哇,好硬哟! 「嘿嘿,正常反应嘛,你没有感觉吗?」 「我才没有你们男人那么心邪呢!」 「是吗?那你为什么鼻子尖冒汗,还要夹紧双腿呢?」 「死鬼!自己知道的嘛!又不是处男了!」 「哈,我只知道自己的反应,谁知道你夹紧双腿做什吗?」 「怪不得你老婆偷人,你连女人的正常反应都不知道!」 「哦?这是你们女人的正常反应吗?好像有点不同啊?」 「怎么不同?」 「你没听我老婆说吗,应该是下面出水才对呀!」 「要死了!」我娇羞的甩开他的手,说「你又知道我下面没出水?」说完,我自己也觉得脸颊发烧了。 「噢!我明白了,你下面出水了,就夹紧双腿,防止那水流下来!是吗?」他笑的好邪门! 「去!不跟你说了!就会占人家的便宜!」 「别生气嘛,说说笑而已,」立明打了个哈哈︰「哎,何太太,你怎么喘气啊?」 「你自己听嘛,真肉麻!」 原来里面的男女又弄出声音了… 「超哥,你好棒哟,我快顶不住了…」 「我也要来了,喔…」 「啊!射精了!射到我脸上!射到我脸上!快!噢!射出来了!好多呀,噢!…」 我听着,唿吸也急促起来。 立明肯定看到我的反应了,伸手从背后抱住我,轻轻的在我耳边说︰「何太太,你是不是也顶不住了呢?」 「嗯…」我声音也有点颤动,无力的挨着立明的身体。 立明的双手从我肋下把我抱得更紧,他的双臂,在我胸前的双峰之下,微微的托住我丰满的乳房。 我整个背都紧贴着立明,我感觉到自己的臀沟之内,有一根硬挺挺的东西顶着…还会动哩! 立明抱住我,半拖半搂的把我挪进隔壁的包房,我们一起坐在那宽大的长沙发上。 包房很暗,让我感觉没有那么难堪…他真清楚女人的心理! 立明抱着我,没有什么行动,只是他那要命的小弟弟,紧紧的顶在我臀沟那儿,一动一动的。 我的敏感部位,距离他那东西只有几寸之遥,呵,好难受啊! 终于,还是我忍不住了,小声说︰「你呀,…」 「怎么了?」 「…」我没出声,但唿吸急促了一些,胸脯起伏着。 「不舒服吗?」 「嗯…」 「哦!哪里不舒服呢?」他的话语里带着笑意。 「嗯…心里…不舒服…」 「哦,我帮你…」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到我胸部,双掌从下往上,握住我挺拔的双乳,一手兜住一个,轻轻摩挲着,有时还微微用力的抚弄几下。 「嗯…」我感觉很舒服,也轻轻的从鼻子里露出了声音。 立明开始更进一步的动作了,他的手从我上衣下面伸进去,慢慢的抚摸我的肚子,然后又向上,从我的胸罩钻进去,紧紧的握住我的乳房。 他的另一支手,撩起了我的裙子,抚摸我的大腿,轻轻的,慢慢的,摸到我两腿中间的禁地。 我知道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很多,本能的夹紧双腿。 立明并不着急,抽出让我夹紧的手,摸到我的背上的胸罩带子,想解开它。他摸索了一会儿,还是解不开。 「傻瓜,扣子在前面呢!」我忍不住笑着说。 「哦!」他恍然道︰「怪不得找不到呢!」 他终于解开我双乳的束缚,一手捏住我一粒乳头,轻轻的揉捻着,把我那两颗奶头揉得慢慢硬了起来。 「何太太,你的胸很结实,很有弹性啊,嘻嘻,你的乳头真硬啊!」 「让你这么捏,怎么会不硬呐!」我也笑道。 立明放开我的乳房,伸手再撩起我的裙子,很快的从我的膝盖摸上我的大腿,又探进我双腿中间,轻轻的按在我贲起的小肉山上。 我的内裤更湿了,他的手指轻轻抚摸我柔软的肉丘,上下游走。 「噢!…」我一声轻唿。 