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有所思的跟着岳母去艳红家,慢慢的我落在岳母的后面,我想看看穿着衣服的岳母背影。

  "小剑,跟上呀,磨蹭什么呢,还嫌耽误的时间不长"岳母好像发现了什么,催促我说道。

  "啊,没有、好的"我像被猜透心事的小孩一样,支支吾吾的跟上。

  "你不是又憋着什么坏呢吧,好好的,这是去别人家"岳母小心的警告我,但是看得出我们之间通过几次的亲密接触,已经没有什么隔阂了,而且女人超强的第六感让她很快了解了我的行为。

  到了艳红家,岳母也脱了外套上了炕,这是一幅怎样的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啊,三个各具特色的妇人,均穿着紧身的保暖衣,将自己身体的曲线无限放大着。

  小薇自不用说,本身的条件就已经相当过硬了,又经过我一段时间的滋润,初为人妇的她已相当诱惑了,艳红随跟小薇同龄,但由于结婚早,而且生过小孩,比之小薇来说,更丰腴些,不管是奶子还是屁股,均透着一股子欲望,岳母就更不用说了,艳红的升级版,丰腴到滴水的水蜜桃一般,我早已垂涎已久了。

  "看傻了吧,没见过这么多美女同时出现吧,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艳红笑嘻嘻的说道。丝毫不顾及有岳母和小薇在场。

  "看你个小浪蹄子,成天着说话没分寸"岳母及时的护短,化解了我的尴尬。

  "呦,呦,呦,小薇都没说啥呢,您急了,看来真是丈母娘看女婿啊,越来越喜欢"艳红大喇喇的含笑看着岳母说道。

  "撕了你的嘴,一天没大没小的,跟你阿姨也逗闷子"岳母急促到,但是脸上已经泛起淡淡的红晕。

  "您哪像我阿姨啊,跟我一起,倒像是姐妹儿,我妈经常说,看看小薇妈,该不会是妖精吧,怎么不见老啊"小薇不依不饶的说道。

  "你在逗阿姨,阿姨升起了哦,在我女儿女婿面前也不说老实点"岳母佯装生气道。

  "呦,这么快就承认女婿了,我还没通过呢,你问小薇,她能要么"艳红毫无顾忌的直直看着我说道。

  听她们的对话,艳红好像跟岳母家关系极其密切啊,而其跟岳母说话也是毫无忌惮,我突然就想起了《沙家浜》里的那句经典台词-"这个女人不简单啊".当然,不简单的还包括艳红的身体,初始我没有很注意,这次在艳红一次次的走进穿出,端碗端菜,拿这拿那的肢体活动中,我对她的身体又有了新的认识,她的丰腴是那种很恰到好处的,由于年轻,例如腹部还是很平坦的,而胸部和臀部却极力扩张着,是那种满含欲望的、剑拔弩张的,仿佛要吃人般,以我的经验,这种女人性欲极强,而且是那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型的,她跟岳母的最大不同就是少了些温婉,但是多了些侵略。对待这种女人,你要是没有"金刚钻",千万别招惹,否则你吃不下的。

  中饭就在艳红大喇喇的不停的吆喝,让酒中度过,艳红的酒量是我目前接触过的东北女人当中最好的,一两的杯子,还没开饭呢,就跟我连干了三杯,美其名曰说看看我作为东北女婿何不合格。我也拿出我"毕生所学",以不变应万变,来者不拒,这很对艳红的胃口。

  "我就喜欢老爷们这样,看着白白净净,却极能喝酒,而且不用劝,够劲"艳红边说边拿眼睛瞟我,眼神极其的火辣。

  我担忧的朝岳母和小薇看去,她们娘俩丝毫不为所动,仿佛毫不在意艳红的举动一样,我更加疑惑了,深感一定要了解其中的奥秘。

  中饭吃到一点多,期间艳红还是不时的用眼睛瞟我,当然比之相前来说,收敛多了,但是时不时用她在炕上的腿碰我,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不过最后还是喝多了,小薇留下照看她,我则跟岳母回家了。

  我这时心里最大的疑问就是怎么都感觉艳红跟岳母家的关系不一般,所以也急切的想从岳母这里知道究竟。

  "妈,艳红怎么在你们跟前看玩笑好像没什么顾忌一般,这个女人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即是她跟小薇关系好呢"我带着疑惑,看着岳母说道。

  "没有啦,她就是一大嘴巴,口无遮拦的,你别理她"岳母有点不自然的说道。

  "不是的,我能感觉到,你们好像都很纵然她,你就给我说说呗"我死缠烂打的说道。

  岳母放下手中的活计,坐在了炕上,我知道迷惑要解开了,干净也上得炕来,并且给岳母倒好了茶,且听她细细道来。

  "哎,说来话长,艳红她妈-荷花,其实是我五福一个门里爷爷辈的老闺女,过继给我们这里一对无法生育的夫妻,按辈分讲,我应该叫她姨的,虽然她只年长我三岁,我们从小关系都很好,虽然在旁人看来,我们已经没有亲戚关系了,但是血浓于水,她总欺负我叫我叫她小姨"岳母深深的回忆道。

