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有个同事姓王,和我妈关系不错,今年三十九,是我喜欢的熟女类型之 一,虽然长得没有我们班主任老师那麽好看,但屁股跟我们班主任一样大,而且 她逗我时眼睛邪邪的嘴角还含着笑,让我恨不得立刻献身被她祸害个够。她和我 妈关系亲密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说今天的突然临时造访,虽然让我妈措手不及, 但都是熟人,相互串门是常有的事,我妈也表现的十分热情,立刻张罗着去买菜, 留下我来招待她的同事。我妈一走,王姨就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我不禁有些脸红, 说: 阿姨你真漂亮! 她笑意盈盈的走过来掐住我的脸,说: 小天的嘴真甜, 长的这麽可爱,阿姨好高兴,来让姨喂你! 她捧起我的脸,她嘴唇抿了几下, 向我嘴?吐了一口唾沫,让我咽了下去,她对我眨了眨眼睛,嘴角挂着邪邪的微 笑: 还傻站着干嘛呢?一会你妈买菜回来啦! 我会意,直接躺在我家地板上, 她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她穿的是经典的黑色直筒长裤,她给脱到了膝盖,又把 内裤也脱下来,双脚移到我旁边,大屁股瞬间降到我脸上,就这样以小便的姿势 猥亵的向我展示着她的下体,一股捂在熟女裤裆?的特有的体味传进我的鼻翼。 她用手把闪油光的黑色森林拨开,在我眼前露出最?面的粉红色的嫩肉,向 下几乎贴在我的鼻孔上,我立刻闻到?面传来的一股浓浓的骚味,我以前虽然没 少闻我大姨的内裤还有我班主任的丢弃的护垫,但眼前的味道却较之有很大不同, 有点不正经的感觉,也难怪,像大姨和班主任那样的女人肯定是不会对我这个小 屁孩有任何非分之想的,不过能找到这样一个坏坏的熟女阿姨对我感兴趣,我已 经很知足了。 我透过阴毛看见她正好整以暇的盯着我,似乎等待着什麽,我也看着她,她 的软肉又碰了我一下,我又配合的多嗅几口气,上面传过来她带着戏虐的声音: 小逼崽子,阿姨的味儿怎麽样,你不是喜欢裹吗?一会给我裹干净,裹彻底一 点! 她的屁股稍稍向上擡了擡,我看见她手腕上带着一个名贵的手镯,亮晶晶 的显得她的手臂十分白净,却和眼前的景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她不耐烦的说道: 快裹啊,一会你妈回来了! 屁股稍稍沈下一点,我随之裹了上去,我的嘴直 接裹在她双手手指拨开的中间部位,那?面咸咸的,嫩肉显得软软酸酸的,那感 觉比大姨的内裤还好吃,因爲这毕竟是大活人。我妈绝对想不到趁着她去买菜的 功夫,她的同事会脱了裤子蹲我脸上让我一遍一遍的裹她的私处,我居然还像遇 到什麽好事一样裹的有滋有味,裹的很卖力。然後我还不知好赖的提出让她尿尿 给我喝,她笑着答应了,黄色的液体顺股间一滴滴的落在我嘴?,我在嘴?含着, 只有坐起来才能咽下去,躺着根本咽不下,阿姨并没有责怪我,而是很耐心的往 我嘴?尿着,躺下又在她胯间接了一小股,我又坐起来咽了,她的尿不多,几口 就没了,但味道很大,和我曾经偷喝的大姨的尿完全不同的味道。 喝完尿,我又给她裹了一会儿,她就穿上裤子坐回沙发上,时间太短,她好 像有些意犹未尽一样,见我妈还没回来,她就用脚踹我的脸,把我踹趟在地上, 她就咯咯的笑,她的脚不像大姨的脚那麽香,而是带着一股很银荡的骚臭味,我 却莫名的喜欢,我捧着她的脚又闻又舔,仿佛明星吸毒一样,明知万劫不复却又 无法自拔,她微笑着把五根脚趾轮流放进我嘴?,直到她两只脚上的丝袜被我的 口水浸湿了大半,才传来开门声,我妈拎着大包的食材赶回来,我妈当然不会注 意到她的同事此时脚下袜子的都是我的口水,就算注意到袜子湿了也不会多想, 阿姨就穿着潮湿的丝袜帮我妈?外忙活,和我们吃完了一顿饭,然後临走的时候 还冲我眨了眨眼睛,说道,晚上回去不用洗袜子了,我妈自然听得云?雾?,就 听她解释道,今天太累了,懒得洗袜子了,连洗澡都免了,回去直接睡觉,我妈 表示深有同感。