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父母在家休息,吵醒他们午睡,骂我调皮和同学打架,所以就偷偷的开门,轻手轻脚的进屋。

  刚走到客厅沙发的位置,我听到橱格那边,近厨房的餐厅有人,像是在推搡拉扯。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有小偷,心里很害怕,猫腰躲到橱格下,藏在沙发背后。

  却听到女人的喘气声,像是妈妈的!

  我紧张极了,鼓起勇气直起腰来,扒在橱格上看,餐桌上散乱着用过的碗筷,没有收拾。椅子「吱——」的摩擦地板声,妈妈正被一个男人从身后抱着,缩着臂膀挣扎。那中年男人有些面熟,应该以前到家里来过。他抱着妈妈,一双大手在妈妈的胸脯上揉捏。头埋在妈妈的脖子里,急切的边吻边说:「红梅,给我吧,我爱你。」「别这样,胡书记,别……」妈妈被男人抱得很紧,胸脯剧烈的起伏,清秀的脸庞五官皱着,扭曲,怯声的祈求道:「胡书记,你也是有家室的人……别这样。」「红梅,从见到你第一眼,我就后悔结婚了。我爱你,红梅。我爱你,你好美。」男人嘴里不停的说着甜言蜜语,一只手已摸到妈妈的裙子里。隔着粉色的连衣裙,我看到一只大手在妈妈的腹下抠动。

  妈妈的身子剧烈扭曲,雪白的双腿紧紧夹住,屈膝弯着,双手把男人侵犯的胳膊往外拉,「不要,胡书记,你这是犯法的。胡书记——」看到妈妈痛苦的表情,我又怕又急,心跳到嗓子眼了。我很想站出来喊,可又没有勇气。妈妈衣衫不整,露出光洁的皮肤,衣衫里两颗乳球被男人挤压映在丝缎上,又让我有种莫名的兴奋感,像是在电视里见过的那样。

  听到妈妈说「犯法」,男人的手在妈妈的裙子里停了下来,嘴吻在妈妈的耳垂上,恶心的冷笑道:「呵呵,红梅。男欢女爱犯什么法?我们只是在偷情……」「胡书记,你不要这样,我不会做对不起我爱人的事。」大概是下身没再受到侵犯,妈妈的声音清晰了些。一手拉住男人,一手撩了撩散落的头发,「胡书记,你放开我。」「可以。那你以后也别来找我了,我只是个区委书记,很多事做不了主。」男人嘴里虽说着,但并没有松开妈妈,探进裙子里的手,也没有抽出来,仍停在妈妈的下腹。隔着裙子高高的拱起。

  妈妈愣住了,不知怎样办才好,眼睛无神,像有点惊慌,说道:「胡书记,您得公事公办啊。国强这些年,功劳不敢说,可是苦劳总是有的。他在基层尽职尽责,去年抗洪抢险天天在堤上,忙得胃出血,区里还评选他十大模范,今年好不容易有这个名额,大家都说应该国强得。您也是同意过的,这差不多是板上钉钉的事啊……」「板上定钉?哼!谁告诉你板上钉钉的事了?我不同意,这事就成不了!」男人打断了妈妈的话,声音很大,像在发怒。妈妈的身子都颤抖了一下。

  见妈妈发呆害怕的样子,男人的手又渐渐的摸索起来,伸出舌头在妈妈的耳朵里挑逗,笑道:「红梅,你孩子也给他生了,夫妻这么多年,偷个情有什么大不了的,国强说不定也在外面乱搞呢。你是聪明人,求人办事总要送点礼,我不想要什么东西,就想要你。红梅,你真美,是我遇见过最美的女人,我爱你…」叫胡书记的男人边说,边开始把妈妈往身下压,一直扳倒在餐桌上。掀起妈妈的裙子,我只看见妈妈宽肥雪白的大屁股露出来,一条粉色的内裤因妈妈的双腿夹紧,死死的扣进双股间的肉缝里,浓密的黑色阴毛从内裤两侧冒出来。胡书记俯下身子去闻妈妈的下面,双手掰开妈妈的双臀,嘴就贪婪的吸允了上去。

  「啊!不要……不……不要!」妈妈痛苦的喊起来,声嘶力竭,我从来没听过娇柔的妈妈这样痛苦的叫喊,那时候还小,心里害怕极了。虽然很憎恨那个可恶的男人,但总是没有勇气冲上去。好像已经见到了妈妈的丑事,如果再让妈妈看到,那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

  妈妈拚命的挣扎,又无可奈何,娇小的身体被色魔狠狠的把持住,双手被胡书记按在一起,动弹不得。就在胡书记要扒下妈妈的内裤的时候,妈妈突然停住了哭声,很冷静的说道:「你爱我是吗,那这样玩有什么意思。你放开我,我好好伺候你。」胡书记听到一愣,哈哈笑起来,说道:「好,这就对了嘛,红梅。你情我愿才玩的舒服。」说完,他把妈妈的手松开。

  妈妈抹了抹眼泪,回转身来面对胡书记,居然妩媚的一笑。我当时虽还不太懂男女之间的事,但在电视电影上看的多了。妈妈那个样子好淫荡,就像电视剧里的妓女的样子。我突然有点憎恨妈妈,可身下却有股莫名的冲动。

