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於到周末了,下了班刚走到停车场电话就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广州的同

  学征。

  「哥们,我在海市开会,现在已经完事了,正和一个朋友在一起吃饭,你也

  过来吧!」征兴奋的说道。

  「好呀,我们也好几年没见面了。不过,不会不方便吧?」我也有些激动的

  说道。我们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亲如兄弟,虽然我们离得不远,但是经常几年

  见不上一次面。

  「不会,都是朋友,老乡。来吧,我们在月舫。」

  「好,我马上到!」

  一进到包厢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一桌子的海鲜基本上没怎么动,几个显

  然是喝空了的茅台酒瓶子摆在边上。两个人喝得已经差不多了,尤其是征的那个

  朋友,说话都已经大舌头了。

  一番推搡客气后,大家重又坐好。对於有点喝高了的人来说,最好的套近乎

  手段就是和他继续喝,所以,三杯酒下去大家就开始称兄道弟了。经过征的介绍

  我知道他的朋友姓曹,市卫生局负责医疗器械的科长。

  酒过三巡,大家的话题自然落在了女人身上,征开始给我们讲他们局里的各

  种风流韵事,这时曹科长挥挥手打断了征道:「这……算什么,你们知……知道

  海市第……一医院吧?」他抬起醉眼看了看我们,确认我们都听清楚了才继续说

  道:「我……的一个同……同学在那里做科主……任,听他说,他……们医院的

  护……护士经常给医生侍……侍寝。」

  「侍寝?陪医生睡觉呀?」我心里一惊,老婆不就在第一医院吗?

  「你还别不……不信,」看到我一脸的不相信,曹科长有点着急:「我…我

  那个同学都不……知道玩了多……多少个小护……士了!听说他……他们科室有

  个叫什……么洁的,绝对是一个极……极品荡妇。」

  我的头「嗡」一下就蒙了,心脏好像让大锤敲了一下,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因为老婆就叫丁洁!「不会……一定不会的,」我心里叫着:「要确认一下!」

  「曹科长,你那个朋友在哪个科室呀?这么爽!」我强装羡慕的笑问道。

  「那……我可不……不知道了。那孙子多少年都不……不打个电话给我。」

  曹科长两手一摊,一脸无奈的说道。

  「哦……」我非常失望,「那可能只是个别现象,整个医院都这样?不可能

  吧!」我有点不甘心,继续问道。

  「这都……是公开的秘……秘密了!兄弟……」曹科长拿起酒杯和我的碰了

  一下,继续说道:「这个世……道,只要你有……有钱有权,女人的屄你想…要

  多少就……就有多少!」说完,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第一医院的医生都很有钱?」我赶忙把酒喝完,然后再给曹科长满上。

  「两个……」曹科长醉眼朦胧的看着我,伸出两个手指道:「医生都……有

  背景,护士惹……惹不起。」说着用另一只手把食指按了下去,只留一个中指,

  看起来很怪异。「再……有医生掌……握着护士进编……编制的生死大权。」将

  另一根手指压下去后,曹科长有点得意地说道:「那些刚毕……毕业的小护士想

  不……从都很难!哼……」

  酒局一直到晚上11点才结束,躺在床上我久久无法入睡,曹科长说的是真

  的吗?那个什么洁会不会就是我老婆呢?各种情绪:怀疑、愤怒、失望、伤心甚

  至还有一点点的期待让我不停地辗转反侧,快到天亮的时候才昏沉沉的睡去。

  经过了几天的纠结后,我终於还是决定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我不相信我心

  爱的老婆会接受侍寝这样一个屈辱的事情,我知道她爱我,就像我爱她一样的爱

  我,甚至更多;我更愿意相信老婆是清白的。

  为了调查这件事情,首先要仔细的观察老婆。这一观察才让我大吃一惊,原

  来我是如此的忽略老婆身上的细节,也让我发现了一些问题:

  首先,我发现老婆白天下班之后一般都很正常,精神很好,看不出疲惫的样

  子,回家后会做饭、看电视或者玩QQ农场。但是只要是夜班,老婆回家后就会

  显得很累,而且基本上是马上洗澡和洗内裤。

  其次,老婆平时上班都穿戴整齐,但是上夜班的时候就会不穿胸罩,我曾经

  问过她,得到的答案是晚上没人注意,而且这样比较舒服。再有就是老婆从来不

  同意给我口交,说怕髒,而且也不会做。但是在我的软磨硬缠下终於答应了,我

  却发现她的口交技术非常好,而且可以深喉。

  看着我总结的调查结果,我发现实际情况也许真的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二)确认

  这天老婆又要上夜班,和平时一样,照样是不穿胸罩。只是天气比较热了,

  老婆穿了一件黑色的长袖打底衫,外面再加上一件牛仔短外套。

  紧身的打底衫把老婆曼妙的身材凸显出来,大大的乳房上可以隐约看到乳头

  的形状。下身是一条百褶短裙,黑色的丝袜让老婆的长腿显得很性感,脚下是一

  双简单的平跟鱼嘴鞋。

  看着老婆这身打扮,我的鸡巴一下子就硬了,从后面搂住她,双手一下子就

  握住了那对大乳房,只揉搓了几下,老婆的乳头就硬了。

  我用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揉捏着老婆的乳头,在她耳边问道:「宝贝,穿这么

  性感去上班,不怕招狼呀?」

  「到时候外面还要穿护士服呢!嗯……」老婆软软的靠在我身上,轻轻的扭

  动着屁股,隔着衣服摩擦着我勃起的阴茎。

  我不等老婆说完就吻上了她性感嘴唇,「嗯……老公别闹了……老婆上班要

  迟到了……」一个长长的湿吻后老婆推开我的手,边整理衣服边说道。镜子中的

  老婆因为刚才的挑逗而面红耳赤,两个硬硬的乳头格外醒目。

  送走老婆后,我独自一人在家上网玩游戏,一夜无语。

  第二天是星期六,一早老婆就下班回来了,还是一样的疲惫不堪,放下东西

  后就直接去洗澡了。看着老婆脱下来的丝袜,我突然灵机一动:内裤!对,就是

  内裤,如果老婆晚上真的被人干了,那她的内裤上一定会留下些痕迹。可是怎么

  才能够拿到老婆的内裤呢?正在我想办法的时候,洗手间里传来拉门的声音,老

  婆要洗完了。有了……

  「靠……肚子痛!估计是早上的豆浆不乾净!」我装作很急的样子冲进洗手

  间,一屁股坐在了马桶上。

  「怎么啦?」老婆一边擦着身上的水珠,一边关切的问道。

  「突然肚子痛,估计是早上的豆浆不乾净!你先出去等一下吧!哦……」

  我装作痛苦的捂着肚子,偷眼看到老婆将她的内裤塞在一堆衣服里面,然后

  走了出去。

  确定老婆走开之后,我马上将她塞在衣服堆里的内裤拿出来,当看到内裤上

  明显的精斑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老婆确实被人干了,而且还被内射了!

  「老公好了没有?要不要买点药吃?」我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直到老

  婆在外面叫我,我才反应过来。

  「马上……马上!」我一边应这老婆,一边掏出手机迅速的拍了几张照片,

  然后将内裤重新塞回衣服堆里。

  「没事吧?老公。」看着我从洗手间里出来,老婆赶忙紧张的问道。

  「没事!我身体很棒的!这你还不知道?」我故作轻松的做了个展示肌肉的

  动作,同时向老婆眨了眨眼睛。「死坏蛋……」老婆娇羞的捶了我一下。

  将手机放到书房后,转身回来就看到老婆在洗手间里洗内裤,我不由得心里

  一沉,看来老婆还是很警觉的,希望没有看出来我刚才的把戏。

  老婆洗完后,看了会电视就去睡觉了,干了一晚上的活或者被玩弄了一个晚

  上,她非常疲惫,所以一会就睡得很熟了。

  中午我一个人吃了一碗泡麵就继续上网,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我脑海中:

  既然内裤上留下了精斑,那老婆身上会不会也留下一些被玩弄的痕迹呢?得验证

  一下……

  我拿上手机,轻手轻脚的来到卧室,将窗帘拉开一条缝,这样房间就有了一

  点光线。床上,老婆呈大字型仰躺着,因为天气已经热起来了,所以老婆没有盖

  被子,只是在肚子上搭了一条空调被。

  将手机设置为拍摄模式,然后轻轻的爬上床,叫了老婆几声,发现没反应,

  看来是睡得很熟,我轻轻的将老婆的睡衣解开,慢慢地露出两个大乳房出来。

  我想当一个人连续受到各种打击后,要么这个人会彻底崩溃,要么他就会变

  得坚强无比,而且我可以确定我是后一种人。因为当我看到老婆左乳房上那个清

  晰的牙印的时候,我竟然出奇的平静,慢慢地帮老婆穿回睡衣,然后轻轻的拉上

  窗帘,走出了卧室。

  整个下午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我想和老婆摊牌,但是最终还是放

  弃了,我爱她,我不愿意就这样放手,我一定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接下来的几天我更加注意老婆的一举一动了,但是除了中间上过两次夜班之

  外老婆就再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了,潜意识里我自己帮自己想了一个可笑的藉口:

  老婆是被迫的!但是连我自己都知道这是个牵强到荒唐的藉口。

  这中间我还趁老婆不上班的时候去了她的科室,老婆所在的科室在医院是个

  小科室,只有五个医生,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罗医生和邓医生,前者是那种能够

  让女人尖叫的类型,而后者则看起来很娘。护士则有七个,大部份都很普通,只

  有一个叫李静的看起来应该比老婆漂亮,另外一个叫赵斐的虽然长得一般,但是

  身材却很火爆。

  这天,我还像往常一样准时起床买早餐,当我回来的时候,发现老婆已经起

  床了。前天老婆出夜班,所以今天她休息在家,平时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一般都

  会睡懒觉,今天怎么起来了呢?我顿时警觉起来。

  装作若无其事的吃完早餐,和老婆打声招呼我就出门了,但是我没去学校,

  而是请了一天假,我打算跟踪老婆。为了不被老婆发现,我找一个同学换了一辆

  车,然后将车停在了小区对面的马路边。

  9点刚过,就看到老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走出了小区,今天老婆化了妆,恰

  到好处的眼线让她的眼睛看起来清澈中带着淡淡的妩媚,身上穿着一条亮绿色的

  荷叶边连衣短裙,显得很清新,肉色的丝袜加上脚上的水晶中跟鞋又显得有一点

  妖娆。

  老婆显然心情很好,走起路来一跳一跳的,出了小区后就打了一辆的士,我

  马上开车跟了上去。老婆直接打车到了海利海鲜城,我也驱车悄悄的跟了过去。

  老婆下车后在门口等了一会,就看到两个男人也一起打车到来,其中一个就

  是他们科室的罗姓医生,另一个应该也是他们科室的医生,但不记得名字了。

  显然三个人是要一起喝早茶,我将车停到了离海利不远的路边,静静地等他

  们。

  差不多两个小时后,他们三人才有说有笑的从饭店里走出来,然后一起上了

  一辆的士,我依然悄悄的跟在后面。二十分钟后他们一起来到了景湾大酒店,看

  着他们一起走进酒店,我觉得全身都变得冰凉了。

  停好车后我也来到景湾大酒店,他们还在办理开房手续,我则悄悄的躲在电

  梯边的走火通道里。

  不一会,他们三人便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1502,好房间,可以看到

  大海,玩起来更爽!」其中一个男的说道。

  「对呀!面对大海,抱着丁洁妹妹真是太爽了!呵呵!」另一个接着说道。

  「讨厌……」这是老婆的声音,透着撩人的妩媚:「别在这里动手动脚的,

  当心别……嗯……」话没说完就被一阵接吻的声音打断了,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

  颤抖起来了。

  他们进了电梯后,我也迅速的进入另一部电梯。当我走出电梯的时候,他们

  三人刚好进入走廊最顶头的一个房间,我马上跟了过去,房间的把手上挂着「请

  勿打扰」的牌子,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我在走火通道的楼梯间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回忆我和老婆的初识,回

  忆我们的热恋,我们风光的婚礼……我一直认为老婆是被迫接受侍寝这样一个屈

  辱的事情,因为医生们吓人的背景和一个编制内的铁饭碗,我一直不相信老婆会

  背叛我,更不敢相信她竟然还这么快乐的玩3P,这还是我的小洁吗?