王姨又冲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就出门走了。 自从这次经历过後,我对王姨産生了强烈的迷恋,迷恋和她在一起时那偷偷 摸摸的感觉,迷恋她的温柔的柔软,迷恋她的隐私气味。 我几天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我妈这个同事的温言软语和她的大屁股。几天後, 我终于逮到机会去我妈单位?玩,我妈是在医院工作,医院规模着实不小,很多 人都来这看病。我妈办公室在三楼,我在她办公室呆了一会儿,就有患者敲门了, 于是我提出说出去转转,我妈点点头,叮嘱我别乱跑。 我找到了门牌号爲305的五诊室,门没关,我向?打量,?面患者正在瞧 病,我在外面等了一会,见患者出来了,我紧忙走进去并关上门。 呦,这不是小天吗? ?面传来一句略带笑意的中年女人的声音。 阿姨好! 我一脸讨好的说,屋子?的人端庄的坐在办公桌後,手?拿着 笔写着什麽,桌子上都是病历本、单据之类的。 见此情景,我直接走过去躺在她旁边地上,问她: 阿姨,你很忙吗? 王 姨笑了笑,站起来撩起白大褂,一只踩着高跟鞋的脚掠过我头顶,脱裤子就蹲到 我脸上,说: 有点忙! 几乎她刚蹲下,我一口含住她冲着我的脸张开的私处, 我使劲的裹了起来,好有味儿,好过瘾!她轻笑一声,说:其实你来的正好,我 正憋着点尿呢,正好现在喂你,让你尝个鲜! 我点点头,觉得她那?有些微不可查的蠕动,接着我嘴?一热,然後满嘴的 腥咸,我拍了拍王姨的大屁股,坐起来把嘴?的尿缓缓的一点一点的咽下去,让 我觉得奇怪的是我喝大姨的尿的时候都觉得恶心,喝她的尿却一点都不觉得恶心, 也许是上次大姨的尿味太浓了,我却适应了那股浓浓的味道,再喝其它人的就不 觉得什麽了。这次王姨的尿有点骚,却没有上次那麽咸了,我坐在地上咋了咋嘴, 口舌间发出 啧啧啧 的声音,格外的清楚,我也不知道这声音是怎麽发出来的, 我就是想把嘴?的尿味都集中到舌头上回味一下,就发出来了。 阿姨笑了笑,说: 你这小馋猫,今天阿姨一定喂饱你。 说着压我躺下, 大屁股再次降临到我脸上,她双手扒开油亮的黑色,露出?面粉红的肉褶,对准 我张开的嘴巴,一股黄黄的尿液从?面直接射进我嘴?,我抿上嘴唇再次坐起来, 将这一大口尿缓缓的咽掉,不敢咽太快,我怕一次咽太多会有所反应,毕竟这是 熟女尿,虽然和大姨是两种味儿,但等级是一样的。我在王姨的诊室总共停留了 不到十分锺,短短的时间内喝了好几口尿,并给她吸吮干净,又在她胯下裹了一 会,她提上裤子就让我出来了。 我在医院?四处转了转,每个楼层都很干净,卫生打理的很好,整个环境典 雅肃穆,要看病还得来这种医院啊,当我再次路过五诊室的时候,见?面刚好没 有患者,再次闪进去。王姨看了我一眼,笑说: 你怎麽又来了,还没吃够啊? 我点点头,说还想吃。 她一脸拿我没办法的样子,走过来再次脱裤子让我裹了起来…… 下午,我仍然三番五次的去她的诊室,她也不反对,进屋就让我给她裹私处, 让我舔屁眼和股沟,直到舔的没有私味儿爲止,还时不时的往我嘴?尿点尿,这 一天她都没去过厕所,都尿到我嘴?。到了晚上下班,医生们纷纷出来打卡,我 妈和她有说有笑的走在走廊?,我妈并没有发现,她的笑容中多了一丝往日没有 的玩味和鄙夷,很隐晦,而我紧跟在她们的屁股後面,盯着王姨的大屁股,兀自 回味着她那?面的味道。 几天後的一个晚上,经不住王姨的再三游说,我妈受邀带我去她家吃大餐, 她的住处是租的,因爲她的老家不在这座城市,她一个人来这?打工,她的丈夫 在老家教书,只有等学生放暑假寒假时才能过来陪她一段时间,平时她就一个人, 见我们来了,她很高兴,拿出冰箱?早就准备好的食材,开始动手做饭,我妈也 洗洗手进去帮忙。我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王姨从厨房?走出来,要 去冰箱取鸡蛋,我紧忙跟过去,到了墙拐角,我一下拥住她的大屁股,鼻子往? 挤想闻她後庭?的咸味,她却向下一弓腰,我的鼻子一下子就闻上了她的私处, 好浓,感受到了她那?的妖气泛滥,我也不顾她穿着打底裤,一口裹住她的裤裆。 她笑着将我推开,对我摆了摆手,示意我妈妈还在厨房?。