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祁是天宁高中的学生会会长,现在读高三,他的人缘并 不好,很多同学和学生会的成员都很恨他,因为大家都在传,说他经常会向老师 打小报告,还经常抓住人家的把柄借以威胁,虽然很多人不是亲眼见到他这样做, 但是即使是谎言被这样传来传去也就变成了事实。大家在长期的忍耐过後,终于 有人爆发了。 ? ? 那是某一天的放学後,韩祁在回家的路上被5 名天宁的学生拦住,他们把他 带到了一个安静的公园,在草丛?脱光了他的衣服。 ? ? [ 哼,让你平时处处刁难我们,今天你就把以前的帐都一并还清了吧!] 其 中一个人拿着DV在一边拍摄,其余4 个人便开始蹂躏韩祁,他们把那满是腥臭味 的阳具插进韩祁的嘴?,让他为他们口交,然後有一个人率先举着自己的大棒捅 进了韩祁那从未被人插入过的後穴,未被开发过的小穴瞬间被巨棒填满,褶皱被 无情的全部展开,激烈的抽插使後穴受伤,血顺着穴口缓缓流下。口中的阳具也 在不停的做着活塞运动,嘴角已经有些擦破了,喉咙和腮部也都痛的要命,无法 及时吞咽下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下。 ? ? [ 好好用你的舌头!啊……对……就是这样。] 由于头发被扯住,头皮痛的 要命,听到头顶上传来不满的抱怨,韩祁只能及尽所能的用舌头满足口中的巨物。 ? ? 在进行了不知道多少次进出後,口中的阳具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接着一 股带着浓重腥臭味道的精液便冲入韩祁口中,大量的精液顺着食道进入胃中,口 中也残留了不少精液,未能被吞下的精液在无处可去的情况下从口中喷发出来, 溅到了韩祁的脸上。 ? ? [ 哈……哈……] 刚刚射过精的阳具瘫软下来,让韩祁有了一点喘息的时间, 但是马上嘴?又插入了另外一根。 ? ? [ 谁准你休息了,快给老子好好舔!] 韩祁擡头看了一眼,这个人正是平时 那个唯唯诺诺的副会长。他的阴茎比之前那个人的要短一些,但是却又粗很多, 塞进韩祁的口中後便开始猛力的抽插,感到嘴已经有些麻木的韩祁只能顺从的用 舌头服侍他。 ? ? [ 你们快一些啊,我都等了半天了啊!] 另外一个没有被轮到的人不满的抱 怨着。 ? ? [ 啊……!啊!啊!!] 埋入韩祁下身的阴茎像强力的马达一样,快速猛烈 的进出着韩祁的後穴,经过长时间的蹂躏,韩祁的後穴已经变的酥软起来。那个 一直抱怨的人将两根手指插入韩祁的後穴扩张,然後一口气把自己的阴茎也插了 进去!幼嫩的小穴同时吞下了两根阳具! ? ? [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坏……坏掉了啊!!!] 韩 祁痛的忘声大叫,奋力挣扎想要让他们离开,但是被他们牢牢的禁锢着,挣扎只 能引起更大的疼痛。 ? ? 两人毫不在意韩祁的挣扎,不顾他哭泣着求饶,两根大棍在他的直肠中开始 狂捅起来,坚硬的阳具像两跟木椿一样无情的在韩祁下身捅插着,血混合着精液 流下,小穴紧紧的裹着两人的巨大,每一次的进出都将肠肉微微带出。 ? ? 无情的蹂躏不断的持续着,直到每人都在他的嘴?和直肠内射过两次精才算 完,看着躺在不断喘息的韩祁,副会长用他那刚刚在韩祁下体射精却还没拔出的 阴茎又捅了捅韩祁。 ? ? [ 玩了这麽半天还没上过厕所呢,我就在你这?解决了吧。顺便帮你清洗一 下?面啊!] 说完,滚烫的尿液就冲进了韩祁体内的深出。 ? ? [ 啊……!不要……] 早已无力挣扎的韩祁只能用语言拒绝,但是那根本不 起作用。充满了精液的直肠无法再容下如此大量的尿液,在副会长拔出自己阴茎 的同时,大量混合着精液和血的尿液顺着韩祁那被操弄的无法合拢的後穴冲出。 ? ? [ 哈哈哈哈!这家夥会用屁眼尿尿啊!!哈哈哈哈!!] 周围响起了那些人 的嘲笑声。 ? ? [ 看这家夥喊了半天了,一定口渴了吧,咱们请他喝点好东西吧!] 说着, 有人带头,揪起韩祁的头发使他的头仰起,捏开他的嘴,将已经疲软的阴茎塞进 他嘴?,然後一股尿液便迫不及待的冲进了韩祁的口中,顺着食道滑入肠胃,其 他的人也对着韩祁的脸和身体,滚烫的尿浇溉着韩祁的身体。直到天黑人群才散 去。 ? ? [ 你最好识相点,录影带在我们手了,不想让它公开就别声张。] 韩祁费了 好大的力气才穿好衣服,双腿和腰部早已麻木。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精液的腥臭味 和尿的骚味…… ? ? 从那天起,韩祁沦为了那些人的性奴,每周一次的学生会例会便成为了他们 的 聚餐 时间,他们每次都是及尽所能的蹂躏韩祁,而韩祁也因为有把柄在他 们手中而不敢声张。 ? ? [ 哈哈,这家夥的屁眼真是好啊,现在已经可以轻松的容下两根阴茎了呢! ] 副会长一边和另外一个人在他的下身驰骋,一边用猥琐的语言调笑着。 ? ? 由于长时间的蹂躏,韩祁的後穴早已经松弛,失去了原来的弹性,他们经常 一次插入两根阴茎,有时候甚至会用拳交来玩弄他,因为过分的玩弄,韩祁还曾 经脱肛,想起自己一个人遮遮掩掩的跑去医院的情景他就觉得难堪。下体经常被 他们掐捏的青一片紫一片,每次完事後浑身都酸痛不已,回家时还要小心不能被 家?人发现。 ? ? 埋在下体的两根巨棒突然同时加快了速度,接着两股热流便向韩祁体内冲入, 射过精後,两人拔出疲软的分身,韩祁的後穴根本无法合拢,留下一个一元硬币 大小的洞,精液顺着那个洞口缓缓流出,穴口有些红肿,一张一合的仿佛一张小 嘴。 ? ? [ 好了,今天的例会就开到这?,大家都回去吧。] 每个人都发泄过後便都 纷纷散去。 ? ? 韩祁撑起疲惫的身体,勉强收拾了一下东西也回家去了。 ? ? 小心翼翼的溜进家门,飞快的冲进自己的房间後才松了口气,想洗个澡然後 赶快休息,这时却听到父亲在敲自己的门。正犹豫着要不要开门,父亲已经用备 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 ? [ 爸……] 一身狼狈的看着父亲,韩祁正在想要用什麽借口骗过父亲才好。 ? ? [ 你的衣服怎麽了?] 父亲的语气带着一丝严厉。 ? ? [ 我……不小心摔倒了……] 韩祁支支吾吾的回答。 ? ? [ 我看看!] 父亲一下冲过来,粗鲁的扒掉了韩祁的衣服,掩藏在衣服下的 吻痕,齿印以及已经干涸的精液都暴露在了父亲的面前。[ 这是什麽!?] 父亲 一脸气愤的表情,一下子将韩祁按倒在床上,分开他的双腿检查他的下体。 ? ? [ ……] 韩祁羞愧的闭上了眼睛。 ? ? 父亲瞪着韩祁那红肿的後穴,由于突然接触到空气,受到刺激,那?正一张 一合着,长期被蹂躏的後穴已经无法完全合拢了,精液从穴口流出。 ? ? [ 你被人上过了?] 父亲将手指放在穴口按了按。[ 你这?都松了,你让人 干了多少次?] [ 我……] 看着眼前这个和平时不一样的父亲,他为什麽这麽生 气?因为关心我吗? ? ? [ 妈的!我都还没碰过的东西竟然让外人抢了先!] 韩祁惊讶的看着父亲, 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 ? [ 走!] 一把抓起韩祁,将他拖进了浴室,用胶皮管插入他的後穴,然後打 开水的开关,一股冰冷的水就冲进了韩祁的直肠。父亲在给他灌肠! ? ? [ 我非要把你这个脏洞洗干净不可!] 父亲就像疯了一样一次次的给韩祁灌 肠,反复折腾了5 次才算满意,而韩祁早已经有些虚脱,就那样瘫软在父亲的怀 ?,被他又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 ? [ 既然你已经让人干过那麽多次了,我想我也用不着对你温柔了。] 