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站在讲台上,面色潮红,双眉微蹙,两条腿夹的紧紧的,不肯走动一步。
 
如果有学生能用镜子看到她的裙底,会发现在黑色丝袜的尽头,粉色内裤的顶端,
 
有一个圆柱型的突起。
 
那是一个15cm长的按摩棒,已经完全没入她的体内。由於重力和她体内
 
挤压的关系,按摩棒在不停地於内裤的弹力做斗争,微微的、不断的上下移动,
 
不停地刺激着她的身体和理智。使她讲课的声音变得有些异样,表情不太自然。
 
与此同时,大量的白色精液从她的体内缓缓流出,沿着黑色的丝袜慢慢下滑。
 
精液又浓又多,明显不止是一、两个人的精液量。
 
她不敢移动脚步,怕离开讲桌後,被学生们看见顺着大腿流下的精液。可是
 
这时,下面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生突然问道:「老师,今天你怎麽不写板书了?
 
你不把那些单词写在黑板上,我记不住。」说完,他不怀好意地笑着。
 
「我,我,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不写板书好吗?」她的语气有些软,带着哀
 
求。
 
「老师,你还是写吧。要不然我们记不住。」下面好几个学生同时要求着。
 
「好,好吧。」她耐不住学生们的请求,慢慢地移动着脚步,转过身去写板
 
书。随着她离开讲桌,有些角度好的学生们可以看到她丝袜上的白色黏液。在黑
 
色的丝袜上,白色的精液是那麽的显眼。
 
「老师怎麽把粉笔塞到丝袜里了?」一个不大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的脸瞬间红透,再也忍受不住,几步跑出了教室,同时大声说道:「老师
 
有点不舒服,这节课改成自习。」
 
她是我的妻子洋洋,一个私立中专的英语教师。26岁,164的身高,5
 
0公斤的体重和娇美的面容,让我为她着迷,为她疯狂。在我的强烈追求下,她
 
已经成为我的娇妻两年了。在这两年里,我在她身上享受了无数的快乐。在我看
 
来,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这个女人除了能对别人说的方面好之外,不能对
 
别人说的方面更好。
 
尤其是她在床上的表现,让我疯狂,让我痴迷。可是这些都不能对别人说,
 
让我有些郁闷。就好像我穿了一身高档的衣服,走在漆黑的夜路下。周围的人根
 
本看不见。这让我想炫耀的心理无从发泄。
 
这天,是洋洋26岁的生日。我早早的请假离开公司,去市场买菜,顺便去
 
取订做的蛋糕。然後回到家,做了几个精致的好菜,打开了一瓶红酒,还在饭桌
 
上摆了几个蜡烛,就等她回到家,为她庆祝生日。
 
等到6点多,她还没回来。平时这个时间应该到家了,我给她打手机,手机
 
响了好久也没人接。於是我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等她,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最近几
 
天连续和她奋战,我的体力早就透支了,她好像一点事也没有,还是「性」致勃
 
勃。我以为他们在开会,正好趁着这个时候先睡一会养养精神,晚上再和她大战
 
三百回合。
 
结果我一觉睡到11点多,她还没回来。我有些着急了,再次打她的手机。
 
这次她接听了,她告诉我,她马上就到家了。很快,她就回来了,头发淩乱,衣
 
服褶皱,但是精神确很好,还有些兴奋。她说,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的学生们知
 
道了,没有提前通知她,就特意为她庆祝生日。她的学生们太能闹了,有许多恶
 
作剧,所以把头发衣服身体都弄脏了。她向我表示歉意,让我等了那麽长时间。
 
我也无话可说。她的学生都是18,9岁的年纪,正是能玩能闹的时候。我
 
也没有多想,等她洗完澡後就搂着她睡了。
 
等後来我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事情应该从妻子生日的前几天说起。她们班有几个学生,父母非官即商,家
 
