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咕噜噜的叫声不停传来,抬头看看写字楼玻璃幕墙外的车水马龙,夜幕早已降临。揉揉疲惫的双肩,深呼一口气,总算将明天需要用到的文案全部搞定。真是拖延症害死人,本来三天前就可以做好的。

  都怪陈静,没事总在QQ上跟聊八卦,哎,谁让我也是女人呢。

  收拾好一片狼藉的桌面,关掉电脑。微信上全是老公的未读信息,遭了,怎么忘记跟老公说了呢,这下肯定又要挨骂了。

  从大厅办公室到门口要经过一段幽深的走廊,那都是管理层的独立办公区。

  柔软的地毯上只留下我的高跟鞋踩在上面轻微的,「挞……挞……」声。

  恍惚中传来女人的呻吟声,老天,可别吓我。我虽然不信神佛,最起码也是现代社会的高级知识分子,不过想起前天晚上看的恐怖片,鸡皮疙瘩也都要起来了。

  不禁脚步加快,那女人的呻吟声渐渐的清晰起来,这呻吟声也开始急促了起来。已步入婚姻殿堂的我又怎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

  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这大晚上的在办公室里乱搞。不过好奇心战胜了我的理智,我的脚步逐渐放缓,慢慢挪到了那间淫靡的办公室。

  门并没有关紧,只是留下一道小小的门缝,里面闪着节能灯白色的光芒那是令我毕生难忘的场景,一对赤裸裸的肉体在情欲的世界里缠绵着,淫靡的呻吟声与男人粗重的喘息不停得钻入我的耳朵,「嗯……嗯……好大呀,插得……我好深……」带着一头波浪卷发的女人扶着办公桌,撅着翘挺的屁股迎合着深厚男人的抽插。

  女人的声音很熟悉,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由于他们是背对着我的,只能看到男人雄壮的臀肌,结实的大腿像打桩机一样在后面朝女人的后面不停的挺动。

  「好爽……干死我了……」女人甩着长发开始声嘶力竭的吼叫。「块点……干死我……干死我……大鸡巴插得好深……」

  真是不知廉耻哦,虽然心里想着,但我的身体却感觉一股暖流从腹部开始升腾,传到我的下体。我的身子也开始有点热了起来。

  男人也开始叫起来,「干死你个欠操的骚货……小婊子!」他的声音我却是熟悉的很,正是销售总监穆凯,倒也属于他的风格,听说他可是情场浪子,换女人跟换袜子一样勤快,但却一向不吃窝边草。

  「干我,快干我……我是欠操的婊子……我是你的骚货……操我的骚逼!」两人的对话越来越不堪入目,粗话连篇。第一次看到这真人秀的我脸红到脖子根,我跟老公做爱向来都是中规中矩,从来没有如此放浪过。只有老公一个男人的我怎么也想想不到别人做爱的时候原来是这么狂野啧啧,没想到平时看起来蛮瘦弱的穆凯,浑身肌肉倒是蛮多的。只见他拉过一把椅子,将女人揽在怀里,一双大手握住女人丰盈的乳房。插在女人下体的肉棒短暂的抽离了出来,完全的显现出来,粗大的黑色肉棍顶着一颗红色的大蘑菇,上面沾满了女人的淫液。硕大的卵带就挂在肉棍上。

  好大,比我老公的大多了。我捂住嘴巴,摒住呼吸望着媾和的一对狗男女。

  生怕暴露自己,穆凯挺动着大肉棍再度捅进女人湿答答肉穴内,女人坐在穆凯怀里,继续挺动着她的娇躯迎合着身后的撞击。

  她甩起的长发,一张近乎完美的脸庞映入我的眼帘!