父亲脱 下自己的衣服,阴茎早已直挺挺的翘起,不同于学校的同学,成年人的尺寸比他 们要大出许多,久经战场的大棒呈现出深深的紫红色,龟头犹如蘑菇一样大。按 下韩祁,毫不犹豫的就将阴茎插了进去。松弛的後穴一点都不困难的容纳了巨棒, 在猛烈的撞击下後穴发出 噗滋,噗滋 的淫荡声音。 ? ? [ 啊!啊!不……!爸,您不能这样啊……!啊啊啊!!!] 韩祁拒绝着, 企图让父亲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错误的。 ? ? [ 妈的!你宁可让个外人干也不愿意让你老子干!白白养了你这麽多年,竟 然这样忘恩负义!看我不干死你!干死你!] 韩祁的话并没有让父亲感到愧疚, 反而使他更疯狂的在韩祁下体捅了起来,在学校已经被蹂躏很久的韩祁根本经不 住这样的折腾。哭着开口求饶。 ? ? [ 爸,您停停吧,我……我受不了……他们已经折腾我一下午了,我真受不 了了,我改天一定让您好好操一番行吗?] 韩祁低声下气的乞求着。 ? ? [ 他们折腾你就行,老子玩你一会你就喊累?] [ 我……我是真的不行了, 您让我休息休息,就……就一天行吗?明天我一定洗干净屁股等您来操行吗?我 求求您了。] 韩祁被干的实在不行了,什麽话都说了出来,这时他甚至已经没有 考虑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做这种事情到底对不对了,只想着只要能让自己休息一下, 其他的什麽都行。 ? ? 再怎麽说也是自己的儿子,如果玩的太过真出点什麽事对自己也不好,这样 想了想,韩祁的父亲就勉强答应了。[ 好吧,今天干你一次就算了,有什麽事明 天再说,记着你自己说的话。] 像捣椿一样在儿子的後穴?狠狠的捅了几下,然 後拔出来让儿子用嘴帮自己解决後就离开了。 ? ? 留下韩祁趴在床上动都动不了,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明天……又要怎麽 面对呢? ? ? 待续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转天的晚上,大概10点左右,一家人都睡下 了後,韩祁的父亲推开了韩祁的房门。 ? ? [ 爸……] 韩祁紧张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虽然父亲平时和自己就不亲近,但 是韩祁死都想不到父亲会对自己做这种事情。 ? ? [ 记得你自己说过什麽吧?别让我费事,快点脱了衣服掘起屁股让我操。] 看着仍旧穿戴整齐的韩祁,父亲的语气有些不好。 ? ? [ 嗯……是……是……] 看到父亲凶巴巴的样子,韩祁害怕的开始脱起衣服, 希望不要惹到父亲,昨天已经见识过那巨棒的威力了,如果惹怒了父亲自己一定 没什麽好下场的。 ? ? 韩祁快速的脱光自己的衣服,躺在床上,用手扳开自己的双腿,大大的分开, 将密穴充分的暴露在父亲面前。 ? ? [ 这还差不多。你是不是应该说点什麽啊?你这个淫荡的东西。] 满意的看 着儿子的表现,韩昌杰(韩祁的父亲)冲着韩祁不怀好意的笑笑。 ? ? [ 请……请您用您的大棒狠狠的插入我这个淫荡的小穴吧……] 韩祁一边大 大的分开自己的双腿,一边语带哽咽的说道。 ? ? [ 既然是你提的要求,我当然要满足你了。] 脱下裤子,握住早已昂扬的阴 茎,对准儿子的小花,一举捅了进去。 ? ? [ 啊!!!!] 虽然後穴早已被玩弄的失去了原先的弹性,但是韩祁还是无 法一下承受这样的巨大,失声叫了出来。 ? ? [ 妈的!喊什麽?想把全家人都吵醒是不是啊!] [ 对……对不起……] 韩 祁赶快捂住自己的嘴。 ? ? [ 哼,这还差不多。] 韩昌杰的大棍猛干着韩祁的小穴,直肠不断的发出 噗滋噗滋 的淫荡声响,每一次都是整根撤出再猛力埋入,韩祁的身体随着每一 次的撞击抖动着,深紫红色的阴茎不断进出着韩祁白白的屁股,那画面要多淫荡 便有多淫荡。 ? ? [ 说你喜欢让我干,说老子把你干的特别爽!] 