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丁丁,现年30岁,身高168CM,因为生了孩子的关系,以前
 
苗条的体型不再,但是身体却因为坐月子和怀孕时进补的关系,变得丰盈了许多,
 
虽然称不上丰乳肥臀,但也算是多了几分成熟女人才有的妩媚气息。
 
再加上丁丁很喜欢打扮,每次出门时,也会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尤其是我
 
家隔壁的欢哥。欢哥现年37岁,已婚,也有一个儿子,不过因为老婆经常出差
 
的关系,性生活好像不是很美满。所以每次看到我老婆丁丁时,眼睛总会不时的
 
上下打量着我老婆,好像一双双无形的手,将老婆外面一层层的衣服扒光,窥视
 
丁丁那丰盈的肉体。虽然欢哥做的比较隐晦,但是还是被我发现了他的想法。而
 
我虽然猜到了欢哥的想法,但是却并不为意。
 
因为老婆的第一次本来就不是我的,在我之前也有过几个亲密的男朋友,性
 
关系虽然不算混乱,也纯洁不到哪里去,所以我反而更想看到老婆在别人胯下呻
 
吟的样子,只是怕老婆反对,还有遇到一些危险的人,因此才没有什麽实际行动。
 
发现了欢哥对老婆产生了性趣,这让我许久期待的事情有了开展的机会。不
 
过我还是没有直接去和欢哥表明意思,而是想办法在去他家串门时,找到了他的
 
QQ号,回去後,我注册了一个QQ号,加了欢哥,便慢慢聊了起来。
 
和欢哥聊天一段时间後,我问他除了他老婆外,还有没有干过别的女人,这
 
时他便说看上了对门的女人,也就是我老婆丁丁,说她有味道,真想干上一次。
 
听到欢哥这麽说,我心中大喜,又问她,若是有机会的话,他想不想干她。
 
他说想,随後我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他知道我是丁丁老公时,先是不信,
 
等我打他电话时,他这才相信了,听得出他很开心。
 
之後的几天?,我和欢哥便想着怎样让他可以得逞,不过我也提出了要求,
 
就是他不能让丁丁知道,他们两个有关系的事,而每次发生关系时,都要通知我,
 
让我能偷窥到。之所以提出这个条件,是因为我想看看在别的男人面前,丁丁是
 
什麽样子,而回到家後,她又会和平时一样,这样的反差反而会让我更兴奋。
 
既然不能让我知道,那自然要想一个让他可以单独和丁丁相处的机会了,还
 
有就是怎麽下手,如果挑明的话,丁丁恐怕不会答应欢哥的请求,那只能先想个
 
办法,让欢哥得逞一次,有了第一次後,之後再继续就简单多了。
 
随即,我便想到了一个办法,我们在网上订了一瓶烈性的春药,吃下去後,
 
会失去理智。变成一个只想要交合的母兽,这是用来攻陷丁丁最好的办法。当春
 
药到手後,等到下一个星期天,我便准备和欢哥进行下一步的计画。
 
星期天的前一晚,我又怀着对明天的期待,把老婆从睡梦中拉起来,狠狠操
 
了一回,浓浓的精液射进了老婆的阴道中,等待着明天和欢哥的液体在老婆的阴
 
道中相遇。
 
第二天上午。老婆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包臀紧身裙,下身穿一条性感的黑色丝
 
袜,正在家?打扫房间,我打了个电话给欢哥,确认他已经准本妥当後,便找借
 
口说,刚才隔壁的欢哥炖了一锅汤,可是他老婆出差没回来,不想浪费,叫我去
 
拿,不过我有事要出去一下,便让丁丁去欢哥家拿。
 
丁丁虽然不知道为什麽自己要她去别人家拿汤,心中有些奇怪,不过也没说
 
什麽,便点头答应,我假装离开後,其实是偷偷躲在了楼上过道上,很快就看到
 
丁丁从家中出来,来到隔壁,敲了敲欢哥家的门。
 
很快欢哥便打开门走了进去,而欢哥的手机此时也打开了视频通话,随手拿
 
在手中,让我可以看到之後奸淫的全过程。
 
「欢哥,我老公叫我来拿汤,真是不好意思啊!」「没事没事,省得浪费,
 
丁丁,来进来,我去拿汤。」将丁丁迎入屋?後,欢哥便进厨房去盛汤,不过很
 
快欢哥却盛着一碗汤走出来,可她却不知道这碗汤?已经被欢哥加了料,递到老
 
婆面前说道:「我烧了实在太多,就算盛满汤壶,还多了不少,不如,丁丁你喝
 
点吧,试试看我的厨艺怎麽样?」
 
丁丁先是推辞,不过耐不住欢哥的「热情」,只能拿起碗,将碗?的汤喝掉
 
後,又夸赞了欢哥几句,欢哥笑了笑,让老婆坐下等等,他自己进去进去盛汤,
 
其实是在等待药性的发作。透过靠在沙发上的手机,我看到坐在那?的老婆,脸
 
色慢慢变红,身体也好像有些不自在的来回磨动,好像有什麽虫子在身上爬一样。
 
又过了一会儿,老婆的脸越来越红,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厨房?的欢
 
哥知道药效开始起作用了,便偷偷拿起身旁的电视遥控器,打开了客厅的电视,
 
电视银幕打开,播放出了一部一男一女正在做爱的A片,不过声音很轻。
 
老婆先是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坐到遥控器了,可是左右又没找到,当眼睛看
 
向电视萤幕?,那对完全沈浸在肉欲中的男女时,眼神也渐渐变得迷离起来,偷
 
眼看看厨房,看到欢哥并没有出来,丁丁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电视萤幕上。
 
看着电视?两个男女盘肠大战,丁丁脸上的潮红越来越明显起来,并拢的双
 
腿,也慢慢打开,手指也下意识地摸向自己两腿间,开始上下滑动,大概是药性
 
开始发作的关系,老婆的动作越来越放肆起来,她整个人躺在沙发上,两腿分开,
 
两根手指用力的隔着丝袜磨动着下面的阴丘,阵阵的呻吟声也情不自禁地叫了出
 
来。
 
看到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我便和戴着话筒耳机的欢哥说道:「欢哥,请好好
 
享用丁丁吧。」
 
欢哥这时对着沙发上的镜头,摆出一个OK的手势後,淫笑着脱光了身上的
 
衣服,下身那龟头昂然挺立着,走到老婆的身後,紧贴在她旁边,突然说道:
 
「丁丁,你干嘛呢?」
 
被身後欢哥的声音一下,老婆一下子慌了手脚,迷离的双眼回头看去时,正
 
好看到欢哥昂然挺立的鸡巴,竖立在自己鼻尖处,惊讶,迟疑,迷茫,疯狂??
 
