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楼上的那对母子我阿民,是个正值拼联考的高中生,有一身一百八十和平均的体格,在这拼着最後冲刺的阶段,大家都忙着成三五好友去个庙里上香求神能考徊好学校.我则选择了在外租的宿舍里拼命用功. 这里是离市区和学校有段距离,很安静,六千元包水电还有冷气的五层老公寓,比在外跑去图书馆假看书真看妹妹好的多. 但我看没多久就无心看下去,盖上书本,起身往公寓外的楼梯向上走. 我住的是四层,现在大多的学生包括我的室友都回了家,只余我一个还在,房东是个阿婆,和她孙子住在市区,只有在收租时才会过来,而前些天才收租而以,五层,是小志和他妈妈租下的屋子. 小志是个国中生,个子瘦小,白白净净,看起来很害羞内向,他家是标准的单亲家庭,他和他妈妈淑惠阿姨前些天收租时才刚搬进来, 说起淑惠阿姨,她看起来三十出头,是做幼教工作的,不知几岁生下了小志,第一次看到她时 ,惊讶居然是个年轻妈妈,她是个一头短发,身材纤细,但有一百七十公分高,有着一对长腿,说起话来也是轻声细语,拉着小志和我问好,是个温柔的女性. 五层有着一道铁门,但平日没在上锁,上楼後左边是空空的,只有搭了个屋顶,和用绿色 沥青铺的地板,放着一些老旧的沙发家俱,而右边,是小志他们的家. 刚好小志正在外面晾衣服,他也看到了我,笑笑的向我问好. 「阿民哥好.」 「小志,星期日没出去玩?」 「没啊,家务事多,帮我妈分担一点.」 看着小志晾着的衣物,除了他的学校制服外,还挂着她妈妈的内衣裤,看着大多是淡色系的乳罩底裤,可以看出 淑惠阿姨的个性应该是非常保守,但这些乳罩的胸围可是有34d,第一次看到她时还真是看不出来有这麽的有料. 「….嗯…那..淑惠阿姨呢?」 「哦,我妈在午睡….嗯..时间也快到了.」 小志拉开门,邀我进到他家里. 里头的家俱大多是房东留下的,听小志说她妈妈和房东是旧识,所以他们也只拿了些衣物就搬了过来. 里面有三间房, 一个浴室,二间是小志和妈妈分间睡,另一间放着一些运动器材,而小志妈妈房间没人, 另一间虚掩着. 小志轻轻的推开那个门,只见房间里放着不少运动器具,顶上还有架了个单杠,看来房东亲人里大概有人很 热衷运动,除了这些,房间的正中间,放着一张背对我们的黑皮革躺椅,看来淑惠阿姨正在上头休息, 我和小志走到椅子前,我看到了淑惠阿姨. 她就做在椅子上,眼睛蒙了个睡觉用的眼罩,耳朵分别塞着耳机,她的呼吸平稳,而且,她是光溜溜的! 淑惠阿姨身上没着半件衣服,她的胸前那团肉脯隋着呼吸轻轻的左右晃动,平滑的小腹,白晰的肌肤,双 手平放在椅子的扶手上.让我看的呼吸开始重了起来,由其是底下那稀疏的耻毛,根本掩盖不了中间那肉色的蜜裂. 而小志他皆下来的动作,差点让我鼻血喷出,只见他在椅子边的柜子翻翻找找,没多久就找到一件事物. 「今天用这个好了..阿民哥帮我一下..」 只见小志手里拿了支u字型的黑色带颗粒的物体放在柜子上.而从皮椅四边拉出四个皮带,鎛住淑惠阿姨 的双手,然後他?起自己妈妈的一只脚,那粉色的蜜穴和窄小的菊肛就大咧咧的曝露在我俩眼前,他请我 拉高?起的脚,然後另我吃惊的,把那叉状物的两个前端塞进了淑惠阿姨两个穴中,虽然那黑叉子大小有如 一般手电筒般粗细,但小志却毫不费力的轻松插入,只见淑惠阿姨的小腹略微鼓起,叉状棒子都深深插到了最 底部,然後小志接过我手中淑惠阿姨的细长美腿,用底下的皮带固定好,而淑惠阿姨现在整个下半身就由 棒子的末尾处顶起,淩空浮坐在皮椅上,只用棒底撑起她雪白的屁股,淑惠阿姨的呼吸在这 奇特的姿势下粗重了起来,但特别的是她除了呼吸粗重外却没有起身,我忍不住的低下头拨开淑惠阿姨的半边 柔软美臀,只见她的两穴完全吞没了黑棒,菊穴还不断的夹缩,而前端的蜜穴泊泊渗出淫荡的逼液. 