原来,他的手指在我内裤上下抚摸了一会儿,又微微用力按压,把我那凸起的肉丘按得裂开了两半! 我再也忍不住了,时高时低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从我的鼻孔传出来。 「何太太,你这里很柔软哦,我想看看,行吗?」 「…」我没出声,我还是有点害羞。 立明见我没出声,就继续抚弄我的禁地,隔着内裤顺着我裂开的肉缝,上下滑动。 过了一会儿,我见他没有什么行动,就小声说「你要看…就…」说完,娇羞的把头埋在胸前。 他一听,高兴的说︰「嗨,我还以为你不肯呢!」 「死鬼!不肯会让你这样摸来摸去的嘛!」我娇笑着说「傻瓜!…等会儿都让你爬到身上了,还不肯什吗?」 「那一会儿我让你爬在我上面,好吗?」他笑嘻嘻的说。 「好你个死鬼头!」 立明起身把房门锁上,又打开房灯。 「不要那么亮嘛!」我羞涩的说。 「你这么美,我想看清楚一点啊!」 「咄!白天没见过吗?」我白了他一眼。 「白天只能看见你的外貌嘛!」 「死鬼!」我吃吃的笑道︰「你就是心邪!除了外貌,你还想看什么呀?」 「那当然是你的秘密咯!」立明笑嘻嘻的坐过来,解开我上衣的扣子。 我的胸罩已经让他解开了,顺势就掉了下来。 「哇!好美!」他赞叹的看着我高耸的双乳,说︰「你的胸真漂亮!」 我娇羞的让他观赏着。 他又解下我的裙子,我只剩下一条窄窄的三角裤,包住我最后的秘密。 立明再把我那仅剩的遮羞布,也毫不犹豫的脱了下来。 我光洁的肌肤,平坦的小腹,以及下面那一团已经有点乱的密草,都让他一览无遗了! 他蹲在我前面,慢慢的抚摸着我的大腿,赞叹着说「哇!真是太美了!」 我吃吃笑道「哟,看你那色迷迷的样子!」 「何太太,你的阴毛很细哦!」他摸到了我的禁地,轻轻的拨弄我的穴毛。 「嗯…」我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他的抚弄。 「何太太,张开你的腿,让我看看好吗?」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慢慢打开双腿…好羞! 我不敢睁开眼睛,我知道,自己这样把双腿叉开大大的,让男人这么仔细的观赏自己的肉穴,那是多么淫秽的情景呀! 噢!他伸手摸我的穴儿了! 噢!他!他捻住我两片小唇儿,向两边掰开了!啊!…我…我心里清楚,这样掰开我那两扇肉门,将会看到什嘛! 啊!我那最隐秘的小穴口,那还淌着淫液的肉缝,那淫秽的蠕动着的嫩肉,都让他看的一清二楚了! 我又流水了!汩汩的从我的穴口流出来了! 咦?是什么?软软的像蛇一样的,伸进我穴缝里了! 噢!他的舌头!他舔着我的穴儿!噢…进去了!他竟然把舌头伸进我的小淫洞里去了! 啊啊!别逗我的小肉粒!噢…小肉粒颤抖了!它兴奋的勃起,一跳一跳的向男人献媚哪! 我忍无可忍了,双腿用力的夹紧立明的头,伸手去拉他的裤子,手忙脚乱的解开他的皮带,扯下他的裤子。 「我要!我要!…」我语无伦次了! 「好!我来了!」立明抽出让我夹紧的脑袋。 一会儿,我感觉到他赤裸的身体压了上来,一条硬梆梆的肉棍顶住了我的阴户,把我柔软的肉团顶开,磨擦着我的肉唇,顶住我胀硬的阴蒂儿。 我伸手把自己的肉瓣捏住,尽量的向两边掰开…天啊!那穴孔一定很小!不然怎么会有「噗」的响声呢? 他也很冲动,肉棒顺着我张开的穴门向里插进! 噢!进去了!好大哟!「喔…」我不禁轻唿一声。 他粗壮的阳具就着我的淫液,完全的插进我体内,塞得我穴儿好胀哟! 