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店里只有琦文一个。智伶的男朋友连休,所以智伶八点就跑去约会了;而到九点的时候,甄贞因为有些感冒发烧而先回去了,甄贞想说反正再一个小时就打烊了,而今天生意又特别清淡,再加上琦文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所以放心让琦文自己留,不过甄贞走的时候还是要琦文多小心。 琦文自己坐在柜台看书,面前是空无一人的店面,今天真的是闲的发慌。 「生意怎麽这麽差呢?」琦文苦笑一下,低头继续看书了。再两星期就要期中考,要多拚一下。 这时,玻璃门上的风铃响了起来,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马上在最接近门的位子坐了下来。他穿着有些皱摺的衬衫,领带早已拿了下来,手上拿着西装外套和公事包,琦文看她步履蹒跚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星期六还被强迫去加班的上班族了。 「欢迎光临,这是您的菜单。」琦文拿着菜单走到男子旁,男子听到琦文的声音就抬头看了看,突然男子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但随即又恢复之前的神情。琦文虽然觉得奇怪,但基於礼貌,她也不好意思问他。 「嗯...我要海鲜焗烤面,饮料要冰红茶。」男子礼貌地说出他要点的餐点,但是琦文并没听出男子声音中还带点颤抖。 「好的,请稍等。」琦文写好帐单,拿走菜单,当她转身往厨房走去时,背後突然感到一阵异样的眼神,但琦文也不多想,赶紧到厨房去张罗了。 「叽...叽...」 「咦?铁门声?」正当琦文要拿给客人的冰水出去时,外面的铁卷门声传了进来,琦文冲了出去,发现到男子竟然把店门口的电动铁卷门拉了下来!琦文不知道他是怎麽知道铁卷门的开关在哪里的,但现在必须阻止这个男人。 「先生,您在做什麽?」琦文上前拉住男人的手,想不到男人反过身来一把抱住琦文,嘴巴凑到琦文耳边轻轻说着:「小姐,怎麽不坐公车了?」琦文一听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这个男人竟是几个星期前在公车上骚扰她的人! 「碰!」铁卷门碰到地面的声音让琦文恢复神智。 「为...为什麽你会在这里?」琦文不敢相信的问。 「我到这里找客户,顺便过来吃饭,没想到竟然碰上你,我也很惊讶!」男人笑着说,彷佛琦文是他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放开我!不然我要大叫了!」琦文挣扎着,但男人的臂力超过他的想像。 「你能叫就叫吧!不过也要你有力气...」男人说完,马上吻上琦文的小嘴。 「嗯...嗯...」琦文拚命地想挣脱,但是丧失先机的她只能任男人摆布。男人的舌头灵活的扳开琦文的牙齿,随即钻了进去,琦文想把舌头摆脱他的纠缠,但还是被男人缠上了,最後琦文竟不自禁地和他深吻了起来,想把男人推开的手也渐渐变成抱住男人。 男人继续吻着琦文,手却开始不规矩了起来。他把琦文的围裙扯掉,米色休闲裤和小内裤也被半拉半扯地脱到膝盖,琦文当然知道反抗,但身体被紧紧抱住,让她没有办法阻止或减慢男人的攻势。男人的手抓住琦文挺翘的臀部搓揉着,接着又以飞快的速度摸向琦文的小穴,这时男人的嘴离开琦文的小嘴。 「小姐,你还是很快就湿了...」男人的手指轻轻抚着琦文穴口的嫩肉,琦文的脸已经羞的通红一片。 「求求你...不要这样...放开我...」琦文忍着下体的快感,希望男人能放过她。但是男人怎麽会放过琦文这一个大美女,他的手当然不会就这样离开琦文的小穴,反而伸直食指,慢慢地插进琦文的小穴里。 「啊啊...」琦文挺直身子叫了起来,那天在公车上的情节再度上演,只是这回是在琦文打工的店。 「小姐的穴很紧呢,又暖又湿的...」男人在琦文的耳边继续说着,手指开始抽动起来,一阵阵的淫水声传进琦文的耳朵,让琦文的慾念更高涨。 「不要...不要这样...啊啊...会...会...」琦文喘着气,手无力地推着男人。 「会怎样啊?」 「不...不乾净...」 「原来你会怕呀?那就跳过这个阶段好了...」 「不要...」琦文当然知道是什麽意思,她口头抗拒着,但并没有任何效用。男人一把把琦文转了过去,双手一压,琦文的上身就趴在桌子上,但是琦文的腿比桌子高,所以裸露的臀部就以很淫荡的姿势翘着。男人在後面看了淫心大发,两三下脱下自己的西装裤和四角内裤,露出一根大鸡巴,手扶住琦文的屁股,下身一挺,鸡巴就「噗哧」一声插进琦文的小穴里了。 「哇啊...」琦文仰头尖叫一声,巨大的鸡巴顶开琦文小穴的嫩肉,要命的快感直冲琦文脑门,琦文怨恨自己为什麽那麽容易就让这个男人干上了,但男人龟头在自己小穴里挺进的酥麻已将仅存的一点理智完全淹没。 「真的好紧呀...小姐,干你的穴真的很爽,你自己也很爽吧?」男人将鸡巴完全插进琦文的小穴,龟头重重地顶在琦文花心上。