淑惠阿姨屁股又翘又挺,让我又摸又捏的爱不释手,最後还是小志拉拉我的衣角,指指门口,我只好放下软如 脂羔的小屁屁走向门口,在我走出门後,小志手伸向黑棒,只见听到『喀』的一声,小志就快速的跑出房间,关 上房门. 「唔???伊???!!!!哦哦哦哦???啊啊啊??????!!!!!!!」 隔着房门,我听到了淑惠阿姨激烈的浪叫,叫声听起来似乎没有疼痛,倒是是在享受电动黑插棒所带来的 感官冲击. 只见小志打开冰箱,拿出了冰凉的果汁,倒了杯给我,我往回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大口消火的果汁, 小志贴心的把一大壶放在桌上,自己则拉了个椅子在房门外坐着,我给自己倒了一杯,而当我喝完第二杯时,看了看时间,从我听到淑惠阿姨 的哀嚎已过了一个多钟头,也就是我们俩让淑惠阿姨夹着那支粗黑电动双头龙给淩虐一个多小时. 这时小志已把紧闭的房门打开来. 「小..志??」 从房门里传出淑惠阿姨的叫唤声,我看向小志,只见小志面无表情的走进房门,但门并未关紧. 我给自己拿起水壶,正欲倒第三杯果汁时,房门里又传出声音.. 「唔...小志..妈妈睡了多久..嗯小志..?哦!?小志等..!!小....哦哦哦哦哦??....!!!!!」 房门里传出一声哀嚎後就突然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肉与肉之间的撞击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放下插点洒出来的果汁,慢慢的走向房门. 果然眼前我所看到的,是淫秽的乱伦相奸,只见小志裤子脱到脚裸,站在椅子左侧,露出了有如婴儿手臂粗的大鸡巴,而侧边的扶手上露出了雪白的屁股和双腿,小志的左右手分 别捉着那两只脚,不停的用力顶着他小腹前淑惠阿姨那翘挺结实的美臀, 在激烈的活塞运动下,淑惠阿姨没发出半点淫叫,想必是被什麽塞住了嘴,我只看见那被小志突刺的美臀和 长腿,和椅子另一侧的一只雪白手臂,只见那手掌不断反复的张握张握,想必是正享受着自己儿子喂她吃的肉棒大餐吧.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看到,那时是他们搬来没多久,某日的炎热夜晚,我热到睡不着,拿着烟和可乐想说到 屋顶透个气. 没想到一走上来,半路就听到奇怪的声音,像是噗吱噗吱的口交声.. 『呜!呜!呜...」 本来我在想说不定是哪个学生情侣跑来屋顶打野战,我就轻手轻脚的躲在一边,头偷偷的探出去看. 这一看差点没被烟呛到. 我只看到一个光裸的纤细女体背着我,脖子套着个项圈,半蹲在地上,浑圆的屁股夹着两段电线,不时发轻微的震动声, 想说,哇拷!真的有调教这回事,而且那女子似乎没有反抗的意愿,很自动双手和小嘴并用,发出啧啧啧??的淫秽声. 我看那女子的项圈连着一条绳,我往握着的绳所一看,哇!居然是那个内向的国中生小志. 看那个女子成熟的背影,八九不离十应该是淑惠阿姨,只见那时淑惠阿姨口交了数下後停下,头向一旁不住的喘气,这时小志很用力的一扯绳 ,她又卖力继续口交,跟本就是以经调教完成的女奴,但没多久,小志摸出了一个封嘴链,就向sm的那一种,然後推倒他妈妈,让她伏在地上, 然後用绳子绑住了她的双手,此时的淑惠阿姨翘臀?高,耻穴和肛门的电动棒还在震动,小志把电动棒拿掉後,就提着他巨大的肉棒噗滋一声就 开始猛力的抽插,只见那时肉撞声和呜咽声不住的回响在顶楼,看的我直忘了季节的酷热,内心的慾火不住的高升. 过了许久,只见小志插到最底後不不动,然後在慢慢的退出淑惠阿姨的身体,只见淑惠阿姨伏跪在地上,身躯不住的颤抖,小嘴和肉穴流出口水和精液. 