  一阵开门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看看錶,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了。

  我将走火通道的门轻轻的推开一条缝,首先看到老婆一脸疲惫的走出了房间,

  但是可以看到她的脸很红,那种女人在高潮后所特有的红,甚至连裸露出来的胳

  膊也有点红红的。

  老婆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姿态有点怪异的向电梯走去,后面是那两个男医

  生,连我都感觉他们的腿在颤抖,那种长时间做爱后的颤抖。

  我突然想到,他们下去退房的时候,总台会让这一层的服务员来检查房间里

  的物品,我只要以忘记拿东西这个藉口就可以进入他们刚才激战的房间。想好之

  后,我也悄悄的离开了走火通道。

  两分钟后,走廊另一边的服务员值班室里传来一阵电话铃声,寂静的过道里

  能够清晰的听到服务员的声音:「1505房……好的!」

  机会!「不好意思,我的手机落在房间里了。」就在服务员打开房门准备进

  入的时候,我装作着急的样子走了过来。刚好走廊那边有人叫她过去开门,服务

  员应了一声,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过去了。

  天助我也!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进入了1502……

  (三)U盘

  走进房间才发现视野确实不错,房间也挺宽敞的,只是满地都是用过的卫生

  纸,我随手捡起一团打开来一看,上边沾满了晶莹的爱液,还有几根阴毛,我甚

  至可以闻到老婆的体香。

  向里面走,一张大双人床放在房子中间,上面的被褥像刚被12级颱风吹过

  一样乱七八糟,还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水渍。

  尽管知道不太可能,但我还是认真的搜索起房间来,期望能够发现点什么,

  床上、床下、柜子里、桌子里,我仔细地搜索了几次,但还是一无所获。

  正当我失望的想走出房间时,却发现在门后的角落里有一个红红的东西,我

  快步走过去,发现是一个U盘,想来应该是出门换鞋的时候掉下的。

  收起U盘一转身,发现洗手间的垃圾篓里有一团白东西,进去仔细一翻看,

  才发现是几个一次性的灌肠袋和导尿管,灌肠袋里还残留着黄黄的液体。我咬咬

  牙,把东西重新扔到垃圾桶里,看来老婆不但是和那两个男医生玩3P,甚至还

  玩了更加变态的东西。

  走出房间,刚好看到服务员走过来,我扬了扬手机道:「谢谢!」然后径直

  向电梯间走去。我没有直接到一楼,而是到了二楼,然后从走火通道下到一楼的

  侧厅里,直到老婆他们三人出门打车离开,我才慢慢走出酒店。

  开车来到正在施工的新情侣路上,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停好车后,我打开了

  随身带着的笔记本电脑。U盘是64G的,几乎已经装满了,点开一看只有三个

  文件夹,分别是三个人名:丁洁、李静和赵斐。

  我首先点开了赵斐的文件夹,里面都是图片,是赵斐和不同男人做爱时拍下

  的,我在其中甚至发现了他们的科室主任。照片有三百多张,最早的是2008

  年的,最晚的是上个月的。

  李静的文件夹里也是图片,基本上和赵斐的差不多,都是和科室男医生做爱

  的照片,不过数量要多一些,有五百多张,但是似乎这一年都没再拍了。

  最后我点开了老婆的文件夹,我暗暗祈祷里面是空的,但是我错了,里面有

  两个文件夹:图片和视频。我的心再次一沉:老婆竟然还录了视频!