男人将琦文的紧身T恤往上一拉,胸罩也被粗暴地扯下来,男人双手从琦文腋下往前一摸,琦文的一对奶子就被男人魔掌完全抓住,男人挑逗着琦文变硬的粉红色乳尖,手掌搓弄着柔软的乳房,下面也开始挺动起来,「扑哧扑哧」和「啪啪」声有节奏地响了起来。 「啊...好舒服...很爽...别那麽大力...好爽...干的我很爽...」琦文就是这样,刚刚还在反抗的,但小穴被插进去後就爽的胡言乱语。琦文小穴的淫水被干的直流,穴口的嫩肉也被插的发红,随着鸡八的抽插一进一出的。 「没想到你那麽淫荡,随随便便就这样给男人干,真想把你带到街上干给其他人看!」男人似乎很喜欢在言语上凌辱琦文,鸡巴又更硬了些,干的琦文淫声大作。 「啊...是...是你太坏...人家还在上班...就把人...把人家干了...到时候...店长回来了...我就完了...啊...好舒服...快干死我了...」琦文嘴上这麽讲,腰却不住地往後挺。 「你店长回来了正好,让我也干了她吧!」男人听了更爽,下面「啪啪」地狂插琦文,琦文当然又是一阵胡言乱语。 「真的好爽,下次你什麽时候自己上班?我要再来光顾一次...」 「我才...才不让你光顾...好爽...你这个大...大色狼...在公车上...摸了我...还...还想到店里...干我...啊...我完了...你干死我了...啊...」琦文被男人又摸又插的,才没多久,琦文就抓住桌沿身体一挺,小穴里一股热流冲了出来,高潮了。 男人也被夹的受不了,但他还不想那麽快结束,他把鸡巴抽了出来,拉来一把椅子坐着,把瘫在桌上的琦文拉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鸡巴,说:「你自己来吧!」 琦文没这样做过,但她还是听话地张开双腿,一手扶着男人的肩膀,一手握着男人粗壮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慢慢地坐了下去,粗壮的鸡巴再一次地挺进琦文的身体。 「你要自己动喔!」男人淫笑着,琦文只好自己前後挺着腰身,大鸡巴在小穴里慢慢抽动着,弄得琦文又呻吟了起来。男人握住琦文的纤腰,轻轻地帮琦文推动。琦文的奶子在男人脸上晃着,男人看着在他眼前的一对美乳,张开嘴就把琦文一边的乳尖含住,像个小婴儿似地吸吮起来。琦文被这样挑逗着,美的什麽都忘了,她抱住男人的头,死命地往自己胸部压,男人也很配合地吸的更大力。 「啊...你吸的好棒...好爽...你好厉害...弄得我好舒服...干死我了...啊...好爽...」琦文又被干的淫声大起,她已经被干到忘记自己是在什麽地方了。 「你真的好淫,身材好穴又好干,应该出去给人干!」 「给人干...啊...小穴会被干坏...爽死了...干破我吧...」 「要不要我叫我同事来干你?你这麽淫一定要好好喂饱你,叫他们把精液射进你肚子哩,把你干成大肚子!」 「不要...我还没结婚...被干大肚子就...就不知道谁是爸爸...啊...干坏我吧...好爽...」 「那就帮我生个小孩吧,我要把精液全射进你的子宫!」 「射进来...你就是我的老公...老公快干我...干的我好爽...」琦文抱住男人,屁股不停的挺动,鸡巴在小穴里进出的淫水声「唧唧」作响。男人也说不出话来,他向前一推,把琦文压倒在地上,双手搓着琦文的奶子,鸡巴「啪啪」地狂插琦文的小穴,把琦文插的淫水直喷,弄的地板一片狼籍,男人再插个二十来下,屁股紧紧压住琦文,把浓浓的精液射进琦文的子宫里。 「好烫...烫死我了...」琦文被这麽一射,也到高潮了。 男人还不罢休,把变软的鸡巴拔出琦文的小穴,扳开琦文的嘴巴就往里面塞,琦文「嗯嗯」地直抗议,但还是抵抗不了,只好把沾满精液和淫水的鸡巴舔乾净。 「干你真的很爽,我从没干过这麽好干的穴,人又漂亮...下次什麽时候再出来干一次?」男人已经把琦文当成他的炮友了。 琦文白了他一眼,心中却暗自叫苦,自己又再一次抵挡不了淫慾,弄得别人把她当成性伴侣,看来这里待不下去了。 「你是学生吧?还是在上班了?住哪边?手机号码呢?」男人边穿衣服边问她,琦文被缠的受不了,只好告诉他,不过琦文全是说假的。 後来男人自己先离开了,他还说以後会常来,琦文倒很庆幸他没有要强送她回家。第二天,琦文向甄贞递辞呈,她告诉甄贞自己被客人骚扰了,而且那个人还盯上琦文,不过琦文当然没说自己昨晚还被他大干一番。甄贞听了以後直说可惜,但为了琦文的安全着想,也只好答应了。甄贞还问琦文那个男人的长相,以後好注意些,琦文告诉甄贞,叫她和智伶小心点,最好找个男店员,晚上也不要一个人留店,甄贞听了很是感激。 琦文虽然离开了,但她却一直忘不了这件事,令她惊讶的是自己并不是感到害怕,而是对那个男人的技巧感到怀念,比起国强和英杰,那个男人把自己干的更爽。「也许我真的很淫荡吧!」琦文心想,但她还是不让自己成为个到处挑逗男人的贱女人。 期中考後,琦文又开始找工作,她这次希望不会又在店里被人干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