里有钱有势。这几个孩子,即使不工作,这辈子吃喝玩乐都不用愁。所以他们都
 
不爱学习,因为学习对他们来说没有一点用处。他们的家庭条件可以让他们上大
 
学,但是他们不想上。他们的父母怕他们没有约束,就把他们送到了这个职业中
 
专来。
 
妻子所在的学校,是以培养汽车维修,美容美法,烹饪,电脑维修等专业的
 
中专。毕业後就业都比较好。所以许多高中生毕业後来这里学习手艺。这几个富
 
商的孩子,都是18,9岁,20以内。他们根本也不学习,天天就是在学校里
 
玩,泡小姑娘,气年轻老师。学校的校长也不敢管他们,只是天天求菩萨保佑这
 
几个孩子别闹事就行。
 
在妻子生日的前一天,有一个孩子用镜子偷看一个年轻女老师的裙底,把那
 
个女老师给气哭了。作为班主任,妻子严厉地批评了他,并且是当着全班同学的
 
面,斥责他是败类,给他当官的父亲、经商的母亲丢脸。
 
那个男孩也生气了,摔门而去,临走出门的时候突然回头,对着妻子大声喊
 
道:「你让我在全班同学面前丢脸,我也要让你在全班同学面前丢脸。比我更丢
 
脸。」
 
妻子也没给他留面子,回他道:「我等着,希望别让我等太久。」
 
「不会的。」那个留着黄色头发的孩子喊道。
 
他果然没有食言。
 
几天後,在妻子生日的那天,快下班时,他来到了妻子的办公室。当时妻子
 
正在收拾东西,把手机、钥匙等物品放在了拎包里,准备下班回家和我庆祝生日。
 
见了他,妻子已经忘了前几天发生的事,问他:「你来干什麽?」
 
这个外号「黄毛」的男孩回答说:「老师,我是来道歉的。前几天你批评我,
 
我顶撞了你。」
 
「哦,是这件事啊。」妻子想起来了。「没事了,我早就不生气了。已经放
 
学了,你早点回家吧。」其实是妻子自己想早点回家。
 
「老师,为了给你道歉,我特意准备了一个礼物。请你收下礼物再回家吧。」
 
黄毛道。
 
「不用了,不用了。」妻子不想接受学生的礼物。
 
「老师,你就别拒绝了。这不是什麽贵重的礼物,是很平常的,是我自己特
 
意为你准备的。」黄毛面上非常诚恳地说道。其实心里却暗道:「礼物就是我的
 
精液,是我特意为你准备了好几天的。」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他还特意看了看
 
妻子那穿着黑丝修长的腿,和被紧窄短裙紧紧包裹着的臀部。
 
妻子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那我就收下你的礼物吧。礼物呢?」妻子
 
见黄毛空着两手,又问道。
 
「我已经准备好了,跟我来吧。给你一个惊喜。」黄毛说道。
 
「好吧。真是拿你们这些孩子没办法,总玩小孩把戏。」妻子一边说着,一
 
边跟着黄毛走出了办公室。
 
他们走过了几个教室,又走过了一大段走廊,来到了存放体育器材的仓库门
 
口。这个仓库比教室小一些,有门无窗,平时放一些体育器材,也很少有人进来。
 
黄毛拉开了门,朝里边一指,说道:「老师,进去吧。进去就知道有什麽惊喜了。」
 
妻子根本没有多想,直接就进去了。她刚一进去,黄毛立刻闪身跟了进去,
 
同时把门一关。这个屋子在整个教学楼的中间,是没有窗户的,只有一个门。当
 
门一关上,里边没开灯的情况下,漆黑一片。
 
妻子一惊,故做镇静道:「你要干什麽?」
 
黄毛回答道:「不干什麽,给你一个惊喜。」他的话音刚落,屋子里同时亮
 
起了5个打火机。5个男生举着打火机唱起了生气快乐歌。
 
妻子本来吓了一跳,突然见到这一幕,真是又惊又喜。笑道:「原来是你们
 
五个小鬼,吓了我一跳。」这5个学生都是妻子班里的,是最调皮淘气的5个。
 
他们5个总是一起行动,一起不好好学习,一起闹事。平时妻子总是最操心他们
 
几个。
 
他们5个当中领头的,是一个大个子,足有1米8以上,全身肌肉一块一块
 
的,和健美运动员也差不了多少。父母都是经商的,家里不缺钱,他本身也有领
 
导才能,把这几个不好好学习的孩子全都团结到他的身边了。这个学生姓王,他
 
们都叫他「大王」。
 
大王首先开口:「老师,我们几个平时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得知今天是你的
 
生日,打算趁这个机会向你道歉。」说完,他们5个一起冲妻子鞠了一个躬,说
 
道:「老师辛苦了。」
 
妻子被感动得眼泪汪汪,连忙去扶他们,道:「别,别这样。平时我对你们
 
也有些苛刻。我也向你们道歉。」
 
一个瘦得像竹竿的男孩从器材室的角落里拿出了一个蛋糕,上边插了两个蜡
 
烛,用打火机点着了,捧了过来。「老师,你许个愿,吹蜡烛吧。」
 
妻子闭着眼睛许了个愿,然後吹了蜡烛。几个学生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
 
老师许了什麽愿。妻子本不想说,被缠得受不了,就说了:「我许的是,你们几
 
个以後都有出息,出人投地,而且还能经常回学校来看看我。」
 