  打开图片的文件夹,里面同样是老婆和科室男医生做爱的相片,和其他两个

  人不同的是,老婆的图片类型更多些,3P、4P甚至5P的有;SM捆绑、灌

  肠的有,甚至还有老婆戴着狗项圈在室外拍的,而且数量多很多,竟然有二千多

  张!相片最早的是2005年,那个时候老婆刚进医院没多久,最晚的则是上个

  星期的。

  我闭上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

  从相片数量和时间上看,老婆在医院应该是很受「欢迎」的,至少被那些男

  医生玩弄的次数要远远多於李静和赵斐。另外花样也要多很多,因为李静和赵斐

  的相片都只是正常的做爱。

  定了定神后,我又点开了视频的文件夹,里面有十几个视频文件,而且应该

  是加工过的,至少是经过转换的,因为一般的DV拍摄的视频格式都不会是RM

  格式的。我看了一下时间,最早的是去年中的时候拍的,最晚的也是上个星期拍

  的,看来上个星期老婆也和他们玩了一次「大」的。

  我随便打开了一个今年2月份的视频,画面一开始是一个字幕:「2012

  年2月10日於景湾大酒店」。接着,强劲的音乐响了起来,画面中呈现出来的

  应该是酒店的某个客房,房间很大,中间是一张大床。

  几秒钟后,老婆也随着音乐走入镜头。因为是冬天,所以老婆穿得比较多,

  但是丝毫没有遮盖住老婆曼妙的身姿。老婆开始随着音乐舞动,舞姿动感十足,

  也很撩人,我突然发现原来老婆的跳舞跳得这么好。

  当然,很快我就发现老婆不是简单的跳舞了,她开始脱衣服了,老婆在跳脱

  衣舞!当老婆把最外面的风衣脱下来丢在地上的时候,画面里传来了几声男人起

  鬨\的叫声,听声音应该至少有三个人在看老婆跳舞。

  后面,因为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老婆的舞姿越来越撩人,男人们起鬨\的叫

  笑声也此起彼伏,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那个在家里看到电视里有亲密镜头都会害

  羞的老婆!