  是她,居然是她!我在公司里的好闺蜜,平时文静、清纯的陈静。她可是有老公的啊,怎么会跟穆凯这个浪子搅和到了一起!她和他老公很恩爱的啊,在我们的小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夫唱妇随,没想到现在,却是如欲求不满的淫娃荡妇一样。

  陈静高耸的双峰在穆凯的大手里被揉捏出各种形状,敏感的乳头被揉捻,拉扯。她的表情是那么享受,快乐。

  「哦……哦哦……好舒服……」陈静的叫声再度传来,「你比我老公厉害多了,干死我了……嗯……嗯……」

  天呐,她还拿她老公和眼前的男人比较。

  「那我操你爽还是你老公操你爽?」穆凯抓着她的乳房,坏坏的笑着,却加快了下身挺动的节奏。

  「当然是你啦……你快把我干死了。你这个坏人,干了人家还要问我……」眼前忘情的男女,让我觉得浑身发烫,乳房好涨,感觉小穴内有阵阵热流涌出,我居然有反应了。我鬼使神差的伴着他们的动作伸出手来隔着我薄薄的衬衫抚上我的乳房,嗯……下身好痒,夹紧双腿,随着我的动作,裤袜勒着内裤磨蹭我的小穴,痒痒的,麻麻的……

  屋内的男女似乎快要到了紧要关头时刻,叫喊着,快要冲向快乐的巅峰。我的手也在不断的加快节奏,揉搓我的乳房,快感越来越强!

  砰……的一声。屋内的人停下了动作,屋外的我也呆立在那里。该死的,动作太大,踢到门了。陈静似乎看到门外偷窥的我……与我四目相对,也许是没看到。那一刻心虚的我,夺路而逃。

  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一路上脑里总是会浮现刚才那淫靡的画面。脸上滚烫,如果有个镜子在我面前的话,我相信肯定是红红的。湿漉漉的淫液打湿了内裤,贴在穴口好难受。

  回到家,来不及跟老公打声招呼,赶紧冲到卫生间,褪下衣物,内裤上黏黏的,好羞人。担心老公发现异样,赶紧把衣物都扔到洗衣机里去。滚烫烫的热水淋在我的身上,滑过我的乳头,顺着小腹掠过双腿流到地上。当我往身上涂抹沐浴露的时候,握着乳房,脑里却想象着穆凯的大手,乳头痒痒的,愈来愈硬。

  怎么会这样呢?我甩了甩头,赶紧把脑里的人影甩掉,我可是一个正经的女人。胡乱冲了下身上的泡沫,裹上睡衣。老公做好了饭还在等我。

  我好像藏了心事一样,一直在躲避着老公的眼神,他关切的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以工作辛苦为由搪塞了过去,还好老公没有继续追问。

  躺在柔软而舒服的床上,我却无法入眠,还在想着办公室那刺激的一幕。身体有点发热,我翻过身来抱着老公的腰。他也有所察觉,凑过头来,吻在我的额头上。

  我像索取的糖果的小孩子一样,抬起头来,触碰到他的嘴唇。他回应着我的动作,将我搂进他的怀里,双手已解开我的睡袍,攀上我嫩白的乳房。老公手上的力气很大,捏的我有些疼。我的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呻吟老公以为我只是动了情,却不知道我是真的有些疼。感受着老公热情的回应,身子也越来越热,我在他怀里扭来扭曲,用手撩拨他下体的肉棒。

  肉棒在我的手里渐渐的硬了起来,似乎还是没有穆凯的大。我不自觉的拿他和穆凯的做了比较。龟头和阴茎似乎都小了那么一号,卵带松垮的挂在下面像个小肉丸子。

  老公翻身将我压在床上,粗鲁得掰开我的双腿,把坚硬的肉棒凑到了我的小穴口,毫不怜惜的插入我的小穴,如果是以往,这个时候肯定还没有完全湿润,总有一阵痛楚之后才能完全适应。经过一晚上的酝酿,下面早已泥泞不堪,顺利进入。

  坚挺的肉棒填补了我穴内的空虚,饥渴的穴肉含着老公的肉棒。我忍不住得轻声呻吟着,抱着他的背,渴望更深层次的进入。老公的肉棒在我的体内横冲直撞,像个小发动机一样,龟头刮蹭着穴肉,一阵舒爽的感觉传遍全身。

  房间里我轻声的呻吟和老公粗重的喘息伴着床垫吱吱的声响。一直以来我们的房事皆是如此,现在这个时候我是多想和陈静一样大声的叫喊出来,放纵所有的情欲。但我强忍着,我是一个正经的女人,我不能让老公觉得我是一个荡妇一样。我紧紧的抓着他的屁股,忍受着他的撞击……渐渐得,快感愈来愈强,只要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就要到了。