我紧紧的抱住立明壮实的躯体,他的胸膛压在我胸口,把我肥胀饱满的乳房压得扁扁的。 我的双脚,也用力的勾紧立明的腰,下体向上挺起,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 立明没有急着抽动,轻轻的吻我的耳朵,还把舌头伸进我耳孔里搅动。 过了一会儿,我让他弄的浑身都趐麻了,他还是插进我体内一动也不动的。 我小声在他耳边说︰「立明,你怎么不动啊?」 「我舍不得动啊!你的身子这么好,我要慢慢享受呀!」 「可是…我好痒,好难受啊…」 「哦?哪里难受呀?」 「那里…,下面…嘛…」 「想做了吗?不想再培养情趣了吗?」 「嘻嘻…」我娇羞的笑了笑,带点嗲气的说「人家的情趣,早就让你挑逗起来了,你自己知道的嘛!」 「是嘛!我怎么不知道呢!」 「你!你真是坏死了!」我扭捏的作势挣扎着,吃吃笑道︰「要是我没有情趣做,会不顾羞耻的让你观赏下面,还拉着你插进自己的…那里嘛!」 「你说什么?插进你哪里啊?」 「是…是插进…那里…嘛!」我终究还是说不出那么淫秽的称唿,娇羞的道︰「不说了!便宜都让你占尽了,还要取笑人家!」 「噢!原来这样!那我就要尽情的享受你的身体咯!」 「快点嘛!我让你玩个够,行了吧?」我忍不住又催他动一动那该死的硬家伙了! 立明终于开始抽插了,开始慢慢的,挺温柔的,我也挺动自己的下体,迎合他的动作。 我忍了很久的呻吟声,逐渐高昂了! 「呵…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叫什嘛!只知道下体传来的快感,已经快要把我吞噬了! 立明果然厉害,插得我高潮叠起,我喘着气道︰「立明!你好劲呀!我好爽哟!」 「何太太,我也快了!我可以射进去吗?」 「可以的!你射吧!射进我里面!」我也疯狂的抛动下体,忘情的叫喊着「啊!我又要飞了!呵…」 立明的肉棍在我穴儿里一跳一跳的,射精了! 我们身体僵直着,一动也不动。 好一会儿,立明在我耳边小声说︰「何太太,和你做爱真爽!」 「是吗?」我娇羞着说「你也很厉害嘛!」 「你配合得好而已!」 「去!你挑逗人家的嘛!」我佯作推开他,哎呀,他的肉棒从我那里拔出来时,还「噗」的响了一声哪! 「哈哈!意犹未尽啊!」 「你作死!」我娇羞的捶打着立明的胸膛︰「占了便宜还卖乖!」 「哎,何太太,你那里很紧哟,一点也不像生过小孩的人!」 「嗯!」我小声应道︰「你弄得我有点痛呢!」 「那爽不爽呢?想再来吗?」 「呀!你这么快又想…了吗?」我惊讶的问。 「你看…」 我顺着他所指看去… 哇!那东西又翘起来了!摇头晃脑的,好神气哟! 「立明!你真是好厉害呀!」我埋首在他颈边,小声说「它…好大啊…" 「那你喜欢大的吗?」 「嘻嘻…」我吃吃地笑着说「不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但是你的小妹妹已经告诉我了!」 「谁说的?」 「你看,你的小妹妹又流口水了!」 「嗯!我不干!」我撒娇的说「那是你自己…刚才弄进去的嘛!不是我的…」 「是吗?我看看…」他伸手打开我的双腿。 「别!别…这样嘛!」我娇羞的加紧双腿。 「让我看看吗?」立明央求着。 「不…人家会…难为情的…」我吞吞吐吐的说。 「唉!」立明好像很失望的叹了口气。 看他失望的样子,我有点不忍心了,踌躇了一会,娇羞的在他耳边说︰「别那么小气嘛!人家都让你…了!你真要看,就…」 「真的?」他如获至宝︰「你真好!」 