黄毛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愧疚之色,没有出声。大王岔开了话题,道:「老师,
 
我们来吃蛋糕吧。」
 
「好。」妻子点头後,拿起刀来,把蛋糕切成许多小块,很5个学生一起吃
 
了起来。他们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学校里的人早已经走光
 
了,就连打更的老头也不知道器材室里还有这麽几个人。开始他们还是站着边吃
 
边聊,後来就是坐在地上。再後来,几个人越说越放得开,就开始边闹边吃。先
 
是几个男生互相把蛋糕往对方脸上身上摸。妻子在旁边笑着看着,後来他们就把
 
蛋糕也往妻子脸上摸。妻子也回摸,最後摸得全身到处都是奶油。几个人在地上
 
连滚带爬。
 
「几点了?我该回家了。」妻子闹够了,突然想起了我还在家等着她。她想
 
看看几点了,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放在办公室里的拎包里。那时我都打过好几个
 
电话了,妻子根本也不知道。
 
「才5点半,刚下班没多久。」麻杆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回答道。麻杆就
 
是瘦得像竹竿的男孩,个子也不矮,也快1米8了。
 
「老师,别着急走啊。我们还有礼物要送给你呢。」黄毛也说道。
 
「这蛋糕不是礼物吗?」妻子问道。
 
「这当然不是。我们每个人都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你高兴不高兴?」一个
 
外号「胖子」的男生说。
 
「太好了。我好期待啊。」妻子笑着拍手道,脸上还带着奶油。她和这几个
 
男生玩耍,好像自己也回到了学生时代。她没有注意到,那几个男孩盯着她的眼
 
神,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这可不能轻易的让你拿到。得增加些难度才有意思。」黄毛道。
 
「好啊好啊。」妻子兴奋道。她最喜欢这些有点小情趣的事情。「怎麽增加
 
难度?」
 
「你来猜礼物,你猜对了,你可以要求我们5个做一件事。如果你猜错了,
 
你就要答应我们一件事。」黄毛又道。
 
「那不行,猜东西太难了。」妻子最关心的居然是怕猜不中,而不是关心答
 
应的事是什麽。
 
「不会太难的。我们会给你5个选项。里边有一个是正确的,你选一下就行。」
 
大王说。
 
「好。我猜。」妻子几乎不加思索就同意了。
 
黄毛先拿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礼品盒,上边还有用彩色丝带包紮的花。他们给
 
出了5个选择,情趣内衣,按摩棒,教鞭,大便,死老鼠。妻子听完後,思索片
 
刻,红着脸说道:「是第一个。」
 
他们5个立刻爆发出欢呼声。妻子以为是她猜对了。结果她猜错了,盒子打
 
开後是一根教鞭。是能伸缩的教鞭。最粗的底端有拇指粗细,最细的尖端比筷子
 
还细。
 
後来我问妻子,为什麽会猜是第一个情趣内衣,而不是去猜教鞭。妻子回答
 
说:「大便和死老鼠恶心死了,所以我没猜。按摩棒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也没
 
猜。至於教鞭,我只想到长长的教鞭放不到那麽小的盒子里,没想到是能伸缩的
 
教鞭。」
 
她确实没想到,她更没想到的是,这个教鞭後来成了调教她的工具之一。至
 
於是怎麽调教的,大家现在可以放开想像的翅膀猜一猜,猜中了有奖哦。
 
「老师,你猜错了。你要答应我们一件事。」几个学生高兴道。
 
「说吧。什麽事。」妻子毫不在意地道。
 
「解开你身上的纽扣。」胖子笑嘻嘻道,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不行。」妻子虽然拒绝了,但是口气不那麽坚决。
 
「至少得解开一个啊。」黄毛给了妻子一个台阶下。
 
「好吧。你们这些小混蛋。等一下我要赢回来。」妻子无奈,只得同意了。
 
她今天穿的是职业装,上身是白色的衬衫,下身是牛仔短裙。白衬衫一共只有4
 
棵扣子,最上边的一棵本来就是解开的。她里边穿着粉色的胸罩和粉色的内裤。
 
透过白衬衫,是能看见胸罩的颜色和轮廓的。她的胸本来就大,是C杯罩,把衬
 
衫的纽扣撑得紧紧的。如果衬衫的第2棵纽扣一解开,衬衫肯定包不住她的胸围。
 
妻子把手放在胸口磨搽了半天,也没解开胸口的纽扣,反而把几个男生挑逗
 
得眼睛直直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这时妻子才把手往下移动,解开了衬衫最下
 
边的一个扣子。最下边的扣子解开了,虽然胸没有暴露出来,却露出了妻子的一
 
片小腹和圆润的肚脐。
 
几个学生盯着妻子露出的小腹,久久都没说话。妻子先忍不住了,问道:
 