我尤不死心的指 了指卫生间,意思是我俩去那?,她依然冲我摇了摇头,我撅着嘴死命拽着她的 衣角不让她走。她忽然扑哧一笑,说: 瞧给你急的小样,嘴咋就那麽馋呢? 我撒娇的摇晃她的手臂,说: 阿姨你就让我吃一口呗! 她笑着说: 姨倒是 有个好主意,一会儿你和你妈说说,让她同意你留我这睡一晚,到时候姨让你吃 个够! 我眼睛一亮,说: 好,我一会就和我妈说! 她竖起手指嘘了一下, 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扭屁股向厨房走去,看来她这是让我自己想办法了。 饭桌上的菜肴既丰盛又可口,可是我却食不知味,一直纠结着怎麽开口和我 妈说,我绞尽脑汁,按照以往的经验,想象我妈可能的反应,却发现以我十六岁 的智商,所有的理由都说不过去,更何况我第二天还要上学呢,我就更没有理由 了! 王姨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帮我的意思,她仿佛没察觉到我此刻的苦恼,还给我 夹了一块红烧肉,像个没事人似的跟我说: 尝尝我做的菜比不比你妈做的好吃, 到了王姨家就别客气,多吃点,你现在正是缺营养的时候。 我嗯了一声,低头 吃那块红烧肉,王姨不再理我,继续和我妈聊着工作中的琐事。 直到吃完饭捡桌刷碗,我仍是一筹莫展,看见我妈已经有了起身告辞的意思, 我心?一急,连忙跑去厨房,想和王姨商量一下对策,王姨正在刷碗,却没等我 开口,就见她转头对我狡黠的一笑,端起那盆水别有用心的眨了眨眼睛。 我瞬间有如福至心灵,大声说: 王姨我帮你端! 她赞赏的点了点头,口 中却说: 别,别,脏的…… 正说着,她好像脚下一滑,只听 哗啦啦 的声 音,整盆水几乎都扣在我身上,王姨可真够狠的! 我只觉得全身一阵温热,瞬间从衣领湿到了裤腿。 哎呦,对不起对不起,小天,没伤到你吧? 王姨惊慌失措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 我没事,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来添乱,王姨也不会滑 倒了。 这时我妈已经闻声赶过来,问明情况後,责怪我说: 你这孩子怎麽毛手毛 脚的! 王姨紧忙帮我解围。说: 这事不怪小天,他也是过来帮忙,是我脚滑 了一下。 我妈容色稍缓,问她有没有事,王姨摇头,说: 我没事,就是浇了 小天一身的水。 王姨又让我赶紧把湿衣服脱下来,她给我洗了晾干。 我全身变得光溜溜的,这下没法回家了吧! 哈哈哈,我在心?忍不住大笑。 我妈见我一下弄成这副摸样,也有些哭笑不得,只能让我把衣服先脱下来。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王姨一出手,我就知道这事十之八九算是成了! 最後我妈在我和王姨的?应外合内外夹击下,终于无奈答应让我留下,我一 再保证明天早早起床,王姨也决定早上亲自把我送到家?,不能误了上学的时辰。 我妈对此也稍稍放了点心。 我妈走後,王姨抱住我又亲又摸,说,好孩子,表现的不错! 我的脑袋被她挤在双峰中间,她的胸衣带着成人的香。 我心情也有些激动,使劲闻着那股陌生女人的乳香。 她把胸衣向上一拉,说,来,阿姨奖励你吃渣渣。 我不屑的撇了撇嘴,说,我又不是小孩子,我才不吃呢! 王姨不禁被我逗乐了,说,那就给你吃点大人的! 说完,她的脸冲我压下来,狠狠得吻在我的嘴唇上。我脑中一片空白,这就 是大人接吻的感觉吗,这就是我的初吻吗,这似乎——是强吻吧。 她的舌头打破了我的胡思乱想,在我的嘴?横冲直撞,野蛮的打着转转,我 突然被她弄出了反应,双手本能的去摸她的腰身和屁股。我的小舌头也开始回应 口中那高深莫测的舌头,很快和她搅在一起,吸吮她舌头上的唾液。 当她的嘴唇离开我时,我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她又给了我一口唾沫,才说, 小家夥还挺有劲儿的,吸得阿姨舌头都快肿了。 我兴奋的问她,阿姨,这就是接吻吗?感觉好棒啊! 她笑着没说话,看我的目光越来越炙热,笑容也透着古怪,她的嗓音似乎略 带沙哑,柔柔的和我说:小天啊,帮阿姨把裤子脱了好吗? 