「那里…好羞的哟!你不许笑的哦!」 「我怎么会笑你呢,我只是想慢慢的欣赏你呀!」 他分开我的双腿,仔细的观赏着。 我又闭上眼睛,让他玩弄着。 「呀!何太太,你的这颗小豆豆很大耶!」 「嗯!」我小声的应着,我当然知道,我的小豆豆真的挺大粒的。 「哦,它还会一跳一跳的呢!」立明俏皮的逗弄着。 「你…弄的嘛!」 「我觉得你的宝贝很好看耶!」立明用手指在我的肉缝上下滑动着。 「嗯…那里…怎么会好看呢!丑死了!」我羞涩的说。 「不!你的小妹妹很漂亮的!」他轻轻的掰开我的阴肉,说「你看!多嫩的肉!好像鸡蛋白一样!多细的毛,又密又软,黑乎乎的,好诱人哟!」 「是真的吗?」我娇羞的说︰「真的好看吗?」 「唔!真是娇艳欲滴,美得冒泡了!」 「哪里冒泡呀?」我捉狭的问。 「这里呀!」立明指着我的肉洞说︰「看,还在冒着呢!」 「嘻嘻!你的大牙刷插进去,刷了这么久,我的小嘴儿当然要冒泡泡了呀!」我浪兮兮的说。 「哈哈!那你喜欢我的大牙刷吗?」 「唔…人家就算喜欢,也…也不能说…的嘛!」我半娇半嗲的说「人家已经让你尽情的玩弄了,总不能太放肆嘛!」 「何太太,你试试放肆一些,可能会更爽呢!?」 「人家都已经让你又玩又看的,连那里都让你掰开来看了,还不够放肆吗?」我娇笑着说︰「难道还要…要我说脏话你才过瘾嘛!」 「好啊!你就说来听听!」 「我不干!多难为情呀!」我脸红红的说︰「我也不会说!」 「不会说?那我教你!」立明笑嘻嘻的说︰「你看,你们女人这里…叫什么?」他手指摸着我的秘部。 「啊!…我…不知道…」我羞得脸都红透了!天啊!那么淫秽的字眼,我怎么说的出口! 「你知道的!来,告诉我…」立明抱紧我︰「乖乖,说给我听,好吗?」 「你…真…是,」我羞得无地置容了,说「坏透了!人家…怎么说嘛!?」 「看!你知道的嘛!来,说出来,很自然的嘛!女人的这里,叫…」 「叫…」我让他逼得没办法了,终于小声说出那难听的字眼! 我好羞呵!但那种堕落的快感,却一刹那间让我浑身发趐,下面的肉蛤,也跟着流出了淫水。 我发狠的抱紧了立明的身体,大腿也紧紧的夹着他的手。 「什么?我没听清楚呢?」 「不说了!你耍我的!」我吃吃地笑着,说「这么难听!」 「那你是不是觉得说出来之后,很刺激,很兴奋呢?」 「你呀…真会逗人!」我轻轻的吻了立明的脸颊一下,小声的在他耳边说︰「说脏话真的很刺激呢!我都出水了!」 「哦?哪里出水了呢?」立明捉狭的逗我。 「你还想听吗?」我轻轻地咬着他的耳朵,羞涩地说︰「人家的…出水了嘛!」说完,自己也莫名的一阵快感。 「那,出水了想干什么呢?」 「想…想…」我很吃力的说着︰「想…让你…嘛!」 天啊!我竟然说出这么淫荡的话来!我自己也想不到,平日那文静娴淑的我,竟然会说出这么下流、这么粗秽的话! 我跟着说︰「我好想…让你的…鸡巴…我的…小…呀!」 说完这话,我浑身发烫,一阵趐麻的电流在体内流窜,双腿紧紧夹着立明的手,浑身僵直…我已经高潮了! 「哈哈!你看…你好兴奋哟!」立明抱紧我,笑着说︰「看!我一手都是水咧!」 「呵…我…」我回过气来,羞红着脸小声说︰「我…是不是…很淫荡呢?」 「不!只不过你平时斯文,现在说些脏话觉得特别刺激而已。」 「那…你还喜欢听人家说脏话吗?」我发嗲的对立明说。 「好啊!当然喜欢!」立明高兴的说︰「来,你看看这里…」他坐起来,掰开我的双腿。 「唔,你又想出什么花样来玩我呀?」 「来,用枕头把下面埝起来…对了,再叉开腿…」 「哟!你真坏!」