???种种表情从老婆的脸上闪过,随後巨大的欲望还是将最後的一丝理智都冲
 
刷不见。
 
只见老婆小嘴一张,一口就含住了欢哥的龟头,开始忘我的吮吸起来,享受
 
着丁丁小嘴的吸吮,欢哥脸上也露出了舒畅的表情,过了一阵,他将老婆的头推
 
开,将自己的鸡巴从老婆嘴?拔了出来,然後大摇大摆地坐在了沙发上,向老婆
 
轻蔑地招了招手道:「母狗,要吃鸡巴的话,就给我爬过来。」已经被欲望压垮
 
的老婆,完全失去了理智,竟然真的四肢着地,向着欢哥爬了过去,头埋在欢哥
 
的胯下,一脸陶醉地将欢哥的鸡巴吞进了嘴?,忘情地舔舐起来。
 
看着老婆淫乱的模样,我感到十分的兴奋,平时连口交都要推三阻四的老婆,
 
此时竟会如此的不顾廉耻,疯狂地品尝着别人的鸡巴,实在让我兴奋莫名。
 
欢哥享受着老婆胯下的吞吐,擡起手在老婆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母狗,
 
把屁股给我撅起来。」
 
老婆听话的擡起了屁股,欢哥将老婆的包臀紧身裙撩到了腰间,露出那被黑
 
丝包裹的双臀和大腿,然後一把把老婆的丝袜连同内裤拉了下来,而那条内裤上
 
早已满是水渍,而且中央处还有昨晚我大战後流下的精斑。
 
啪————————
 
欢哥忽然毫不怜香惜玉地一巴掌拍在了老婆屁股上,响起了一声脆响,老婆
 
吃痛,一时间停下了吞吐欢哥的肉棒,轻声叫道:「不要,疼!」「谁让你停下
 
的,继续给我吃,打你屁股是奖赏你,不然就不给你鸡巴吃了,快点,母狗。」
 
欢哥大声呵斥道,又挥手拍了老婆屁股一下,留下了一个红红的手印,听到
 
没有鸡巴吃,老婆急忙又低头吞吐起欢哥的鸡巴起来,而且更加卖力起来,不时
 
还将欢哥的鸡巴整根都吞了进去。
 
而欢哥也一连好几次,拍打着丁丁的肥臀,不知是不是习惯的关系,拍打一
 
阵後,老婆的屁股也开始随着欢哥的拍动,淫荡的扭动起来,鼻中也响起了淫靡
 
的哼声,好像很享受的样子。拍打了一阵後,欢哥便将手指伸进了老婆的骚穴中。
 
此时的骚穴早已的淫水满溢,欢哥的手指很容易就在老婆的阴道中抽出抽进,
 
扣弄了一阵後,欢哥又从沙发靠垫後面拿出了一只粉红色的电动按摩棒,打开开
 
关後,欢哥一下子将按摩棒大半塞进了老婆骚穴中,就留下一个握柄留在外面,
 
看上去就像老婆长了一条尾巴一般。
 
「夹住了,掉了的话,等会儿就不干你,好好舔!」欢哥仰起头,闭眼享受
 
道,而丁丁听到欢哥这麽说,急忙夹紧了双腿,将臀肉收缩,不让按摩棒掉出来,
 
不过这样收紧後,让阴道?的按摩棒动的更加快起来,一股股的淫水不断从骚穴
 
?溢出,顺着大腿往下滑,沾湿了下面的内裤和丝袜。
 
感受到更加强大的刺激,老婆更是忘情地吞吐起欢哥的鸡巴起来,手指在欢
 
哥的阴囊上摩擦,嘴巴也快速地将欢哥的鸡巴吞入吐出,让欢哥的鸡巴完全被丁
 
丁的口水所覆盖。
 
「药效差不多了,赶紧干一次吧,我还要等她回家做饭呢。」我看了看时间,
 
透过通话耳机对欢哥说道。欢哥擡起头对我说道:「兄弟看见没有,你老婆用惹
 
火的眼神看着我,求我使劲插她的狗逼。骚狗逼,明白不?
 