  "那我不是应该叫她姨奶奶了"我插口道。

  "真聪明,你把艳红也应该叫姨呢"岳母含笑打趣我道。

  "那她应该管你叫姐,怪不得对你说话没大没小,小薇还不敢在旁边说什么"我不依不饶道。

  "是啊,我们俩当时一块上学,一块下学,出落成我们临近最漂亮的两个姑娘,说媒提亲的都能把门槛踢破,别提多风光了"岳母陷入深深的回忆当中,丝毫没有造作之态。

  "要怪就怪文化大革命,铺天盖地的上海学生来到农场,由于我俩当时年轻,漂亮,很快就成了他们追逐的对象,而且我们又对他们来自大城市的新鲜所好奇,总是跟着他们唠嗑,看电影等等。从开始的一大群,慢慢变成了只有两个小伙,一个就是你岳父,一个就是学生里的头,最后还成为革委会副主任的林立"岳母陷入深深的回忆当中,悠悠的说道。

  "他们俩当时同时追的我,林立高大英俊,风流倜傥,而且还是革委会的头头,开始我是很喜欢,但是听说他为人不行,很花心,很奸猾,已经睡了好些个寡妇、小媳妇的。我不喜欢,相对来说,我更喜欢你叔叔那样比较老实的。林立知道后,虽然气急败坏,但是由于你叔叔跟他是最好的朋友,他转而对荷花下手,荷花一眼就看中了高大英俊、风流倜傥的林立,不久就怀孕了,我后来也接着怀了孕,但是不同的是,在荷花生下艳红后,林立回了上海,许诺过两年要接荷花的,但是杳无音信,当荷花拼命托人打听的时候,得到的确是林立已经在上海成家了,荷花一直认为当时如果我跟林立,就不会造成她这样了,哎……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自私,特别是看见你叔叔留下来了,她更加不平衡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变成了跟陌生人一样,我这些年不停的瞒着她托人给她介绍,但是她好像死了心似地,这么些年就带着艳红一个人过"岳母默默的说道。

  看得出岳母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多么朴实、可爱的农村妇女啊,这根她有什么关系嘛,但是我知道这么些年都过来了,就算我开导也是于事无补,不如看看能否弥补她们两姐妹的关系,这样更实际些,不对,是两姨甥女。

  "那我看艳红好像跟您并没有什么隔阂"我继续问道。

  "是啊,她跟我从小就亲,她妈也没有阻止,就是可能我总觉得亏欠她妈的,所以放纵了艳红,这小妮子也就越发的放肆了,今天还是因为你在,平时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姐长姐短的,还说这是因为我显得年轻,不过她心好,每次做什么好吃的,有她妈一份,就有我一份,索性她妈也没有阻止她跟我亲近"岳母说道艳红,能看得出她眼里都含着笑意。

  "她是一直努力想修复你跟荷花的关系呢,她还挺有心的"我说道。

  "这我早看出来了,其实我在心里一直都很喜欢和感谢她的,不过哎……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岳母无奈的说道。

  "荷花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呢"我默默的念叨,谁知被岳母听了个真切。

  "什么荷花,她是你姨奶奶,想她就去看看啊,她肯定高兴,你不知道,你多像……"说到这里,岳母马上收嘴,但是我听出来了,她有没说完的。

  "像什么,你怎么不说完"我追问道。

  "没有,你听岔了"岳母极力辩驳。

  "你说不说,不说……"我说着一把搂上她,拉到我怀里,一把就抚上了肥乳,并且不停的捏弄。

  "嗯……嗯,别这样,你又没大没小了,有人看见了呀,我说还不行吗"岳母轻轻推着我,看来已经打破那层窗户纸后,她已经不是很排斥了。

  "就这样说"我很霸道的搂着她说,不容她挣开,双手抓着她的手环抱着。

  她乖乖的窝在我怀里,脸上布满红晕,一下子忘了要说什么。

  "妈,您都舒服的忘了回答了,是吗,要不要我提醒你啊"说着我作势又要抓乳。

  "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你跟年轻时的林立长的真像"岳母一口气说完,仿佛害怕我再有什么举动。

  我听完后一下子愣了,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不会这么巧吧。

  "你想什么呢"岳母抬起头,眨着大眼睛说道,我看着岳母的小女人态,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接着就开启了她的嘴唇,用舌头不停的在她口腔里挑逗,岳母被我吻得浑身酥软,但仅存的理智还是让她艰难的推开我。

  "小心小薇看见"提到小薇,岳母害羞的低下头。

  "你现在已经上升到只怕她女儿看到的地步了,看来有进步哦,放心吧,她不会这么快回来的"我调笑着,作势又要亲。

  "别了,你老这么不老实的,没正经"她理了理衣服,娇羞的嗔道。

  我也知道,有时候应该适可而止,所以也不强求。

  "对了,那艳红今天怎么对我那样啊,总让人觉得怪怪的"我又像岳母提出我的困惑。

  "那是因为你像她爸啊,她虽然没见过她爸,但是荷花那里有她们俩的照片,有一次无意当中让她发现了,偷偷揣了一张,说有朝一日能到上海,要找那个负心汉算账呢,不成想,这次不用去了,你送上门了"岳母看着我促狭的说道。

  "您这是哪跟哪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急急解释道。

  "这话你跟艳红说去啊,我看那丫头对你憋着坏呢,小心她替她妈收拾你,她那丫头我都不敢招惹,有的你受了,呵呵"岳母幸灾乐祸的说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