嗯嗯。我点点头,伸出双手就去拉她的打底裤,在她的协助下一点一点的被 我脱下来,露出雪白的大腿和丰满的大屁股,我也不管她内裤还没脱,一个猛子 扑向她的屁股,脸直接紮进她的大腿根,鼻子向上一拱,就闻上了她屁眼,这次 终于可以爲所欲爲了!我好喜欢闻王姨股沟?的味道,大屁股的女人分泌的液体 挥发不出去,还一天都坐在办公室,那的味儿可想而知,想没味道都难。 我双手并用,把内裤使劲剥到屁股的一边,舌头趁空往股沟?伸去,上上下 下的舔着来回,王姨被我舔的咯咯直笑,说,小馋猫,这下如你的意了吧! 我没完没了的舔着,仍嫌不满足的向她的前面的两个褶儿够去,舌尖刚够进 去一点,就感觉舌尖上咸咸的,她突然转身,我的舌头被她强行抽出,她回头白 了我一眼,说,急什麽? 她慢悠悠的脱掉紧勒着她大屁股的内裤,提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笑眯眯 的挑逗我,就是不说话,我像个小狗一样的去闻她悬在空中的内裤,她却向後一 缩躲闪开,让我的小脸扑了个空。 她笑着说,小变态,想干嘛?阿姨就逗逗你,你还真要闻啊,我这条内裤都 穿了三天了,味儿太大了,连我自己都嫌,你不嫌吗? 不,我摇了摇头,双眼放光的说:不嫌,不嫌,我要闻,我还想让阿姨把内 裤套在我头上,啊,是套在我脸上给我吃,我一直都在想,有一天阿姨能把自己 穿过的内裤套在我头上! 听了我的话,王姨突然微微一愣,然後嗤笑了起来,语气怪怪的说:你还真 让我惊讶! 说着她当真把内裤翻过来,露出裆部,我俩同时看到了裆部花?胡哨的布满 了汗渍、黄斑和尿渍等痕迹。她将内裤对着我的脸,笑着打趣的说,不怕死就过 来! 不等她反悔,我立刻把脸凑过去,鼻子马上被她的裆部兜住,她就顺势把整 条内裤都套在我的头上,我的嘴和鼻子完全被那块相对窄小的却含金量极高的布 料挡住,连眼睛都被原本遮肛门的位置遮住。 我仿佛一下子被浓浓的气味包裹进去一般,好像整个人都置身在她的裤裆?, 每一次呼吸都能清清楚楚的闻到她的下阴的复杂味道。 我虽然喜欢熟女,喜欢喝带点味儿的熟女尿,愿意给她们舔各种地方,但是 这次我不得不承认,我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我被这条三天没洗的内裤熏到了!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摘下去,突如其来的抚摸让我身体一个机灵,就感觉到我 的小弟弟被一处温暖湿润的环境包裹住,紧接着一条柔软的物体扫在我稚嫩的龟 头上扫着,那触感,好像是刚刚还在我嘴?的阿姨的舌头!我懵了,阿姨居然在 用她的嘴弄我的小弟弟,我被她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全身颤抖不已,既难受的 想哭,又舒服的想笑,我口中不自觉的说出无意义的音符,什麽意思我自己都不 知道,不过似曾相识好像小电影?的呻吟声,我吓了一跳,没想到男人也会发出 这种声音,好羞耻! 阿姨突然减缓了动作,我以爲她有点累了,却发觉她两根手指来到我的鼻子 前,按住我的鼻孔,一下,两下,三下……她竟然用手指抹住内裤裆部往我鼻孔 ?塞,让我鼻孔也抹上了那上面的物质,她还唯恐味道不够,又在内裤上换个位 置抹,两根手指在我的鼻孔?一下一下的抹着,还改变着方位。 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和反应能力,只是感觉她的一切动作都是我心醉的根 源,她终于不再抹了,弄得我的鼻孔?全是她那处最下流的味道,仿佛生了根一 样紮进我的鼻腔,甩都甩不掉。 我突然觉得小弟弟的吞吐频率加快,让我有些措手不及,阿姨的嘴怎麽会运 动的那麽快?而且这次她用腮帮子刺激着我的龟头,发出嗦嗦嗦的声音。 我如风中淩乱的残叶一般,不住的倒吸着冷气,感觉小腹马上就要爆炸了似 的,鼻孔?的味道也不觉得那麽刺鼻和熏人了,反而被我挖掘出隐藏在背後的一 丝淫媚的甜意,甜甜的,甜甜的,异常的醇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