对待这样的骚逼逼要狠一点,你看着我刚才拍打她的骚屁股,越是骂她狗逼,
 
淫水越多,屁股扭的越欢,你听到她自己还在那?说,就是骚逼,就是母狗,自
 
己就是贱逼想让我操,想天天让主人我操,哈哈。「」哼,那就好好玩玩她。「
 
我兴奋地说道。欢哥点了点头,低头对还在卖力吞吐的丁丁说道:「好了,
 
先停一下,来,给我舔舔这个,要舔乾净。」
 
欢哥说着,擡起了自己的脚,放在老婆面前,老婆挣扎了一下,但是强大的
 
药力还是让她屈服了,她低下头,开始含住欢哥的大脚指吮吸起来,好像刚才吃
 
鸡巴一样。看到大脚指满是丁丁的口水後,欢哥示意老婆停了下来,又动了动那
 
大脚指命令道:「自己把骚穴掰开,坐上去动!」老婆听话了点了点头,站起身
 
来,两脚跨在欢哥的脚两边,慢慢蹲下来,双手将自己的阴唇分开,此时能看到
 
老婆紫黑阴唇下鲜红的贝肉,对准欢哥的大脚指後,一下子就坐了下去,老婆的
 
骚穴?本就都是水,再加上脚趾并不是很粗,很容易便被老婆的骚穴完全吞没,
 
不过可能是因为指甲的关系,老婆脸上泛起一丝痛苦的表情,不过很快又被疯狂
 
的快感所取代,扶住一旁的茶几,忘我地上下移动起来。
 
随着老婆的上下运动,那泛滥的淫水也随之不断从骚穴?流水,飞溅到地上,
 
欢哥的脚上更是满是老婆淫水的痕迹。看到老婆如此风骚的样子,欢哥也已经忍
 
不住了。一把拉起老婆,走到玄关前,将她对着大门处,撅起屁股,欢哥挺起鸡
 
巴,从後面一下子就插进了老婆的骚穴?。
 
「嗯,嗯,啊……快点,快点,快点插!」
 
老婆不断大声呻吟着,而欢哥则扶着老婆的屁股,快速地抽插着,这时我突
 
然又想到,对欢哥说道:「你把大门打开。」
 
(二)摇晃的丁丁
 
欢哥听後愣了愣,随即又淫笑着点了点头,一边继续抽插着丁丁,一边伸手
 
将大门打开,大门被打开後,老婆看到外面的楼道,心中十分的紧张,可是此时
 
已经被欢哥按住,根本动不了,只能加快了自己身体的抖动速度,希望在被人发
 
现前,快点结束这次疯狂的性爱。
 
而我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家中,透过猫眼,看着老婆在欢哥家的玄关前,撅
 
着屁股,承受着欢哥的抽插。就这样抽插了十几分钟,听到欢哥的一声低吼後,
 
老婆情不自禁的大声叫了出来,看来是被欢哥射在阴道?的精液烫得,反正老婆
 
早就装了避孕环,也不会有危险,所以我也不在意。
 
射出後,欢哥对着门後的我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後,便又关上了门,我也关
 
上了手机,心中回忆着刚才的一幕幕,至於现在的老婆,应该被欢哥威胁着,刚
 
才在通话时,欢哥还拍下了老婆刚才淫乱的过程,为了不让我知道,我想老婆会
 
就范的,这让我期待着下次老婆被欢哥享受的情景。
 
我回到客厅,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其实心情却很激动,完全没注意电
 
视在放什麽,一心等着老婆的回来。这时手机的短信响了,我打开一看,原来是
 
欢哥发来的信息:「丁丁回来了,味道不错你可以检查一下,她现在内裤?都是
 