  这个时候老公嗯哼一声,深深的顶进我的穴内,不再动弹,一股暖流从下体传来,他射了。

  他从我身上爬了下来,迅速的递了纸巾给我。有一丝歉疚。

  「没事,今天是安全期。」

  我知道他的意思,我们还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所以一直戴套。今天是个例外冲了个澡,紧急处理了下穴内的精液,依然感觉穴内有虫在爬一样。站在洗手池的玻璃前,我看着里面赤裸着全身,裸着嫩白乳房的我不停的告诫着,强迫自己不要再想那些不正经的东西。那是不道德的,我不能背叛老公,精神上也是不行的。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发现我的眼圈黑了,诶,没睡好啊。生活还是照旧,简单化个妆,遮掩一下。

  也许昨天他们根本没有看见外面的人是我,只要我不承认,又有谁知道呢。

  我这样想着,原本低着头快速前行的我也把头抬了起来。

  「哎呦……」一不留神没注意,撞到人了。我像撞到一股墙上一样被反震到地上。

  「我说姐们,想什么好事呢,走路都这么不专心。」是穆凯的声音我抬起头看清楚眼前的人居然是穆凯,依旧是坏坏的笑容,但在我眼里却是一脸淫邪。我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赶紧低下头不敢面对他气氛很尴尬,大概过了有一分钟。

  「呐,您是要碰瓷啊,还是要我请八抬大轿把您抬起来?」依然是他的声音我看到他绅士的向我伸着手,原来他还没走,是要拉我起来。我也不好继续坐在地上,真是丢尽脸了。

  他抓着我的手将我从地上拉起来,手很大,有力且很肉感,掌心的温度传递过来,我又想到昨天这双手抓着我最好的闺蜜的一双乳房。赶紧把手从他的魔掌中抽了出来。低着头、红着脸轻声谢谢之后逃离现场,回到我的工位上。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小插曲之后,我的生活又重回正轨,只是还是不敢面对穆凯。还好我是企划部,和他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大概他也不会注意到我。陈静和我还是和从前一样,好姐妹,好闺蜜。我也没有八卦到问她这些事情,她和她的老公依然恩爱。只是我注意到她现在越来越光彩迷人,甚至在她的衣橱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性感内衣,她只是笑笑说老公喜欢……虽然没再撞到她和穆凯之间的奸情,我想这肯定跟穆凯有直接关系的。

  一晃数月过去,生活依然平平淡淡。我和老公的夫妻生活,还是那样,每月几次,每次都是带着乘兴而来,败兴而去。我是比较传统的女人,对于这种事情不好意思开口,更不好意思去求助别人,只能独自忍受。

  陈静那小骚蹄子是越来越开放了,打扮的也越来越妖艳。每每去逛街,她总会要去那些性感的内衣店去呆上半天,透得不能再透得文胸,只有一小片布料的丁字裤都是她选择的对象。以前我们见了这些东西都会羞得满脸通红,现在她反而一脸坦然,私下里还悄悄跟我说,「内裤选的好,老公回家找。」我倒是觉得一阵尴尬,白了她几眼。

  沐浴的时候我也会在卫生间里端详我赤裸的身躯,虽然已婚,但不代表我老了。白皙的皮肤,平坦的小腹,瘦长的双腿,还有胸前鼓鼓的胸部,傲然挺立。

  下垂这个词还离我很遥远,胸前的乳头红艳艳的。偶尔也会自己揉搓一下乳头,痒痒的,麻麻的。看着镜子里赤裸着身躯面色绯红的自己,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迷失了。

  想想现在陈静的变化,再看看衣橱里我的那些肉色内衣,真感觉我有些落伍了。于是乎我满怀忐忑的心情,瞒着老公在网上买了几件极具诱惑力的内衣。看着网页广告上近乎赤裸的模特,再想象自己穿上这内衣的样子,老公是不是会为我发狂呢?还是会把我当成荡妇一样?

  下个月正好是他的生日,我穿上这样把自己送给他,这样他就肯定不会怪我吧?然后我们就可以幸福的滚床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