我笑嘻嘻的骂道︰「死鬼!羞死人了!这么难看!」 我笑骂着让他摆弄,我的下体埝高后,双腿再大张,把女人的骚幽都暴露得一清二楚了,我新鲜的淫液和刚才交欢分泌的秽物,以及立明的精液,从我的乱毛之间汩汩流出,好妖冶! 「嘻嘻…你看看你的宝贝,好漂亮哟!」立明让我弓着身子,好看得更清楚些︰「嗳,你看,这是什么呀?」 「吃吃…」我掩嘴而笑,说「你的…精…嘛!」 「还有呢?」 「我的嘛!」我发姣了,浪兮兮的说︰「人家让你弄出来的…水…嘛!」 「弄?怎么弄啊?」 「哟!…这…」我说不下去了,我还真不惯说出那词儿。 「说嘛我弄什么了?」 「你…干我…」我羞红着脸,小声说。 「干你哪里呀?」 「…」我说得好羞!说完,下面马上又出水了! 「什么?我听不清楚耶!」 「你…干我的…穴…」我终于勉强说了出来,哇!那感觉好爽!好刺激啊! 「好!来,我们一起看看你的穴…」 我听话的撑大双腿,难为情地说︰「嗳,这姿势…好…难看…啊!」 「是吗?你想不想做得更难看一些呢?」 「这样还不够吗?你还想…我怎么样…」 「你做嘛!」 「你想我怎么做吗?…我不知道…」 「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我脑子闪过一个念头,啊!他想…,不行!太淫荡了!我一想到那,没来由的一阵羞意,说「不…我不…行…」 「不行?你知道我要什么吗?嗯?」立明笑着问。 「你好坏!我…不知道!」我撒娇的说︰「你就会捉弄我!」 「你瞎猜!你不可能知道的!」立明说。「你说,我想怎么样?」 「你…想…我自己弄开…那里…让你看!…是吗?」 「哈哈!你好聪明噢!好不好吗?嗯?」 「你…你…」我羞涩的说「你很想我…那样吗?」 「乖乖!你不想让我观赏你的美丽吗?好吗?」 「我…,那样子…好羞咧…」我想了一会儿,终于伸手到自己的跨间,轻轻的捻住我湿润的肉瓣儿,慢慢的向两边掰开…「你…你看吧!…」 「噢!好美!…好嫩、好可爱的宝贝呀!你再分开一点嘛!」 「你…我…」我的腰再挺起一些,双手再慢慢地把肉唇向两边尽量分开,我感觉到一股热流从我肉缝流了出来,天!我的那个小洞…肯定露出来了! 「嗯…呵!我又…出水…了…」我轻轻的呻吟着。 「何太太,你们女人这小东西真奇妙呀,会说话的咧!」 「人家…兴奋…嘛!」 「乖乖,告诉我,你这里叫什么?」 「叫……女人的…小…」我已经沈迷在肉慾之中,说出那个字眼,更觉爽快! 「这里呢?」立明摸着我的小阴蒂,轻轻揉捏着。 「呵…那是…那是…阴核…」我娇笑着说︰「你要我把它翻出来让你看吗?嘻嘻…是不是…很…大粒呢?」 「嗯!你的小豆豆好调皮哟!」 「是吗?你逗得它开心呀,把它勾引得一翘一翘的!」我俏声说︰「哟!你看!我的小阴唇也会动呢!」我浪语嗲声说。 「何太太,这里呢?」 「呵呵…那是人家的肉洞嘛!」我已经发姣得难以自拔了,淫荡万分的说︰「让你的大阴茎…进去的肉洞呀!啊…我又泄了!我要…」 「要什么呀?」 「我要…要你干我…,干我的…穴!小骚…穴」我几乎疯狂的浪叫着,身子僵硬的弓紧,双腿叉得开开,双手掰开穴缝,由于性慾高亢,小阴唇也一张一张的特别淫秽。 立明看我的样子,知道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就说︰「何太太,你想玩了吗?」 「我…我想…呵!」 「你试过69式吗?」 「什吗?我不知道…」 「我帮你吹,你也帮我吹啊!」 「我…唔…试一试…吧…」我真是让他玩得服了,吹箫也干! 