韩昌杰越干越兴奋,激动的 要求儿子说出淫荡的话。 ? ? [ 我……我……] 韩祁实在是难以启齿,支吾半天也说不出来。 ? ? [ 妈的!说啊!干死你!干死你!快说!] 没想到儿子竟然会拒绝,韩昌杰 生气的猛捅韩祁屁眼。 ? ? [ 啊!!我……我喜欢让您干!!!] 韩祁被干的不行,抛开了一切自尊, 什麽话都说了出来。 ? ? [ 和之前干你那些人比谁猛啊?] 韩昌杰高兴的继续追问。 ? ? [ 爸爸猛。爸爸最猛了,干的我这个淫荡的小穴好爽!] [ 说让我以後天天 干你!] [ 我……我要爸爸以後天天干我!] 韩祁觉得自己一定是神智不清了, 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能说的出口。 ? ? 韩昌杰听到儿子的话非常高兴,兴奋的干了韩祁一次又一次,把韩祁的屁眼 干的烂熟,经过狂轰乱炸後的小穴红肿充血,大量的精液使韩祁的小腹微鼓,小 穴也有不少精液流出。韩祁趴在床上一动也动不了,又累又痛,不愧是成年男人, 被爸爸干上一晚不比在学校被那些人轮奸轻松。自己到底做错了,为什麽要被这 样对待?这样的日子到底什麽时候才能结束呢?韩祁悲哀的想着,学校那?也许 到毕业就好了,可是家?呢? ? ? 第二天韩祁带着满身的疼痛去到了学校,午休时间他被副会长和一个叫张扬 的男生叫走带到了学生会的办公室。 ? ? [ 你们……找我有什麽事吗?] 看着不怀好意的两人,韩祁硬着头皮问到。 ? ? [ 你说我们找你能有什麽事啊?] 自从那日之後,副会长一改往日的唯唯诺 诺,越发的嚣张了起来。 ? ? [ 可……可是例会周五才开啊……] 一般他们只会在例会时玩弄他,平时基 本上没有人找他的。 ? ? [ 哼,那又怎麽样?我们现在想上你。呐,给你介绍一下啊,这个是高二的 学生,张扬,体育部的部长。] 副会长指了指身边的人。 ? ? [ 学长你好,我很早就听说过你了,一直想见识见识呢。] 张扬看着韩祁, 无害的笑了笑。 ? ? [ 我下午还有课啊……] 韩祁帮自己找着借口,希望他们可以放过自己。 ? ? [ 别那麽多废话了,你自己脱还是我们帮你?] 副会长不耐的威胁到。 ? ? [ ……我自己来。] 知道他们不会放过自己,韩祁任命的爬上会议桌,开始 脱衣服。 ? ? 韩祁脱光了衣服坐在会议桌上,张扬走上前去,握住韩祁的膝盖分开了他的 双腿。 ? ? [ 哦?学长,你昨天被人干过了啊?] 看到韩祁红肿的小穴,张扬明知故问 到。 ? ? [ 什麽?这家夥还和其他人有一腿啊?] 副会长一听赶快凑了过来,手指往 韩祁的小穴?捅了捅。[ 肿的这麽厉害,你们干了多久啊?你这家夥还真是淫荡, 真的没人干你就不行吗?] 副会长笑着揶揄到。 ? ? [ 呃……不……不是的……!!] 小穴被副会长不知轻重的手指捅的很疼, 但是一听到他说的话,韩祁赶快解释,生怕被误会了什麽。 ? ? [ 啧啧,你激动什麽啊,谁也没要你守身,你喜欢和别人搞是你的事情。] 看到韩祁激动的解释,副会长嘲讽的说到。 ? ? 是啊……只是玩弄自己的人罢了,怎麽会关心这些事情呢。 ? ? [ 学长,那我不客气咯~]张扬笑笑,握起自己的昂扬对准韩祁的密穴刺去。 ? ? [ 啊!!痛……] 韩祁痛苦的呻吟,粗大的分身整根埋入,後穴被迫扩张到 极限,不给自己任何喘息的机会便开始律动。一下一下撞击着韩祁的内部,除了 疼痛,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下体就像是要被撕裂一般,仿佛有人正用尖锐的刀 子在自己的直肠内刻划一样。 ? ? [ 唔……求……求求你……慢一些。] 韩祁承受不助猛烈的撞击,不住的向 张扬求饶。 ? ? [ 哼,别理这家夥,他可是厉害的很呢,两个人同时插入他都受的了呢。] 副会长在一旁用不屑的语气对着张扬说。 ? ? [ 啊,真是抱歉啊学长……看到你这麽诱人的身体……我实在是有点控制不 住自己呢。] 