我的精液,屁股也被我打红了,呵呵,等着下次再品尝一次丁丁。」刚看完短信,
 
玄关处传来开门声,我装作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此时的丁丁不知道是因为春药
 
药效刚过,还是还未从之前的高潮中恢复过来,脸蛋红红的,十分的迷人,而她
 
看到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我就知道,她是怕被我看到她内裤和丝袜上的淫水水
 
渍和点点精斑。
 
我假装埋怨道:「怎麽去了这麽久,我还以为你出什麽事了呢。」丁丁换完
 
鞋,端着那个汤壶,走到厨房放下,支支吾吾道「」不是,欢哥说那些汤要再炖
 
一下才更好喝,所以我就等了一会儿。啊!「在老婆转身放汤壶时,我快步走到
 
她背後,假装一失手,拍了一下她挺翘的屁股,老婆一时失声叫了一声,我顿时
 
好奇地问道:」我只是轻轻拍一下你的屁股嘛,这也会疼,你没事吧。「
 
「我????我,欢哥家地滑,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所以屁股很疼。」老婆
 
的脸变得更红了。
 
「哦,当心点,能摔倒屁股,那你不是四脚朝天,内裤什麽的都被欢哥看光
 
啦?」
 
我假装开玩笑道,听到这?老婆连忙转过头,回避我的视线,随後从房间?
 
拿了一条内裤,还有睡衣什麽的,便向卫生间走去,藉口说道:「我去卫生间把
 
衣服换了,刚才???刚才摔了一跤,把裤子都弄湿了。」说完就飞快地跑进了
 
房间,连门都没有完全关上了。我心道,是湿了,不过是被你自己的淫水,还有
 
欢哥的精液弄湿了吧。
 
我轻手轻脚地走到卫生间门外,透过门缝看去,只见老婆光着屁股坐在马桶
 
上,手中拿着沾满了欢哥精液的内裤和丝袜,正在发呆,可能在想刚才发生的事
 
吧,而她的屁股上满是一个个红色的手印,没想到欢哥下手还真重,老婆雪白的
 
屁股都完全被红印覆盖满了。
 
老婆坐在马桶上,不时还拿手指到两腿间抠弄,可能是想把欢哥的精液扣出
 
来吧,对我来说其实也没什麽,反正带了避孕环,没什麽怀孕的可能,不过丁丁
 
可能还是不想让别的男人的精液留在自己体内吧。
 
用了几分钟时间,老婆大概觉得阴道?没什麽精液留下了,便起身脱下外衣,
 
晃动着满是红印的肥臀,走进了淋浴房,开始冲洗起之前疯狂性爱留下的痕迹起
 
来。
 
我也再次轻手轻脚地走回了客厅,拿起老婆的手机,下载了一个软体,让她
 
手机?收到资讯和QQ消息都会传到我的手机?,这样才能更好的监视老婆以後
 
的行动。
 
平静地过了几天後,这天休息,我在书房?上网,而老婆则在厨房?做饭,
 
这时我手机响了,打开一看,原来是欢哥发消息给丁丁:「母狗,这几天不找你,
 
你想不想我啊。」
 
丁丁:「你不要在骚扰我了,求你了。」
 
欢哥:「你难道不想被我操吗,那次你明明很主动,很放荡啊。」丁丁:
 
「那是你下药的,不是我的本意。」
 
欢哥:「是吗,那我不如把你和我做爱的那段视频给你老公看看,看看他会
 
不会也这麽想吧。」
 
丁丁:「不要,千万不要,求求你,你到底怎麽样才能放过我。」欢哥:
 