「那,太谢谢你了!」 「你逗得我开心嘛!人家都要变成妓女那么淫荡了!」我娇笑着抓住了立明的大肉棒,说︰「哟!小弟弟,你好强壮哟,来,阿姨亲亲你!」 我骑在立明头上,握住肉茎,慢慢的亲吻立明的龟头,再含住慢慢的吞吐,还用舌头绕着他的龟头打圈圈。 立明也吻上了我的穴,他真是玩女人的高手,先用舌头顺着我的肉缝上下滑动,又轻轻的用牙齿咬我的阴蒂头,再掰开我的小阴唇,把舌头伸进去搅弄着。 我让立明弄得浑身都趐了,身子不住的筛糠般颤抖,嘴里也嗯嗯啊啊的叫着。 「哟!你看看你老婆,比我还淫荡呢!」一把又娇嗲又甜美的女人声音在我们身后传来。 我吓了一跳,连嘴里的肉棒都忘了吐出来,只见我丈夫抱住温娜,温娜双腿勾住我丈夫的腰,两人都是赤条条的,温娜笑嘻嘻的看看着我。 我吐出了立明的肉茎,赶紧挣扎着想站起来,但立明紧紧的抱住我的腰,我根本站不起来。 「何太太,你老公和我老公说好了的,今天我们交换性伴侣,怎么样,我老公好玩吧?」温娜笑着说,跟着她那硕大的臀部一个挺动︰「噗滋」的套上了我丈夫的肉茎。 我看了看我老公,他也笑着看我,说︰「怎么样,我们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嘛,继续玩嘛!」 我正在兴头上,也没想太多,只说︰「你们…看了多久了?」 「嘻嘻!从你说脏话开始,我们就看见了,你说的脏话好刺激哟!听得你老公兴奋得又要干我!」温娜姣姣的说着,继续套弄着我丈夫的肉棒。 立明在我下面笑对温娜说︰「小娜,何超的鸡巴弄得你好爽吧!这么久才进来!」 「嘿!还敢说我哩!把人家冰清玉洁的何太太玩得这么淫荡了,你肯定也爽歪歪了吧?」 「嘿嘿!大家彼此彼此而已,阿超,你太太潜质挺好的么,这么快就会享受口交的乐趣了!」 我让立明说得羞涩万分,红着脸说︰「你们…别说我…好吗?」 「何太太!怕什么羞嘛!我还不是让你老公干得穴儿都快要破了!」温娜笑着看看我的下体,说︰「呵!你们看!她的小穴出水了咧!」 「是嘛!」我老公笑着看了看,说︰「太太!你叉开腿让我们看看嘛!好淫秽的骚穴哟!」 「不干!」我羞得夹紧了双腿。 但是,立明和阿超一起,把我翻过来按在沙发上,立明还用力的掰开我的双腿。 温娜吐出了我老公的阴茎,凑到我的下阴之前,笑着说︰「何太太!你的阴户好美喔!我虽然是女人,也忍不住要玩玩它哩!」 她捻住了我的穴唇,尽力的向两边掰开… 「嘻嘻!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样看我们女人的宝贝呢!真淫秽哟!毛都湿透了耶!」温娜浪笑着翻开我的小穴,让我那兴奋得一伸一缩的嫩肉绽裂出来! 「呵!何太太,你的小妹妹好像挺馋嘴的呢!刚才我老公还没有喂饱它吗?哟!又出水了!」 温娜可能觉得光是看还不够过瘾,竟然伸出舌头舔弄我的穴缝!我本已兴奋,让她再这么一弄,爽得我下体不住的颤抖,我已经觉察到自己的分泌明显增多了,温娜看到我的反应,更加卖力的舔着,还轻轻的咬着我的小阴蒂,又吸又吮。 我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舔弄下阴,温娜也是女人,对于我们女人的弱点和需要太了解了!专拣我难受的地方弄,把我玩得浑身趐麻,雪白的大屁股不住的颤抖着,嘴上也忍不住开始呻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