  妈妈一只手按在胡书记的胸口,纤细的手指慢慢滑下去,那神态、那动作诱人极了,胡书记的眼珠子、哈喇子几乎要一起掉出来,嘴里发出哼哼的怪叫声。

  妈妈的手摸到胡书记的腹部,又继续往下一直到裤裆,手窝成椭圆,隔着裤子揉捏着胡书记的下面。

  「啊……哦……红梅,我……我就知道你是个尤物,你的手……啊——!」胡书记正享受的评说妈妈的抚慰,突然大叫一声,弓起身子跌倒到地上,像一只翻过来的王八一样,摇摇晃晃,发出可怕痛苦的呻吟。

  我当时并不知道妈妈把胡书记怎么了,后来回想起,才知道妈妈乘胡书记不注意,狠狠的捏了他的蛋蛋。

  「哼,胡书记,你的那里不怎么大嘛,我不感兴趣,对不住了。」说完,妈妈转身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明晃晃的刀光刺眼,我吓得心跳到嗓子眼了,温柔的妈妈要杀人了吗?

  「红……红梅,你……你冷静点……」躺在地上的胡书记连忙跪起身来,一手摀住裤裆,一手向妈妈伸开手掌,断断续续的恳求道:「冷静点,我只不过……只不过和你闹着玩儿……我答应你,国强一定……一定给调回来……」「是么,你不是说礼没送够吗?」妈妈冷笑道,手里仍然捏着水果刀。

  「够了……够了……你们之前就送了那些礼,我……我老婆很……很喜欢。

  红梅,我发……发誓,国强的事板上……板上钉钉……你冷静……冷静一点。」「那好,胡书记,你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事闹出去对谁都不好。这次的事你答应了,就肯定办得到。我和国强都很感你的情,以后会报答你。要是以后你给国强小鞋穿,我们夫妻只是小人物,豁出去拉倒您这个大人物也值了。」妈妈一字一句的冷冷说道。

  「不会……不会!」胡书记跪在妈妈面前连连摆手,说道:「国强很能干,我哪会去害他。保证不会!」「好。胡书记,您记住今天您自己说的话。刚才是我对不住了。」说完,妈妈抬起另一只手臂,举起水果刀在白嫩的手臂上一划,一道殷红的鲜血从手臂上汩汩流出来。鲜血漫过手臂,滴到地上,滴到胡书记的面前。

  胡书记吓得脸色都白了,连忙颤巍巍的站起来,四处瞅,急道:「你……红娇,你这是何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这不诚心让人知道吗,快快,快找布包上,哎呀,流这么多血……」胡书记急的团团转,妈妈咬着牙,却不动声色的问道:「那刚才的事就算了结了吧?」「结了!结了!当然结了!」胡书记害怕闹出人命,连声的点头答应。

  妈妈见胡书记已确实答应,才找纱布包好手臂,胡书记几次凑过去想帮忙,妈妈眼睛一横,胡书记就连忙的退好几步,陪笑道:「红梅,看不出来,你这么刚烈的。我佩服你,佩服你。」「不用,我这样的小女子、小人物够不上胡书记这样的人,胡书记休息好了就回去吧,你进来的时候,邻居可是看见到了。吃个饭呆这么久,我无所谓,可对您的名声不好。」「啊……是是,我这就走,你放心,我答应的事绝对说到做到。红梅,你可别再犯傻了,我很敬佩你的为人,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我……那我就走了,你好好休息,伤口包好……好,我就走了……」胡书记点头哈腰的连连说好,劝说妈妈要保重,在确定妈妈不会自杀后,胡书记才离开我家。

  我一直躲在沙发和橱窗的夹角里,那时人也小,他们都在激动的情绪里,根本意识不到家里还有人。胡书记走后,妈妈一个人在沙发上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来,赶紧站起身,撩起裙子。

  当时我就在沙发后,近的能够闻到妈妈身上的味道。妈妈应该是觉得刚才被胡书记弄脏了,厌恶起来。所以拉开裙子的拉链,把裙子退下来,然后又一只手去脱内裤。粉色的内裤很小,妈妈另一手受伤使不上力,只好扭动腰肢,慢慢的把内裤退下来。当拖到膝盖的时候,妈妈抬起一只腿,窗户那边射进来的光影下,我见到一片黑黑的阴毛里,两瓣红润的阴唇悄然张开,露出里面的鲜红的肉洞。

  那一刻,我的眼皮都在颤抖!虽然只是片刻的功夫,可是我却终身不能忘怀。

  妈妈脱下内裤,又掀了上衣,戴着乳罩跑进了卫生间洗澡去了。

  我看到了妈妈的私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后来平静下来后,就偷偷的溜出门去,转了一圈才再回来,妈妈已经收拾好一切,打扮得楚楚动人了。

  胡书记可能真的又害怕又敬佩妈妈,所以后来爸爸的仕途并没有遇到什么障碍,而胡书记这个人我也再没见过。

  后来我长大了,身体发育起来,那天看到妈妈被人搂住,又看到妈妈的私处的情景便常常出现在我脑海。每次想到阳光下,妈妈那诱人的肉洞,我就心跳不已。也正因为亲睹了妈妈对付男人的刚烈,我对妈妈的爱才一直隐藏至今。可现在,我要开始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