软趴趴的在地上不动,而小志,眼睛正看向因为看呆而没躲好的我. 但小志没有声张,他拿起了浴巾,裹住下半身,向我招了招手要我坐到旧沙发来,然後指了指地上的母亲,又指指眼睛和耳朵,我才发现淑惠阿姨 耳朵塞了耳机,眼罩也着上了. 原来,小志的母亲在以前怀他後生下了他,父亲就跟别人跑了,这另她伤心到得了很重的忧郁症,结果也不知是哪个朋友介绍淑惠阿姨看了个医生 给了个她一种特别的疗法,听着一种很奇特周长的音乐会让自已安心下来,而且进入很沈的睡眠,但反效果是慾望会在结束後特别高涨. 一开始用时,用自己的手指还可以撑过去,久了饥渴度越来越高,直到小志某日发现自已的母亲的抽屉里放了数种粗细不同的棒子时,也是当天 第一次进入正熟睡的妈妈的肉体.之後就由小志来满足他妈妈的需求了.而他被我看到并不介意,可能是自从他们搬来後,由於我是独子,特别和 小志处的来,所以他也让我知道他母子俩的世界. 这时,小志又完成了一次和淑惠阿姨的肉体治疗,只见小志射出之後便慢慢的把肉棒退出,而淑惠阿姨的双脚也停止了挥动慢慢的垂下,张握的手也在用力握紧後放开. 小志这时退出了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更换衣服,我也很自动的回到客厅. 没多久,温柔的淑惠阿姨着轻便的家居服走了出来.对我微笑问好. 我和小志没让她知道我所了解的事,但总有一天她还是会知道的. 这天没多久就来临了,就是小志的毕业旅行. 那天也是小志把她妈妈分享给我的正式的那一次.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小志打了电话给我,邀我半夜到他家来一趟,我很准时的就走上楼,我在上去没多少步,又听到了撞击美臀的声音,但这一次不止有撞击声. 还有淑惠阿姨的浪叫声. 「唔...啊..小志主人..淑惠母狗...啊...真的很喜欢...小志主人的大鸡吧啊啊...主人的插入,好深..好满..啊..嗯...」 只见我走到小志家前,果然小志在自家阳台乾着自己的妈妈,这一次少了个封嘴的,耳机眼罩都还在,她的背後被皮带绑住,看样子要到最後了,这时我已忍不出掏出我的肉棒边 看边自慰. 「啊...主人...嗯...淑惠母狗...嗯...被插..好爽...嗯操吧……操小母狗吧……啊……用主人的大粗鸡巴……操我……操死我吧……要不行了 ...都灌进..淑惠母狗的贱穴啊啊啊啊啊??????」 这时小志猛然抱着她妈妈转向我,用力往前一顶,淑惠阿姨的嘴正好套在我的肉棒上,而小志也把她妈妈的眼罩拿下.淑惠阿姨瞪大了眼看着嘴里的肉棒,开始用力的吸吮. 这时我俩同时在这美丽的女体上浇上了白浊的精液. 这是个交接的仪式,意味着小志不在和出远门时,我就是要帮她照顾她的妈妈. ……….小志出门的第二天........ 「早啊淑惠阿姨」 我一早就坐在小志家客厅,淑惠阿姨才刚起床,着宽大的T恤上衣走出房门. 淑惠阿姨一边唔着略微隆起的小腹,正想走向厕所时看到了我. 「嗯..早啊阿民,今天不是休假吗?怎这麽早起.....你手上是什麽?」 ?! 「唔唔唔???伊伊伊伊???哦哦哦哦???啊啊啊????????????!!!」 清爽的早尘伴着女性淫秽的浪叫. 「小志说的没错...淑惠阿姨身体超敏感...我早就想这样玩看看了....」 我放下手中三个摇控器,脱下裤子,走向那淩晨被我偷偷浣肠,被按摩棒震的两眼翻白,尿液肛液飞溅 失神躺地的淑惠阿姨,瞧!那小穴和屁眼还在一张一合的. 噗滋! 「啊啊啊啊...阿民主人...一大早..就要用...大粗鸡巴...把淑惠母狗.....淑惠母狗的贱穴和屁眼塞满了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