张扬用毫无诚意的语气向韩祁道歉。说话间,下体的律动不曾停歇。 ? ? 韩祁实在是无力反抗,只能任由张扬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疼痛使韩祁觉得 自己似乎快要昏过去了,但是很快又因为疼痛而把意识拉回,韩祁就那样瘫软在 会议桌上,双腿大大的打开着,挂在张扬的肩膀上,随着他猛烈的运动而不断摇 晃着。 ? ? 张扬在韩祁的体内不停的做着活塞运动,柔软的直肠不断蠕动着,刺激着他 的分身,韩祁的後穴像一张贪婪的小嘴,一直紧紧含着自己的分身,受到疼痛的 刺激後更是会用力的夹紧自己,张扬虽然和一些女生也上过床,但是从没有上过 男人,他不知道,原来男人的身体比女人还要销魂,被这样淫荡又诱人的密穴刺 激着,没多久张扬就在韩祁的体内射精了,猛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然後用力一 顶,将炽热的精液全部射入了韩祁体内,直肠瞬间被精液填满,拔出稍有些疲软 的分身,来到韩祁面前。 ? ? [ 来,学长,帮我把这?舔干净吧。] 张扬对着韩祁无害的笑笑。 ? ? 认命的韩祁缓缓的伸出舌头,颤抖的舔吮着张扬的分身,将那上面混着血的 精液一点点的舔入自己口中。 ? ? [ 啊……] 看着埋首在自己胯间的头颅,温软的舌头不断的刺激自己的分身, 张扬舒服的呻吟出声,更用力的将韩祁的头压向自己的胯下,他感觉刚刚释放过 的那?又开始硬了起来。[ 学长,你真是个淫荡的东西啊,你是不是要把每个干 你的男人都榨干才肯罢休啊?] [ 哼,他就是这麽淫贱的东西!] 在一边旁观很 久的副会长插嘴,边说边向韩祁走去,用手大力的分开韩祁的腿,看着那一张一 合的密穴正在吐出刚刚射在?面的精液,副会长掏出自己的分身插了进去,随着 他的进入,直肠内的精液被挤压出来,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将精液带出一些,下体 不断发出淫荡的声响。 ? ? 而上边,在韩祁的刺激下,张扬的分身已经再次挺立起来。[ 来,学长,把 嘴张开,把它含进去。] 张扬用充满磁性的嗓音诱哄着韩祁。 ? ? 乖乖的张开嘴,将硕大的分身含入,张扬一直用力向?面捅着,直到抵到喉 咙才罢休,韩祁的整张嘴都被填满,困难的吞咽着口水,而张扬则享受着喉咙收 缩时给龟头带来的快感,一再的被刺激着,张扬开始在韩祁口中律动,一下下的 抽动着,每次都直抵喉咙,韩祁被操弄的一阵阵想要干呕,无法吞咽下去的口水 顺着嘴角流下。 ? ? 上面和下面同时都被填满,韩祁只能无力的随着他们的撞击晃动着,副会长 在韩祁下体射精後,张扬也在韩祁的口中射了出来,大量的精液从韩祁嘴中喷洒 出来,他的脸上被溅的满是精液,还有不少则顺着食道滑入胃中。 ? ? [ 对了,这家夥可是厉害的很,还可以当厕所用呢?是吧,会长?] 副会长 像突然想起什麽似的,用不怀好意的语气说到。 ? ? [ 不……求求你别这样……] 马上意识到副会长要做什麽,韩祁无助的哀求 到。但是没有用,副会长还是在韩祁的直肠内排泄,大量温热的尿液混合着血和 精液充斥着韩祁的直肠。 ? ? [ 你要不要也试试啊?] 看着张扬,副会长淫秽的笑笑。 ? ? [ 这个,好象有点过分哦,我还是不要了。] 张扬还是那样人畜无害的笑着, 拒绝了副会长的好意。 ? ? [ 哼。] 没料到会被拒绝,副会长无趣的哼了一声,然後再看向韩祁。[ 你, 穿好衣服去上课,屁眼?的东西留好了,一滴也不许给我漏出来,等放学後再解 决,要是让我知道你偷偷把它们弄出去的话有你好看的。] 觉得自己这个整人的 方法实在高明,副会长满意的大笑起来,狠狠的对着韩祁的屁股踢了一脚,然後 穿好衣服离开了。 ? ? 屋内只剩下韩祁和张扬两个人,韩祁防备的看着张扬,希望他不要再对自己 做什麽了,小腹涨的要命,後穴也疼痛难忍,但是还要小心不能让下面的东西流 出来,韩祁痛苦的呻吟着。 ? ? [ 学长好可怜喔,竟然被这样对待。] 擡起头看到张扬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 己。韩祁露出害怕的表情。[ 呵呵,学长你不用这麽害怕啦,我不会对你做什麽 的。你自己没办法穿衣服吧?我来帮你~]说完,拿起韩祁的衣服,慢慢的为他穿 上,那动作实在是温柔的不得了,生怕会碰到有伤的地方似的。知道韩祁根本没 法走路,张扬抱着韩祁到他的教室门口,好在现在是上课时间,没有被什麽人看 到。 ? ? 下体的疼痛使韩祁精神恍惚的上完下午的课,放学的钟声响後,韩祁一边收 拾东西一边想着这个样子自己要怎麽才能回家。刚走出教室韩祁就被一股力量拉 走,飞快的被带到最近的一间空教室。关上门,韩祁才看到原来拉住自己的人是 张扬。 ? ? [ 你……你有什麽事情吗?] 怯怯的问了一句,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不 能再做了,不然一定会死掉的。 ? ? 没有回答韩祁的问题,张扬直接将韩祁按倒在书桌上,脱下了他的裤子。 ? ? [ 不要……求求你……不要……] 韩祁哭泣着求饶。 ? ? [ 哎呀哎呀,学长你是不是误会了啊,我是要帮你哦。] 张扬无害的笑笑, 分开韩祁的腿,看着那肿胀的小穴,插入一根手指,慢慢的将直肠内的液体导出。 [ 来,慢慢的,把它们排出来吧学长。] 温柔的声音诱哄着韩祁。 ? ? [ 不……不要……] 太丢脸了!虽然在他们面前已经没有什麽尊严可言了, 可是韩祁还是觉得很丢脸。 ? ? [ 来,没什麽不好意思的,你不会是想就这样回家吧?你觉得你这样到的了 家吗?] 手指在直肠内慢慢转动,液体一点点顺着手指流了出来。 ? ? [ 啊……] 在张扬的引导下,液体像决堤的洪水一般一冲而出,流满了课桌, 而张扬的手上和衣服也溅到了一些。他从口袋?拿出纸巾,细心的为韩祁擦干净, 然後又擦了擦自己手和衣服,温柔的为他穿好衣服後,再清理了桌子,然後还亲 自送韩祁回了家。 ? ? [ 那,学长,我们明天学校见了。] 张扬向韩祁道别。脸上始终挂着无害的 笑容。 ? ? [ 嗯……] 韩祁低声的向张扬道了谢,然後飞快的转身回家。 ? ? 回到家後,家人告诉韩祁,父亲出差去了,一段时间内不会回来,这着实让 韩祁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至少这段时间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了。 ? ? 晚上正要打算休息的韩祁接到了一通电话。竟然是副会长打来的,这让韩祁 感到非常意外。 ? ? [ 喂……] [ 韩祁,你有乖乖听话吧?] 对面响起质问的声音。 ? ? [ 嗯……有……有……] [ 呵呵,你还真是条听话的狗啊。看在你这麽听话 的份上……告诉你一些有趣的事情吧。] 对面的声音阴阴的笑了笑。 ? ? [ 什麽事情……?] [ 你知道大家为什麽这麽讨厌你吗?] [ 不知道……] [ 因为你总是抓住别人的把柄借机威胁,还经常向老师们打小报告啊。] [ 可… …可是我没做过那种事情啊!] 韩祁有些激动的反驳。 ? ? [ 你当然没做过,那些都是我假借你的名义做的,借用你的名义去做那些事 情,让大家讨厌你甚至恨你,我只要装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然後把做的事情 嫁祸到你的头上,大家根本就不会怀疑到我,怨恨积累到一定程度,只要有人带 头大家就会反抗,到那时,我自然就是会长的不二人选,那时即使你还是会长, 但实权也会在我手?了。] [ 什……什麽……!?你,你为什麽要做这种事情? ] [ 为什麽?我各个方面的能力都不输给你,凭什麽你能做会长,而我只能当副 会长?不过是你的人际关系比我好一些罢了,那我就毁掉你的名声!