「第2件礼物呢?」
 
他们又拿出了一个小方盒。这次妻子又没猜对,她猜的是音乐盒,没想到这
 
次居然是情趣内衣。一套紫色的情趣内衣,所有的不料一只手就能握住。穿上这
 
件衣服,肯定比不穿衣服还更具挑逗效果。
 
这次他们还要求解开一个纽扣。妻子又解开了一个,这次是下边第2个纽扣。
 
解开後,白白的肚皮露出的更多了。然後他们又拿出了第3个礼物。不用说,妻
 
子肯定还是猜不到。这次是肛门塞。妻子猜的是按摩棒。因为这次5个备选答案
 
全是这类东西,妻子只听说过按摩棒,不知道别的。
 
几个男孩嘲笑妻子,说她喜欢按摩棒,早知道他们应该准备一个按摩棒给她。
 
妻子也笑骂他们是小流氓,并用手去拍打他们。他们就躲,一个追,五个躲,闹
 
得笑声一片。
 
玩闹过後,他们的第3个要求还是解一个纽扣。这次他们都盯着妻子丰满的
 
胸部看,只要妻子把衬衫的最後一个纽扣解开,那麽她的丰胸肯定要弹跳出来。
 
妻子微微一笑,没有解衬衫的纽扣,反而把牛仔短裙的唯一一个纽扣给解开了。
 
这个短裙真的很短,上边露了大半个小腹,下边紧紧的裹着屁股。短裙的扣子一
 
解开,只要动作稍微大一点,就能露出阴毛来。
 
「这个不算,这个不算。」学生们不依不饶道。
 
「怎麽不算?」妻子笑道。「你们只说解开一个纽扣,没说是裙子上的还是
 
衬衫上的。」
 
几个孩子没办法,只好拿出了第4个盒子。这次妻子又猜是按摩棒。她说道:
 