  我把进度条向后滑动了一下,这时老婆已经脱光了衣服,正在随着音乐跳艳

  舞,飞扬的黑色长发和各种挑逗味十足的动作,相信任何人看了都会血脉贲张。

  我突然想起前年我和老婆去泰国旅游,晚上去酒吧看艳舞表演时,老婆还趴

  在我的耳边说:「色老公,拍下来,老婆回去学会了跳给你看好不?」

  我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兴奋得一柱擎天,差点当场就把老婆给正法了。

  可是现在,老婆的艳舞是学会了,但是观众却不是我。

  我又将进度条向后滑动了一点,画面中老婆仰面斜躺在大床的一角,那个罗

  医生则抱着老婆的双腿,粗大的阴茎在老婆的小穴里不紧不慢但是却力量十足的

  进进出出。与此同时,老婆正在给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口交,因为是仰面躺

  着,而且老婆是仰着头伸到床外边的,所以老婆的口腔和喉咙现在伸直成了一条

  直线,这样男人的阴茎可以很容易地被全部插进去。

  事实也确实如此,陌生男人的阴茎在老婆的嘴里越插越深,最后竟然整根插

  入到了老婆的嘴里,浓密的阴毛将老婆的脸完全淹没了。这时可以清晰的看到老

  婆的喉咙处鼓了起来,并且伴随着快速的吞咽动作。

  老婆的深喉显然让他很舒服,在闭着眼睛享受了几秒钟后,他才将那根长长

  的阴茎抽了出来。「咳……咳咳……」老婆剧烈地咳嗽起来,并且伸手抓住他的

  阴茎阻止他再一次插入,「死大鲁,你要插死我呀?」老婆妩媚的说道。

  那个叫大鲁的男人「嘿嘿」乾笑几声,伸手抓住老婆的两个乳房,一边肆意

  揉捏着,一边说道:「怎么会呢,我疼你还来不及了!插死你了,我们以后找谁

  去呀?来,继续。」说完又挺着大阴茎往老婆的嘴里插,「嗯……唔……」老婆

  顺从地张开嘴继续帮他口交。

  那个大鲁和罗医生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节奏和力道都配合得很好,没一

  会就看到老婆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小手紧紧地抓住床单,两条长腿时而并拢、

  时而分开,脚趾则紧紧地蜷曲在一起,鼻子发出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

  看到这样的情景,两个人相视一笑,同时加快了节奏……几秒钟后,老婆突

  然开始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两条腿死死地夹住罗医生的腰,全身紧绷起来,纤

  细的小蛮腰也向上完成了一个性感的弓型。

  老婆高潮了……

  整整有两分钟的时间,老婆的身体才突的一下放松下来,两个男人也离开了

  老婆,坐在一边休息,坚挺的阴茎不停地跳动着。而床上,老婆脸上带着满足的

  微笑,四肢不时的微微抽动两下。

  大约过了有十分钟的样子,老婆才慢慢地爬起来,罗医生赶忙站起来,从后

  面将老婆搂在怀中,关切的问道:「怎么样?舒服吗?」老婆无力地靠在他的怀

  里,伸手理了一下额前的乱发,然后娇羞的道:「死人……迟早被你们玩死。」

  这时另一个人走了过来,我一看,原来就是今天和罗医生一起玩老婆的那个

  人。他用手捏着老婆的下巴道:「好妹妹,几个哥哥都还没射呢,怎么办呀?」

  老婆看了他一眼,然后用媚得让人心跳加速的声音道:「那就让小妹好好的

  服侍哥哥们吧!」说完,竟然主动站起身子和他拥吻在一起。

  「鲁大,不介意我先来吧?」离开老婆的嘴唇后他问道。

  「你先吧……我休息一下,刚才差点被丁妹妹吸出来。」鲁医生点着了一支

  烟道。

  那个男人也不客气,一边马上继续和老婆拥吻在一起,一边将他勃起的阴茎

  插入到老婆的阴道里,然后开始抽插起来。

  这时罗医生也站了起来从后面抱住老婆道:「那我就走后门了,宝贝。」

  「嗯……唔……啾……」老婆忙着激吻,模糊的应道。

  罗医生也不多说,吐了点口水到手上,然后握住稍微有点疲软的阴茎套弄几

  下,随即轻轻的抵在老婆的菊穴上,接着说了句「来了」,就将阴茎用力地插入

  到老婆的菊穴里。

  「唔……唔……」因为嘴被堵着,老婆叫不出来,所以只能发出模糊的呻吟

  声。

  「真紧……」罗医生喘着气说道。

  「是呀……前面也很紧,玩了这么久都还和处女一样,真是极品!」前面的

  男人离开老婆的嘴,叹道。

  「啊……你……你们这些……坏蛋……人家……啊……人家都给你们……玩

  遍了……嗯……」老婆喘着气说道,声音里透着让人口乾舌燥的诱惑。

  「丁妹妹就是有味道,比李静和赵斐强多了。」鲁医生站起来也加入战团,

  抚摸着老婆的左乳说道。

  「是呀……那两个就像榆木疙瘩……和她们做就像奸屍一样……啊……」

  罗医生一边卖力地抽插着,一边抬头看着前面的医生说道:「这个邓总最有

  发言权了。」

  「是呀,」前面的邓医生也是说话不忘战斗:「开始看李静漂亮,多玩玩,

  没想到是那样!那个赵斐还行,就是要多挑逗一下,听说她老公不行!所以,如

  果多开发开发,说不定还可以和丁妹妹一起玩呢!」

  「你们……这些变态……的哥哥。」

  老婆被三个男人夹在中间,喘息着说:「哥哥……快点……妹妹要到了……

  啊……好舒服……要来了……哥哥们玩死妹妹了……啊……」一阵剧烈的颤抖,

  老婆又高潮了。

  这一次三个人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玩弄着老婆。鲁医生用力揉捏着老婆

  的乳头,罗医生和邓医生则配合默契地干着老婆的嫩穴和菊穴,「咕滋、咕滋」

  的水声越来越响亮。很快老婆又开始颤抖起来,很显然这种长时间的玩弄让

  老婆很兴奋,所以也很配合他们。

  他们这样子持续了大约十五分钟,中间老婆又高潮了一次,最后老婆全身颤

  抖的抱着邓医生,大大张开的嘴里发不出一点声音;两个小手紧紧抓着罗医生的

  脊背,指节都发白了;两只性感的小脚脚背绷得笔直,脚趾则全部蜷缩在一起。

  两个男人显然也去到最后关头,浓重的喘息着不再说话,而是奋力地快速抽

  插着。

  「哦……」罗医生大吼一声,下体紧紧地贴在老婆雪白的屁股上,可以看到

  垂在下面的阴囊在一下一下的收缩着,他在老婆的菊穴里射精了。

  「我也来……啊……」邓医生也没有坚持多久,马上也紧紧地抱着老婆,拼

  命地将他的肉棒向老婆的阴道深处插去,然后把他的浓精灌入老婆的小穴。

  「啊……你们插死我吧……」同时老婆也突然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绷紧了

  身体,然后突然全身一软,晕了过去……

  我又大致浏览了一下其它几个视频文件,风格各异,但是基本上都是两三个

  男人在玩弄老婆,而且花样繁多,可以说这几年我在日本A片中能够看到的花样

  他们都玩了个遍。最让我感到痛心的是,我发现老婆似乎是乐在其中。

  合上笔记本,我闭上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平息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开车

  向家的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