也要多谢你 信任我,很多事情你都不过问我,这样才能让我的行动顺利,哼。] [ 你……我 ……我要把真相告诉大家,我要揭穿你!] 韩祁生气的吼到。 ? ? [ 揭穿我?哼,你在开玩笑吧,都已经2 年了,你在大家心?的印象已经根 深蒂固,哪是你随便说几句就能改变的?你觉得大家能相信你吗?没用的,你就 认命吧。] [ …………] [ 哼!说不出话?哈哈,告诉你,惹到我就是这种下场! 还有1 年的时间,你就好好享受吧!] “咔”的一声,副会长挂掉了电话。 ? ? 韩祁愣愣的站在那,实在不知道该做什麽,只是因为自己做了会长就这样报 复自己……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韩祁已经不知道该怎麽去面对了 …… ? ? 转过天又是星期五,学生会例会的时间,早早的就有一群人等在学生会的办 公室?,他们在等韩祁,等着操他。有的人是每次都来的,还有几个是新来的, 他们不恨韩祁,只是想试试和男人做的滋味,现在已经不再是恨不恨,报复不报 复的问题了,他们只是拿韩祁当校妓,一个可以随意发泄的工具。 ? ? 韩祁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面了,他看着他们,他知道, 他们是来上他的…… ? ? [ 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们……] 韩祁看着眼前的人,决定把事实真相告诉他 们,只要他们知道了真相就不会再恨自己,也不会再对自己做那种事情了。 ? ? [ 哦?会长今天有什麽吩咐啊?] 其中有一个人问到。 ? ? [ 你们之前都误会我了,我从来没有做过那些坏事,那些事情都是副会长他 做的,是他嫁祸给我的!] 韩祁鼓起勇气说出了真相。 ? ? ……………… ? ? 房间?瞬时变的安静下来。 ? ? [ 哈……哈哈哈哈……笑……笑死我了!] 一个人带头笑了起来。 ? ? [ 我说会长啊,你想说的就是这件事情啊?] [ 是……是的,所以,所以你 们不应该恨我,应该恨副会长才对,你们也不要再对我做那种事情了!] [ 啊… …笑死了笑死了,你还真是天真啊,我们凭什麽要相信你的话?再说,现在已经 不是恨不恨的问题了,我们只是想上你!你明白吗?那件事情只是给了我们一个 可以上你的借口罢了!] [ 你……你们……] 韩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 …他们都疯了吗? ? ? [ 呵呵呵……会长啊,我不是说过他们不会相信你的吗?你怎麽不听呢?] 身後传来了副会长阴阴的声音。 ? ? [ ……] 韩祁呆住了,不知道该做什麽反应。 ? ? [ 哼!看我怎麽教训你这只不听话的贱狗!] 副会长生气的命令大家把韩祁 按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副会长从角落?找出一根和拖把上的木棍一样粗细的 棍子,对准韩祁的後穴直挺挺的捅了进去! ? ? [ 啊!!!!] 骤降的巨痛使韩祁大喊出声,眼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不 ……不要!好痛……啊……!!!] [ 哼!你不是很厉害的吗?你不是想揭穿我 吗?来啊!说啊!用你下边这张嘴好好的和大家说说!] 副会长的脸上露出阴狠 的表情,手中的棍子一直往韩祁的深处捅去。後穴被强行扩张,血顺着穴口缓缓 流下。 ? ? [ 别……求求你……别这样……痛……] 韩祁哭着求饶,不敢相信副会长会 做出这样的事。 ? ? [ 副会长……这样会不会出事啊?] 一旁看着的人出声想要阻拦,他们可是 害怕把事情闹大,这样乱搞会不会出人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