「我就是喜欢按摩棒,怎麽了?我就不信我总猜一个还能猜不中?」没办法,她
 
还真是猜错了。这次是一捆红色的细棉绳。她当时就没注意还有这麽一个选项。
 
「错就错了,没什麽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个纽扣吗!」妻子一边撅着嘴一边
 
把最後一个纽扣解了开来。几个男生的呼吸立刻急促了起来,屋子里的温度好像
 
也升高了。
 
妻子的白衬衫自然的垂了下来,丰满的胸脯把衬衫分到了两边。妻子对自己
 
的身材很有自信,还挺胸收腹在原地转了一圈。一个外号叫「老蔫」的学生,一
 
个很少说话的学生,突然流出了鼻血。
 
原来妻子在转圈的时候,短裙也往下掉了一些,同时衬衫飞舞起来。让她粉
 
色的胸罩和内裤都暴露在学生们的眼前。那几个早都不是雏儿了,还能忍得住。
 
老蔫还没经历过这些,看见雪白的肉体,粉色的内衣,已经让他喷血了。
 
「快,把第5个礼物拿出来。猜完了我好回家。」妻子的性慾早就被勾起来
 
了,她想早点回家找我大战三百回合。
 
「慢着,老师,你们没答应我们第4个要求呢。」黄毛笑嘻嘻道。
 
「我已经做完了,第4个扣子已经解开了。」妻子一愣道。
 
「我们并没有要求解开第4个扣子啊,是你自己主动解开的。」黄毛道。
 
妻子突然明白了,自己上当了。「你们这几个小流氓。算我中了你们的圈套。
 
快说,第4个要求是什麽?」
 
「这我们得好好想想。」黄毛假装沈思道。
 
「快点,快点。别耍鬼点子。」妻子上前去拍黄毛的脑袋。黄毛一弯腰,躲
 
了过去。妻子又去拍,黄毛一挺腰向後弯,就是不想让她拍到脑袋。结果她的手
 
一下子拍到了黄毛已经坚挺的裤裆上。
 
「哎呦」一声同时从两个人嘴里发出。妻子是不好意思,黄毛是吓了一跳。
 
「老师,人家还是处男呢,你得为人家负责。」黄毛怪叫道。
 
「你处男个屁。」妻子见他下边挺得那麽高,知道是自己的身材刺激到了他。
 
又一伸手拍了过去。「这麽流氓,还假装什麽纯情少年。」
 
黄毛也不躲,伸手冲着妻子的胸前抓来。妻子急忙缩手护胸,虽然没被黄毛
 
抓着,但是也非常狼狈。这时,整个屋子里的气氛已经充满了淫糜的味道。
 
大王出来说话了:「姐姐,我们第4个要求也不为难你。你只要穿上我们刚
 
送你的那套衣服就行了。」他也不叫老师了,开始叫姐姐了。
 
「不行。那个太暴露了。」妻子拒绝道。
 
「那怎麽办?你想食言吗?」大王问道。
 
「我是大人,你们是小孩。大人什麽时候对小孩食言过?」妻子挺起胸脯说
 
道。她的几个学生见了,也挺了挺。只不过他们挺的不是胸脯,而是下边。
 
「这样吧。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脱到只剩内衣,你们也必须把外衣脱掉。要不,
 
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妻子扭捏道,这下她又变成小孩了。
 
几个男孩立刻把自己的外衣外裤都脱了,只剩下内裤。每个人的内裤都高高
 
支起,雄赳赳的比拚着。
 
妻子拿起情趣内衣,转身走到角落里,嘴里道:「你们都不许过来。」她站
 
在角落里,背对着他们,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穿上了情趣内衣。
 
穿好之後,她自己低头一看,实在是太性感了。胸部只有硬币大小的两块布,
 
挡住了乳头。几根紫色的细绳绕过脖子和後背,把胸勒得紧紧的。裆部也只是巴
 
掌大的一块布,同样几根细绳在胯部绕了几圈,连阴毛都挡不住。
 
她穿好後半天不敢转过身来。直到几个学生连声催促,她才闭着眼睛转身走
 
了过来。她只感觉自己浑身发热,一股热流从小腹一直冲到头顶,使她一阵眩晕,
 
整个人好像失去了感觉一样。片刻後她的感觉恢复後,才发现身上不知道有几只
 
手在游走。有的手在使劲捏她的乳房,有的手在使劲搂她的腰,有的手在使劲按
 
她的小腹,还有两只手在拚命往她胯下挤,想挤进那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住手,快住手。」她喘息着。其实她是不希望他们停下来的,但是还残存
 
的一丝理智告诉她,必须停下来,否则会燃烧了她。
 
几个男孩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刚才说的「住手」起了作用。
 
「第,第5个盒子呢?快,快拿来。然後我该回家了。」妻子边喘边说。
 
「姐姐。只剩下最後一个盒子了。我们要不要赌一个大的?」黄毛问道。
 
「怎麽赌?」妻子强压住自己的慾望,问道。
 
「如果你赢了,我们5个任你支配。你让我们学习,我们就学习;你让我们
 
劳动,我们就劳动。你让我们做任何事,我们都赴汤蹈火都无怨言。」大王道,
 
同时几个人也都点头表示赞同。
 
「那我输了呢?」妻子问道。
 
「一周之内,你听我们摆布,怎麽样?」大王说。
 
「不行。」妻子回答的很坚决。
 
「这还不行?我们如果输了,听你的话可是无限期的。」几个孩子都很惊讶,
 
没想到妻子的慾望已经被他们挑逗起来了,还这麽坚决。
 
「任你们摆布一周肯定不行。我只能同意任你们摆布一天,而且只能是今天。」
 
妻子其实早就慾火焚身了。她已经打定主意,最後一个一定要猜不中。这样她才
 
能过得了自己的那一关。
 
「好。」几个孩子兴奋的叫了起来。
 
结果是注定的了。妻子最後一个根本是猜不中的。答案是扩阴器。至於妻子
 
猜的是什麽,妻子自己都不记得了。也许她根本就没猜,直接放弃了。
 
几个孩子一声欢呼,冲了过来,把妻子扑倒在地。当然,他们事先在地上铺
 
上了体育课用的海绵垫子。他们几个的手,没有一只是闲着的,全都在妻子的身
 
上,体内摩擦着,抽动着。他们几个的嘴也没闲着,有舔乳头的,有舔小腹的,
 
有舔脚指头的,也有和妻子接吻的。
 
妻子被他们的热情融化,被他们的激情点燃。不知何时,她的两只手里各握
 
着一个肉棒,嘴里舔着一个肉棒,乳房夹着一个肉棒,还有一根肉棒在她的腹股
 
沟蹭来蹭去,就是不进去。把她急的直哼哼。