「不想你老公知道的话,就听我的话。现在把下面的裤子脱光,光着屁股打开大
 
门,然後撅起屁股,向着外面,让我再好好欣赏一下,被我操过的骚穴。」
 
丁丁:「这怎麽行,万一被我老公看到,或者有人走过,我还有什麽脸啊。」
 
欢哥:「我管你怎麽样,我只给你一分钟,一分钟後,没看到你在大门口,我就
 
把视频发给你老公。」
 
看到这?,我偷偷身子往书房门口移出了一些,看向厨房,只见老婆手中拿
 
着手机,脸上满是犹豫的表情,这时她偷偷看向书房,我急忙缩回身子,随後我
 
便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而欢哥这时也打来了电话。
 
接通了电话,欢哥又打开了视频通话,拿着手机开门站在大门口,等待着我
 
老婆开门。不一会儿,我家的大门打开了,只见丁丁上身穿着一件毛线衣,黑色
 
的齐臀短裙已经拉到了腰间,蕾丝短裤退到了两腿间,背对了门口,露出那对白
 
花花的臀肉,门外便是出入的楼梯。丁丁并没有回头,将脸转向我的书房门口处,
 
大概怕我出来吧,不过我想此时她的脸一定是通红的吧。
 
脱下裤子露出屁股後,丁丁按照欢哥之前的吩咐,慢慢往下腰,将屁股撅了
 
起来,因为怕我发现,整个人紧贴着门框的关系,一弯腰,那肥美的屁股大半都
 
撅在了大门外面。那灰褐色的菊花,紫黑的阴唇都暴露在了欢哥眼前,那茂密的
 
阴毛往向下悬挂着,显得是那麽的淫靡。
 
欢哥:「不错的屁股,好了,给我晃动起来,就像一只发春求爱的母狗一样。」
 
这时欢哥的资讯又发到了老婆的手机上,老婆身体僵硬了一阵後,好像放弃了反
 
抗,开始慢慢摇动起屁股来,大门前,一大半屁股撅在楼道?,像一个饥渴的母
 
狗一般,晃动着自己的屁股,仿佛期待着那来填补那淫洞的柱状物的到来。
 
不知是因为这样将屁股赤裸地暴露在外,而感到兴奋的关系,还是楼道中吹
 
来的凉风,拂过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吹入那阴唇微张的骚穴的关系,老婆一边来
 
回摆动着自己屁股,一边整个人轻轻颤抖起来,细看那阴唇微张的地方,也好像
 
变得晶莹湿润了起来,一丝丝淫水慢慢渗了出来,让老婆的骚穴越发娇艳起来。
 
欢哥:「你这骚货,就这样把屁股露出来,就让你兴奋啦,还真是骚啊!嘿
 
嘿」
 
我能想像老婆此时看到这条资讯时,肯定是满脸通红,无地自容吧。在家中
 
的玄关处,脱光了下半身,将屁股撅在门口处,给一个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欣赏,
 
有可能还会有别人上下楼看到,而且还像诱惑别人来操一般来回摇晃着,即便那
 
些妓女也不会如此的放荡吧,真没想到老婆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感到快感。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要是我不适时的说话,恐怕会被老婆怀疑,毕竟老婆突
 
然开门,许久没关,作为老公总会关心一下吧,我便提高声音从书房?叫道:
 
「丁丁,你在吗?你在门口干什麽啊,这麽久不关门?」通过欢哥手中的手
 
机,老婆听到我的声音,下意识地急忙挺起身子,回头看了欢哥一眼,露出乞求
 
的眼神,欢哥知道这是我在发出讯号,便淫笑着点了点头,得到了欢哥的同意,
 
丁丁也顾不得擦拭骚穴?溢出的淫水,快速地将内裤扒回了臀肉上,深呼吸了一
 
阵,回答道:「没什麽,我扔垃圾时,垃圾袋破了,我在收拾,现在好了。」
 
老婆说着又回头看了站在对面门口的欢哥一眼,眼角扫过欢哥下身裤裆处支
 
起的帐篷,停留了片刻後,便将大门关上。
 
我刚要走出书房看看丁丁此时的表情,手机又再次震动起来,打开一看,又
 
是欢哥发给老婆的信息:「不错不错,你听话就好,看你刚才发骚的样子,看来
 
是想被我干了,呵呵,等会儿我会给你个惊喜的。」看完短信,我恍若无事般走
 
出书房,看到老婆正看着手机发呆,我就问道:
 
「怎麽了,手机?发来什麽东西啊,看的你心神恍惚的,我看看。」说着就
 
假意要去那丁丁的手机,只看老婆脸色一变,急忙将手机放下,装作没有事情般
 
的说道:「没什麽,没什麽,就是一般的促销广告而已。饭快好了,你去洗洗手,
 
准备吃饭吧。」
 
我也没有继续要求看,点了点头便向卫生间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